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口述上海改革開放系列 >> 正文

王安德:與國際合作,陸家嘴規劃誕生記

2019-08-22 來源:上海黨史網 作者:王安德/口述 徐建剛、謝黎萍、郭繼、嚴亞南/采訪整理

  編者按:2018年是我國改革開放40周年。40年櫛風沐雨,40年砥礪奮進,40年成就舉世矚目,40年歷程艱辛探索。上海是中國改革開放的窗口和縮影,“排頭兵”“先行者”,為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反映上海在40年來許多鮮為人知的先行先試改革開放往事,中共上海市委研究室組織全市各黨史部門,在各方大力支持下,組織編寫了“上海改革開放40年口述系列叢書”,旨在通過親歷者的口述,收集和保存上海改革開放的歷史資料,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改革開放再出發提供有益的借鑒。本文經澎湃新聞首發。

  

  澎湃新聞劉箏圖

  口述:王安德(曾任陸家嘴金融貿易區開發公司總經理)

  時間:2018年5月21日下午2:00

  地點:前灘世貿中心大廈

  采訪者:徐建剛、謝黎萍、郭繼、嚴亞南

  整理者:嚴亞南

  我是1990年5月第一批到浦東開發辦的,一開始擔任的是政策研究室負責人。當時的副市長倪天增對我說:“政研室最主要的任務是研究浦東開發的機制,錢從哪里來?開發怎么做?”所以在政研室,我們就是研究浦東開發開放的主要政策,重點包括土地開發機制和開發公司的運行模式。

  陸家嘴開發區的功能定位是金融貿易區。雖然上海之前搞過虹橋開發區,但當時的定位是貿易,沒有金融功能,所以對于金融貿易區究竟該怎么搞,一開始大家心里都沒底。

  “搞國際規劃競賽,也是一種宣傳”

  在浦東開發開放的早期,有關陸家嘴開發區的整體功能、定位,其研究和決策層次一直是在市委、市政府層面,浦東開發辦的職能就是貫徹市委、市政府的決定。對于陸家嘴金融貿易區這樣的區域性開發,首先要研究的問題就是:這個地方的規劃怎么制訂?城市功能跟規劃之間究竟如何結合?

  1990年,在一次全國開發區工作會議上,我們碰到了當時分管特區辦的國務院副秘書長何椿霖,我們問何秘書長:“金融貿易區該怎么做?”他說:“你們沒碰到過,我們也第一次碰到,大家一起探索吧!

  有不少人認為,陸家嘴地區規劃是到1990年12月才決定開展國際招標的,其實我看到的最早記錄是在1990年5月30日。我記得那天在康辦(注:位于康平路的中共上海市委辦公廳,簡稱“康辦”)小禮堂開了浦東開發領導小組會議,倪天增副市長在會上匯報了整個浦東規劃的進展情況后,朱镕基市長說:“這些地區的規劃,我們不一定完全自己做”“陸家嘴是上海的一個面孔,我們緊鑼密鼓地搞起來,總體規劃搞國際招標設計、搞規劃競賽,這也是一種宣傳!

  就是在這次會議上,我第一次聽到陸家嘴的規劃要搞國際競賽或者說國際招標。后來因為考慮到規劃權是主權之一,特別是涉及城市的基礎信息不宜對外公開,所以領導們就說要搞國際方案競賽。那時候,朱市長對陸家嘴的動拆遷量和整個區域建設進度還不是很有把握,但是已經提出“規劃方案國際競賽”這個想法。

  第二次,是在1990年10月6日,市政府召開了浦東開發領導小組會議,朱市長專門聽了規劃和開發匯報。這次會上,他是有點焦慮的,因為他聽到的情況是:陸家嘴幾乎都沒有空地了。當時,我們報給他一組數字:陸家嘴地區共有居民16945戶,戶籍人口49200多人;沿江有39家大的工廠,占地44.34萬平方米;另外還有14家大的倉庫,占了18.34萬平方米的土地;其他小的單位、商業300多家。唯一一塊空地,就是東方明珠下有一個400米跑道的浦東體育場,屬于黃浦區。浦東公園當時規劃就是公園,不能動。

  朱镕基市長聽了匯報以后問倪天增副市長:“這些情況你們以前知道不知道?以前不知道,你們糊涂。以前知道,你們把這個地方定為金融貿易區,就是叫我們去做城市改造動遷,這個成本不得了。天價!”“能不能不要把金融貿易區放在陸家嘴?到一個比較空的地方去做?”朱市長還對倪天增副市長說要弄個直升飛機,去看看陸家嘴的情況。

  那時候正好有一部分國內的專家提出來要實行浦東的沿長江及沿海開發,就是從外高橋一直到現在的臨港這一帶,景觀很好,拆遷量很小,但是交通以及其他基礎設施建設量不得了,而且與市區隔開了。然后,我們就做了很多調查研究。在11月份的時候,我給朱市長寫了一封信,匯報了幾個觀點:

  第一是動拆遷的問題。我的意思是,不要看現在動遷量大,已經有不少銀行或者單位愿意在這里投資,關鍵的問題是要有土地、有規劃,動遷我們不怕的;

  第二是向他解釋為什么一些項目包括金融大樓還要放在陸家嘴的理由:一是可以延續浦西的金融功能,二是基礎設施容易配套;第三是講了地價的問題,因為當時領導一直有個觀點,工業區地價,哪怕虧本也要給,金融貿易區不行,得好好體現土地價值。我覺得這是不行的,地價的規律一定是要由低到高,前面來的人一定要給好處,前面的人不給糖吃,后面的人都逃走了。最后我說,我們能夠做,只要您下決心。

  后來,朱市長在聽取了各方面意見后,到12月20日開會的時候,他對金融貿易區放哪里已經有了答案:還是放在陸家嘴。

  在10月6日這次會議,包括后面一次專題會(注:是指1990年11月27日召開的浦東開發領導小組專題會議。)上,他還確定了建軸線大道(后改名為世紀大道)的事。朱市長在聽了浦東整體規劃介紹后認為,整個浦東的主要交通干道,如果只靠浦東大道和浦東南路,肯定不行。怎么辦?朱市長就說:“不是要搞一個花木行政文化中心嗎?”他自己跑到圖紙前面,在地圖上這么一拉,就劃到了花木,說要搞條軸線大道。當時大家都覺得不行,他說:“你們去研究”。

  后來倪天增副市長專門到陸家嘴公司來,研究這條路到底怎么走。結果發現,這條路如果按照朱市長劃的線路走,就會碰到東昌路電話局。由于這個電話局沒有辦法搬遷,所以我們就想了個辦法:這根軸線從延安東路隧道出來以后,朝東方路張楊路方向偏移一點,這樣就把東昌路電話局避開了。后來我們就做了兩個方案,請朱市長拍板。到12月20日聽完匯報,朱市長當時就確定了:軸線大道一定要做!而且“先做兩頭”。他說:“這個軸線大道就是浦西延安路的延伸,將來一直要通到浦東機場!彼南敕ê芎,但后面還是打了點折扣。

  在10月6日這個會上,朱市長提出了金融貿易區的規劃位置問題,軸線大道的問題,還有啟動地塊選址等問題。11月27日、29日,倪天增副市長連續召開了兩次浦東開發領導小組專題會議。這兩次會議再一次明確,小陸家嘴的國際規劃方案征集要正式啟動了。

  然后,我們就把意見全部整理好,形成了一套規劃啟動問題的材料,于12月20日向朱镕基、黃菊等市政府領導匯報。12月26日,倪天增副市長又開了一次專題會議,落實包括小陸家嘴的國際規劃方案征集、小陸家嘴啟動地塊、張楊路開發、軸線大道走向等規劃問題。在我的印象中,朱市長對于陸家嘴規劃的前期推動是以這幾次會議為主的。

  朱镕基市長在小陸家嘴規劃上的“臨門一腳”,就是1991年4月16日訪問法國,與法國政府公共工程、住房、交通與海洋部部長貝松先生簽署了一個會談紀要。會談紀要的第一條,就是由法國支持上海一起做陸家嘴國際規劃咨詢。那時候,他其實已經被任命要去國務院工作了,這是他以上海市長身份簽的最后一個涉外協議。

  小陸家嘴規劃方案國際招標是從1990年5月份由朱镕基市長提議、醞釀,一直到1993年12月28日由市政府發文原則同意上海陸家嘴中心區規劃設計方案,前后歷時三年半。在此過程中,除了市規劃局是職能單位外,法方做了很重要、特殊的貢獻。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