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口述上海改革開放系列 >> 正文

羅康瑞:14萬塊石庫門舊磚成就新天地

2019-08-22 來源:上海黨史網 作者:羅康瑞/口述 張健、趙兵/采訪整理

  編者按:2018年是我國改革開放40周年。40年櫛風沐雨,40年砥礪奮進,40年成就舉世矚目,40年歷程艱辛探索。上海是中國改革開放的窗口和縮影,“排頭兵”“先行者”,為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反映上海在40年來許多鮮為人知的先行先試改革開放往事,中共上海市委研究室組織全市各黨史部門,在各方大力支持下,組織編寫了“上海改革開放40年口述系列叢書”,旨在通過親歷者的口述,收集和保存上海改革開放的歷史資料,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改革開放再出發提供有益的借鑒。本文經澎湃新聞首發。

  

  澎湃新聞劉箏圖

  口述:羅康瑞(瑞安集團主席,1990年代打造了城市地標上海新天地)

  采訪:張健、趙兵

  整理:張健、趙兵

  時間:2018年5月17日

  上海新天地是兼顧城市文脈延續與城市現代化發展的一個里程碑項目,很有借鑒和啟發意義。上海在上世紀末進入了再城市化進程,并希望在21世紀發展成為國際大都市。在這個背景下,我們對上海的城市更新和城市可持續發展進行了創新實踐,使即將走向建筑生命極限的百年石庫門,脫胎成為聞名世界的文化地標、城市建設的典范作品和改革開放的發展成果。

  20世紀90年代,上海開始大規模的城市重建,成片具有濃郁海派特色的石庫門街區逐漸消失。地鐵一號線盧灣區淮海中路段的建設,給街道兩側的城市空間形態、城市產業模式,還有人們生活方式的升級帶來了發展機遇和挑戰。特別是如何重建淮海路東段南部的大片石庫門住宅舊區,成了一個重要課題。

  這個舊區改造項目就是“太平橋舊區重建計劃”,今天的上海新天地就在其中。區政府重建太平橋舊區的遠景目標是“到21世紀不落后”,他們希望邀請國際優秀的城市設計師來做規劃,借鑒國際城市開發的先進經驗,對這一地區進行更新。我曾與上海團市委合作建造“城市酒店”,這是一次愉快的合作。當時的團市委領導已轉任盧灣區政府領導崗位,他就想到了我,讓我提供一些太平橋舊區改造定位和規劃方面的意見,也期待通過我的推薦可以找到合適的國際城市設計師。我接受了區政府的重托,動用自己的國際人脈關系,邀請了世界有名的城市規劃設計事務所美國S.O.M來做整體規劃,并建議他們立足“上海從工業經濟向國際經濟、貿易、金融中心的服務業經濟轉型”這個角度去思考。當時,大家對城市現代化的理解,普遍是將工作區、生活區、娛樂區等功能區分開,但是S.O.M預判限制汽車、倡導步行、工作與生活相融合將成為21世紀的生活方式,提出采用國際先進的“城市社區”整體規劃理念,主要是步行優先、公共交通便捷、功能區合理混合等。這是一個理念超前、跨越式發展的城區重建規劃方案,市、區政府領導都很認同。

  1996年5月,我們與盧灣區政府簽署了《滬港合作改造上海市盧灣區太平橋地區意向書》,確立了“整體規劃、成片改造、分期開發、總體平衡”的開發原則,開啟太平橋項目的建設。

  在1997年項目啟動階段,發生了亞洲金融風暴,上海的房地產市場開始進入低迷狀態。雖然我知道項目開發過程將會遇到各種困難,但我相信未來的上海一定會在世界上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對于做好這個項目,我信心滿滿。這才有了后來的上海新天地。

  首創歷史建筑開發性保護新理念

  太平橋項目建設初期,區政府通知我們,為迎接2001年中國共產黨80周年慶,需要提前修繕項目內的“一大”會址,同時改造會址前后兩個石庫門舊街坊。于是,我們調整了項目的開發順序,首先啟動會址周邊的舊區改造,就是新天地所在地塊。

  

  中共“一大”會址前后兩個石庫門舊街坊原貌。

  “一大”會址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按照文物保護規定,會址周圍的建筑高度不能超過24米,建筑風貌要和會址的石庫門形態相協調。但是,人們現在是不愿意住在石庫門建筑的,在辦公使用方面,石庫門也沒有特別吸引人的地方。怎么能保留老城區的風貌和氛圍,又可以合理使用石庫門街區呢?我就想到法國巴黎有圣日耳曼街,美國舊金山有漁人碼頭,日本東京有銀座,很多國際大都市都會保留歷史建筑,改造為休閑娛樂的城市地標。那上海為什么不能建設一個類似的歷史風貌老街呢?石庫門是上海獨特的建筑群體,但很多老街區都被拆了,太平橋項目在市中心,又是“一大”會址所在地,地理位置和影響力都很重要。我就大膽設想將會址周邊的石庫門里弄的外貌形態保留下來,內部增添現代化的配套設施。這個理念在當時非常創新,很多人不能理解,我就歸納為一句話“昨天、明天相會在今天”,意思就是上海的城市文脈記憶與城市未來生活可以在今天精彩呈現。

  為了落實這個理念,必須找到能把這個創意發揮出來的有影響力的國際設計師。我想到曾經去過美國波士頓Faneuil Hall Marketplace(法尼爾廳市場),這是一個著名的時尚休閑區,由18世紀歷史建筑改造而成,設計師是本杰明﹒伍德。但是我與伍德先生并不認識,我就寫信告訴他上海需要一個類似的保留保護的歷史街區,希望聽聽他的建議,沒想到他很愉快地答應與我見面。會面時,我們發現彼此的想法非常契合。我向他提議參照歐美城市歷史風貌老街的經驗,在歷史建筑和現代建筑的交融中找到最佳結合點,人們在這里可以品嘗美食、相互交流,感受上海獨特的城市文化,還有經濟發展。伍德認為一種建筑形式要保存幾百年甚至更長時間,沒有更新和賦予新的內涵是不可思議的,我們需要做的是為老建筑創造新的歷史,而不是僅僅修復后再讓人們住進去。我很欣賞伍德的觀點,他的優勢在于,作為一位西方杰出設計師,他能夠比較客觀地看待石庫門老建筑的發展。我就邀請他來規劃這個項目。

  因為這個項目開發關聯到“一大”會址,當時各方開展了大討論,觀點分歧比較大。一部分本地專家希望把石庫門老房子全部拆掉,按照原來的樣子重建,繼續恢復居住功能。伍德主張一個城市對新舊事物要有所取舍,一些舊房屋要拆掉,一些歷史建筑要保留保護,同時要有一些新的建筑,這樣才能體現城市的發展軌跡。我認為文化是城市發展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我們需要尊重城市的人文遺產,但我也堅信新的生活方式一定會在這里出現,我們需要保留,也需要創造。我們提出一個創新的石庫門改造方案,就是改變原來的居住功能,賦予它新的商業功能,讓石庫門從私人空間變為共享空間。同時,石庫門建筑外表“整舊如舊”,建筑內部完全現代化,讓大家感受石庫門建筑文化的過去,參與它的現在,見證它的未來。

  對于我們的改造方案,一些專家頗有爭議。我的壓力很大,因為在亞洲金融危機背景下,我押上了公司自有資金8億港幣,動遷2300戶居民。如果最終決定全部拆除舊房子,重建石庫門式樣的新房子,讓老百姓住進去,按照當時14個億的改造預算、每平方米2萬元的改造成本來看,這筆經濟賬是算不過來的。這個爭論過程很艱辛,但區政府領導班子已經意識到,舊城改造如果都簡單地“推倒重建”是不可持續的,需要從發展和傳承相協調的角度去思考和判斷,要考慮城市更新中的時代意義和體現。還有一些專家認為不同的保護對象可以有不同的保護要求,會址周圍的多數建筑并沒有列入保護對象,利用老建筑的文化價值來增加開發項目的商業價值,這種做法并沒有違背城市規劃要求。最終,大家都認同了這個歷史建筑開發性保護的創新理念和方案。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