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口述上海改革開放系列 >> 正文

賀耀祖:1990年代百萬居民大動遷

2019-08-21 來源:上海黨史網 作者:賀耀祖/口述 黃金平、汪建強/采訪整理

  編者按:2018年是我國改革開放40周年。40年櫛風沐雨,40年砥礪奮進,40年成就舉世矚目,40年歷程艱辛探索。上海是中國改革開放的窗口和縮影,“排頭兵”“先行者”,為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反映上海在40年來許多鮮為人知的先行先試改革開放往事,中共上海市委研究室組織全市各黨史部門,在各方大力支持下,組織編寫了“上海改革開放40年口述系列叢書”,旨在通過親歷者的口述,收集和保存上海改革開放的歷史資料,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改革開放再出發提供有益的借鑒。本文經澎湃新聞首發。

  

  澎湃新聞劉箏圖

  口述:賀耀祖(曾任市房地產管理局拆遷處籌備組負責人)

  采訪:黃金平汪建強

  整理:汪建強

  時間:2018年6月14日

  從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圍繞著“舊區改造”“市政基礎建設”“浦東開發開放”,加快城市建設,至2000年,上海不僅完成了“百萬居民大動遷”,更大大地改善了市民居住條件,優化了城市功能,促進上海經濟社會的發展。

  調研中,我看到了上海最艱難的時刻

  1991年,組織上安排我去籌建市房管局拆遷處。那時,上海城市積累的發展問題很多,尤其是住房和城市基礎交通問題更為突出。當時,住房問題中的困難戶、結婚戶、特困戶、外地調滬無房的,總戶數達到6.9萬戶。還有急需解決的53萬平方米的危房問題,98萬平方米的棚戶問題、214萬平方米的“危棚簡屋”問題。這些時稱“365”危棚簡屋的問題,牽扯到全上海方方面面的精力。而城市的基礎交通,也是被等同于“365”危棚簡屋、讓上海撓頭的問題。我印象中有份統計報表稱,那時上海市中心區域人口密度達每平方公里4.5萬人,車輛發生交通事故每年每萬輛汽車,一年死亡人數就達到了42.5人。當時,上海不僅城市人口密度全國最高,而且建筑密度也高達56%,按人口平均計算,每人擁有道路只有1.57平方米。說起來好笑,人均綠化面積只有一張報紙那么大(0.47平方米)。建筑之密,廠房之擠,道路之狹,綠化之少,均是全中國大城市之“最”。我記得《解放日報》曾有篇討論文章說,上海有五項指標全國創“倒數第一”。

  其實,對于這“五個倒數第一”所有經歷過那段歷史的人都知道。當時走進閘北,也就是現在的內環內,放眼望去,幾乎閘北的每一寸角落都被棚戶簡屋所覆蓋?纯凑麄閘北區,好點的房子是在七浦路附近,也就是現在人們所說的西藏北路以東,河南北路以西,天目路以南,蘇州河以北的那個地塊。

  閘北區有一個丁盛里,初解放時,這里就曾與大名鼎鼎的“滾地龍”番瓜弄齊名,簡屋舊房可以講“幾乎看不到頭”;只是解放后番瓜弄得到了政府改造,但丁盛里卻變化不大。小區幾乎看不到一條完整的小路!芭谩崩,沒有一條能夠撐得起雨傘的路;有的路,行走只能側著身子才能經過。小區里有個姓單的老人,1943年就居住在這里。最以前他住的是草棚,以后有了兒子,房子不夠居住,于是便一層一層往上搭閣樓,在壘到三層后再也不能高上去了。為什么?因為他房子的地基只有九平方米。沒有辦法啊,孩子多了要居住要改善生活!于是,建完像碉堡一樣的房子后,他就開始琢磨起“挖地三尺”向地下要空間了……

  

  被稱作“一線天”的弄堂,兩人“狹路相逢”時只能貼墻而過。

  那時各個區縣的住房情況都差不多,道路狹窄、交通擁擠、排水不暢、綠化奇缺、煤氣和通訊供應不足等。尤其是居住的房屋歷史欠帳相當嚴重,各區的危棚簡屋都到了不得不重視的地步。楊浦區,危棚簡屋主要分布在控江路、長陽路、平涼路、楊樹浦路,以及江浦路、黃興路、寧國路一帶;虹口區,危棚簡屋以成片分布為主,尤其是虹鎮地區與臨平北路兩側,這樣的危房,多如牛毛;普陀區,危房棚戶主要分布于蘇州河與滬杭鐵路之間,以及中山北路與長壽路兩側。記得我們有次去到普陀區中山北路光新路調查,看到鐵路沿線大量的棚戶簡屋林立;往西走,靠近武寧路附近有個東新村,不僅大多是危棚簡屋,甚至有的人家居然還是木扳搭建的油毛氈房子。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這個占地420余畝的“棚棚屋”組成的地塊,竟然居住著8000多戶居民……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