<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上海土地批租親歷者說 >> 正文

夏克強:謹慎、規范、依法推進上海土地批租改革

2019-08-14 來源:上海黨史網 作者:夏克強口述、徐建剛采訪、嚴亞南整理

  

  夏克強

  1940年1月生,浙江嘉興人。1984年12月至1992年8月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副秘書長,其中1986年11月兼任上海市土地批租領導小組副組長,1991年8月至1992年12月兼任上海市人民政府浦東開發辦公室主任、黨組書記;1992年8月至1998年2月任上海市副市長,分管城市建設和管理、城鄉規劃、環境保護、市政管理、交通運輸、郵電通訊、防汛防臺、人防抗震、防火防化、交通安全工作;1997年3月兼任上海機場控股(集團)公司董事長;1997年3月至2002年9月兼上海市空港管理委員會主任;1998年5月至2003年4月任上海機場(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

  時間:2015年3月18日上午10:00;11月23日上午10:00

  地點:上海機場集團

  采訪:徐建剛

  整理:嚴亞南

  徐建剛:夏市長,您好!非常榮幸能有機會采訪您。根據中央黨史研究室的工作要求,近幾年我們著力對改革開放以后的歷史進行征集與保存。上海的改革開放從1990年代開始走向了全國前列,但是一些關鍵領域的改革措施在1980年代就開始醞釀、研究和思考了,甚至進行了前期的破冰與試點,試行土地批租就是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一項改革。您是這項改革的親歷者與推動者,能否與我們分享一下您參與改革的經歷?

  夏克強:首先非常抱歉,因為這件事情實在是時間隔得比較久,這段時間雖然集中回顧了下,有些有印象,有些看了材料也不一定能想起來,所以,有可能會讓你們失望。我個人的想法是,要對歷史負責,有把握的事情可以談,沒有把握的事情不能談。你們可能比較希望了解市委、市府的決策過程,實質上呢,我當時是市政府副秘書長,當時和現在的體制,我感覺還是有些差別的,F在的副秘書長可以列席的會議還是蠻多的,但當時我參加的會議其實是不多的。所以,市委、市府關于這個問題的一些真正的高層決策我還是不完全掌握的。在講之前,我要先說明一下。

  上海要試行土地批租,也就是土地使用權的有償轉讓,這個問題是怎么引出來的呢?當時我們上海正好處在改革開放的初期,城市基礎設施的欠債嚴重。我記得,澤民同志1985年夏天來上海任市長的時候,就碰到過好幾件事情。一是下大雨,當時上海城市基礎設施很落后,城市積水嚴重。我記得他有一次去視察,穿了一雙高筒靴,但是穿高筒靴其實也沒有什么用,因為水要沒到大腿上面了,他看了以后感觸很深。另外呢,澤民同志還碰到了一場火災,南京路上的惠羅公司著火。所以他開玩笑說自己處在“水深火熱”當中。上海的夏天經常刮臺風,他說:“我在電子工業部當部長,這個天塌下來,我也沒事的,但是現在只要一聽到大風、大雨來了,我就心驚肉跳!边@就反映了當時我們上海排水系統的基礎設施相當差!督瓭擅裨谏虾!愤@本書當中有不少內容反映這方面情況。

  那時候的上海,交通難、行路難,菜籃子問題、住房問題等困擾著市委、市政府。我記得澤民同志來上海沒多久,有一次找我,說要去實地了解一線民情,隨行人員限制在相當小的范圍,不帶記者和公安的同志,也不要事先通知。我能理解他的想法,澤民同志是老上海,但畢竟不在上海工作這么多年了,對上海的情況希望有更多實地的真實感受。如果事先通知后再下去看,往往看不到、聽不到真實的情況。盡管那個時候,他來了大概只有三個月,但作為市長,電視上會經常露面,市民肯定有人能認出他的,所以我對他說:“澤民同志,這有問題的!焙髞,他自己想了個辦法,說:“克強,我戴頂鴨舌帽,戴副墨鏡,再戴個口罩,這樣,別人總歸認不出來了!钡拇_,他就是這么做的。那次視察一共跑了三個點,路線是我設計的,隨行人員只有秘書賈廷安、我,還有警衛處的兩位同志,范圍相當小,當然也不可能留什么照片。

  第一個點在八仙橋菜場。我們從康平路出來,到八仙橋附近下車,走過去。在菜場里,他問了買賣雙方,比如菜的供應情況,對價格的反映,等等。第二個點是云南路的“小紹興”雞粥店,那是最典型的違章建筑。他看了以后對我說:“克強,看來這個違章是拆不掉了!币驗槟羌业,在人行道上造了三層樓的房子。然后,我們就在大世界附近乘坐71 路掉頭車,讓他體驗上海的公交狀況。那時候,上海的公交多擠啊,有個說法,一個平方米上有十一雙鞋子,這怎么體驗法呢?所以,就安排他坐掉頭車,因為掉頭車上去的時候是很空的。原來計劃讓他坐車到延安西路市少年宮下來,可是等我們下車的時候費勁了,下不來了。那時候的公交車一到站,下面的人就拼命地往上涌,所以澤民同志在里面就喊了:“不要擠,不要擠,先下后上!睕]有人理他,我們也沒辦法,只好四個人,前面一個、后面一個、邊上兩個護著,讓他一下子從里面使勁沖了下來。這一路中,他唯一被認出就是在“小紹興”雞粥店,在一樓到二樓的樓梯轉彎處碰到這個店的經理,被經理認出來了。我們立即示意他不要喊出聲來。這段經歷雖然過去那么久,到現在還讓人記憶猶新。

  澤民同志經過實地了解后,深深地感受到,一方面上海城市基礎設施欠債多,老百姓希望盡快改變的呼聲比較強烈;另一方面,上海要發展,基礎設施不上去也不行。怎么才能取得資金來解決這些問題呢?特別是改革開放以后,怎么才能擴大利用外資呢?這些都是困擾市委、市政府領導的難題。上海那時的財政非常困難,和現在根本不能比。我們過去搞個幾千萬或者一兩個億的工程,都算大工程了,F在一兩個億已經不算什么大工程,要幾百億的才算。關于土地批租改革,市委當時怎么研究的,我確實是不清楚。但是,整個經濟、社會發展的大背景,要求我們不斷創新,否則搞改革開放是很困難的,也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引出土地使用制度改革。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