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上海土地批租親歷者說 >> 正文

顧家靖:理論準備與前期研究

2019-08-16 來源:上海黨史網 作者:顧家靖 口述 徐建剛、王安德、嚴亞南 采訪整理

  

  顧家靖

  1947年11月生,浙江海鹽人。副研究員。1978年2月考入復旦大學哲學系。1982年1月大學畢業后分配至中共上海市委辦公廳研究室工作。1984年10月,在中共上海市委研究室工作,歷任宣傳處、黨宣處副處長,科教文處、區縣處處長。1995年8月調文匯報社任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1999年5月兼任文匯新民聯合報業集團工會主席。

  時間:2014年11月7日上午9:30

  地點:中共上海市委黨史研究室

  采訪:徐建剛、王安德

  整理:嚴亞南

  徐建剛:今天很有幸請顧先生與我們一起回憶下您所參與的上海土地批租改革的研究和探索。王總是有心人,保存了很多當時改革的資料,對于我們的工作給予了很大支持。

  王安德:市委黨史研究室很重視,想把上海土地批租改革試點的過程列入史料搜集的范圍。正好我當時有一些工作手稿,可以作為文字素材提供。

  這項試點,從我的資料來看,是從市委這邊開始發力的:1986年5月,市委研究室俞健召集,叫我去康辦[注:中共上海市委辦公廳,因位于康平路而被稱為“康辦”。]開會,主要是“研究香港、利用香港,振興上海經濟”研討課題,當時就傳達了胡啟立和芮杏文同志的講話。胡啟立和芮杏文的講話以及芮杏文的意見,總的意思就是要振興上海、研究香港。

  當時第一批搞了5個專題,研究香港、利用香港,發展上海經濟問題調研課題。以后,這方面的研究就緊鑼密鼓開展起來。市委研究室總抓,社科院重點參加,開始做研究。1986年6月11日,市委召開擴大會議,討論研究上海市的房地產問題,這是解放以后第一次市委常委會研究房地產問題。這以后,以俞健為主,主要抓研究香港、利用香港,發展上海的課題。這幾個課題里,我參加的是地產組。地產組里有徐日清、俞健、蔣如高、俞漢卿、我,還有其他人。5月29日開始布置這件事情,到6月13日,俞健叫我和蔣如高局長去,說市委已經決定了要組織去香港考察,由曾慶紅任顧問,夏克強是團長。

  顧家靖:研究城市土地和地租問題,在此之前我們就開始進行了。我是1982年1月從復旦畢業后就到市委辦公廳研究室工作的。1984年底,大約是12月下旬的樣子,當時主持市委研究室工作的副主任陳揚同志把我和許一春同志叫到他的辦公室,交待給我們一個任務,他說復旦有個叫張薰華的老師提出城市土地的地租問題,要我們去復旦拜訪張薰華,和他談談,進一步了解他的意見。

  當時我們接到任務后,首先有個感覺就是城市土地的地租問題,對我們國家來說不僅僅是個重大的理論問題,也不僅僅是實踐問題,在當時可以說是在政治上十分敏感的問題,它涉及馬克思主義的地租理論,涉及國家憲法。

  因為長期以來我們一直認為,地租是和土地私有權相聯系的,是土地私有制的產物。新中國成立后,消滅了土地私有制也就從根本上消滅了地租。所有土地都是國家的、集體的,實行的是計劃分配的體制。所以張薰華教授在理論上提出社會主義公有制條件下的地租問題是需要勇氣的,也需要承擔一定的風險。

  其次,我們也確實看到土地無償使用帶來很多突出的問題,比如需要土地的單位拿不到土地,不需要的單位卻占據大量土地,土地名義上是國家的,實際上是單位控制著的。比如郊區農村,發展社隊企業,大量圈走集體的土地,土地不值錢,浪費很嚴重;市區的國有企業要搞聯營廠,就到農村圈地,誰給的地多就同誰搞聯營;企業沒有倉庫,很多產品沒地方放,城鄉接合部的農民就出租土地,給企業做堆場,農民也不用種糧,靠租金過日子也挺好等。因此,在土地使用、管理上,當時確實存在很多問題。所以這不只是個理論問題,也是迫切需要解決的實際問題。

  當時,我們和張薰華教授并不認識,盡管我是復旦大學畢業的,但我是哲學系的,張教授是經濟系的,給我們上《資本論》課的是洪遠朋,也不是張薰華。因此,我們去之前,事先和經濟系辦公室的老師聯系,并請他們幫我們約定時間。然后,我和許一春同志一起到了復旦。記得我們在經濟系一樓一個很狹小很破舊的小會客室里,和張教授談了一下午,主要向他了解有關土地問題和級差地租方面的情況。當時我們覺得張教授的觀點很有新意,也很重要,在理論上有獨到見解。于是,我們約請張薰華教授就他的地租問題的觀點再寫一篇文章,把他的觀點闡述得更完整、透徹一點,張教授同意了。臨走之前,張教授贈送了兩本他寫的《資本論(提綱)》給我們。大概在1985年1月,張教授把他寫的《再論社會主義商品經濟中的地租的必然性——兼論上海土地使用問題》的文章交給了我們。很快,這篇文章就刊發在我們市委研究室的《內部資料》上,并交換到北京。那時,中央書記處研究室的內部刊物《調查與研究》很快轉發了張薰華的這篇文章。至于中央書記處研究室在轉發這篇文章之前是否直接和張薰華聯系過,或讓他再作些修改什么的,我們不是很清楚。

  張薰華的文章經北京轉發后,引起領導的重視。而我們市委研究室同時也組織了一個由陳揚同志主持的專題座談會。在康平路165號32號樓研究室的一個會議室里,我們邀請了上海社科院部門經濟所副所長徐日清、城市經濟研究室主任邵紀泉、部門經濟所所長助理孫恒志,市財政科學研究所所長林佩瑛,市房地局地政處的俞漢卿,市農委政研室同志,市農業局土地管理處處長薛耀金,市計委市政交通處的許澤成,上海財經大學研究生梁華(她是研究計量經濟學的),還請了靜安區房屋經營公司的吳震國、田漢雄等。復旦大學方面,由張薰華帶了幾個學生與會,如朱強、宗平、李慧中和王戰等,一共16位同志,大家一起討論,暢所欲言。我和許一春同志參加了座談會,并對每位同志的發言進行錄音。會后將錄音整理成文,形成10多個單篇,分別刊發在市委研究室《內部資料》增刊上。印象較深的有3期,一期是許澤成的發言,[注:1985年3月,時任市計委市政交通處許澤成在市委研究室召開的級差地租和土地使用問題座談會上,作了題為《建議開發房地產行業,開放房地產市場》的發言,經整理后刊發于市委研究室《內部資料》增刊第36期。]還有兩期的名字記不清了。市委書記阮崇武、市長汪道涵在這3期簡報上都作了批示,對這項研究給予充分肯定和較高評價。在刊發單篇的基礎上,我就整個座談會討論情況整理了一個綜合性的簡報,題目是《要重視城市級差地租問題的研究》,刊發在市委研究室的《內部資料》上。

  

  顧家靖與時任市委研究室副主任俞。ㄖ校、市委研究室起草組組長陳全訓(左)在康平路165號32號樓研究室主任的辦公室旁的陽臺合影。

  1985年,上海正處于要大發展和怎么發展的關鍵時期。當時市委正在抓五大課題的調研,如發展第三產業、上海經濟發展戰略等。按理說,座談會后,對土地問題的研究我們也應告一段落,因為這項工作主要涉及政府方面的工作。當時張薰華和我都想把這個問題繼續研究下去,我向室主任陳揚(事后得知陳揚同志的工作即將調動)、俞健提出來,認為這個問題是非常值得進一步研究的。這項工作得到俞健同志的全力支持,于是我們組織有關人員繼續研究下去。

  俞健同志他一方面繼續支持我們在城市土地和地租問題的理論研究方面要深入下去;另一方面在阮崇武、汪道涵的支持下,又組織政府部門的一部分同志去研究香港土地批租的操作問題,后來在土地局成立了批租辦。大概是在1986年8、9月吧,俞健跟著曾慶紅他們去香港考察,我和張薰華、蔣如高、俞漢卿一起上廬山,參加由城鄉建設部、中國住宅問題研究會、武漢市房地產經濟研究會聯合舉辦的“中國城市土地經濟問題研討會”。研討會集中討論了城市土地的性質;城市土地必須有償使用;征收城市土地使用費的依據;城市土地使用費的構成;城市土地使用費的分配與使用等問題;貋砗,我就討論會的情況寫了一份題為《城市土地經濟研究中的幾個問題》的簡報,刊發在市委研究室的《內部資料》增刊第48期上。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