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口述上海改革開放系列 >> 正文

方慧芳:周橋舊區十年改造的險阻與溫情

2019-08-22 來源:上海黨史網 作者:方慧芳/口述 王佩娟、彭梅芬、袁魯寧、張潤峰/采訪整理

  編者按:2018年是我國改革開放40周年。40年櫛風沐雨,40年砥礪奮進,40年成就舉世矚目,40年歷程艱辛探索。上海是中國改革開放的窗口和縮影,“排頭兵”“先行者”,為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反映上海在40年來許多鮮為人知的先行先試改革開放往事,中共上海市委研究室組織全市各黨史部門,在各方大力支持下,組織編寫了“上海改革開放40年口述系列叢書”,旨在通過親歷者的口述,收集和保存上海改革開放的歷史資料,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改革開放再出發提供有益的借鑒。本文經澎湃新聞首發。

  

  澎湃新聞劉箏圖

  口述:方慧芳(曾任長寧區周橋街道黨工委書記)

  采訪:王佩娟、彭梅芬、袁魯寧

  整理:張潤峰

  時間:2018年4月8日

  周家橋舊區改造是從上個世紀90年代初正式拉開序幕的,基本上到了2004年的時候完成,總共持續了十年多一點的時間,F在的圣約翰名邸是當時第一塊開始動遷的地方,在這塊地進行一半的時候,我就來到這里工作,參與到舊區改造中,到改造結束,我一直都在,算下來差不多有十年的時間。十年間,作為舊區改造的直接參與者,在這期間我見證了周家橋所經歷的艱難歷程和所發生的翻天覆地的變化,先后動遷了天原化工廠等較大的工廠,動遷了兩萬余戶居民,可想而知,這么龐大的民生工程也只有在改革開放后的中國才能夠使之付諸于實踐,并取得優異的成果。

  上下齊心:發出民生工程最強音

  周橋舊區改造,是從上個世紀90年代初一直到2000年左右,到了2004年時候基本上告一段落,算一算,也就10年多一點的時間,但算下來整體動遷了兩萬余戶居民。而這一巨大的民生工程之所以得以實踐并持續推行,正是由于92年鄧小平“南方談話”后,上海開啟了全面的改革開放。我記得1993年、1994年時候,周橋還是一個具有兩萬多住戶的老城區,其中,棚戶區居民就占了90%,新公房很少。另外一個就是大廠,比如說天原化工廠、國棉二十一廠、織布五廠等紡織系統。也就是,在當時周橋有兩塊組成,一個是居民,一個就是大廠。在1992年“南方講話”之后,上海市黨代會報告就明確提出舊區改造這個大的民生工程,當時全區上下擰成一股繩,要把周橋的棚戶區,進行徹底地改造。最后就在1993年、1994年的時候全部開始動(遷)了,當時整個周橋就有一號塊、二號塊、三號塊、四號塊,一塊地有將近兩千戶居民,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小基地,同期進行。

  有一次,長寧區區長到周橋來,老百姓把他圍了里外三層,說你一定要答應我們這個請求,把這個事給做好,你們生活條件好的人,是體會不到我們的生活困境的。同時,我在原街道黨委書記姜翠的帶領下,多次跑到舊小區去看棚戶區的情況,記得有一次到周橋的時候,有一個老百姓拉住我,他說:“請你到我們家里去看一看,我們的生活條件,我們家里的情況是什么樣的!笨戳艘院笪掖_實是感觸很深的,解放這么多年了,我們老百姓還生活在這么困難,十平方米住著三、四個人,而且這種情況在周橋比比皆是,房子都是搭建起來的,路面都是泥濘的,家具依舊是破舊的板凳,床也是用兩個木頭凳子,破門板搭起來的。

  不僅如此,經常存在電量不足、自來水不足的情況,老百姓經常都是要半夜出來接水,這里的水管按道理講都是要被淘汰的。而且,這里的房子幾乎都是東倒西歪,十分簡陋,甚至有些地方是用籬笆、泥巴涂起來的。刮臺風,下大雨,周橋所有的機關干部都要到下面去,一是讓居住在危險房屋的百姓撤退,幫他們安頓起來,并幫他們加固,事后再讓他們返回。這時候,機關干部全下去還有一個工作,用我們的話叫“拷浜(上海話諧音)”,就是把老百姓家里的水排出去。

  記得有一次區里面的領導漫著大水進來,老百姓把他圍住,說我們什么時候可以改造?我們這個苦日子什么時候可以結束?像這種情況暴雨來了以后,我們就需要送饅頭,送蠟燭,為什么需要蠟燭?因為水漲到大櫥一半的時候,床就淹沒掉了,家里的電就不能再開了,蠟燭給他們,晚上有時候可以用。碰到年紀大的人,我們就把他們撤到臨時的招待所住一住?傊磕昱龅奖╋L、下雨、漲大水的時候,街道干部多則要忙活十來天,少則也要忙碌兩三天。為了讓自己的女兒對此有個印象,我專門把她帶到周橋的棚戶區,當時上一二年級的她說,感觸很深,回來寫了一篇作文。她跑到一個老奶奶的家里,她家里沒地板,沒水泥,都是泥巴地,咖啡色的,并且高低不平,然后我打開她家桌上的罩子,叫女兒看了看,里面一小塊豆腐、一點青菜,還有醬油湯,而湯里沒有其他的東西。

  因此,我們的口號就是“改造舊城區,建設新周橋”。那個時候,其他街道基本上都在招商引資,我們壓倒一切的事情就是棚戶區的改造。沒有改革開放,就沒有周橋的棚戶區改造。沒有市里的大力支持,區里的全力拼搏,居民的積極配合,就沒有現在的新周橋。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