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口述上海改革開放系列 >> 正文

李樹銘:大陸第一家保稅區成長記

2019-08-22 來源:上海黨史網 作者:李樹銘/口述 郭繼、嚴亞南、許璇/采訪整理

  編者按:2018年是我國改革開放40周年。40年櫛風沐雨,40年砥礪奮進,40年成就舉世矚目,40年歷程艱辛探索。上海是中國改革開放的窗口和縮影,“排頭兵”“先行者”,為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反映上海在40年來許多鮮為人知的先行先試改革開放往事,中共上海市委研究室組織全市各黨史部門,在各方大力支持下,組織編寫了“上海改革開放40年口述系列叢書”,旨在通過親歷者的口述,收集和保存上海改革開放的歷史資料,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改革開放再出發提供有益的借鑒。本文經澎湃新聞首發。

  

  澎湃新聞劉箏圖

  口述:李樹銘(1990年7月調至外高橋保稅區工作,任開發公司黨委書記、副總經理)

  采訪:郭繼、嚴亞南、許璇

  整理:許璇

  時間:2018年8月22日

  我到外高橋保稅區之前是在上海港務局工作,任局長助理,和另外一個副局長分管港務局的生產和安全工作。1990年7月,局領導對我說,市里要召集各行各業開一些會,請大家談談對浦東開發的看法,你可以結合港務局的情況去談一談。后來我就到市委辦公廳去開會,黃菊、黃奇帆等同志出席了會議,與會的十幾個人一個一個談。我聯系港務局工作的實際,談到了黃浦江兩岸的裝卸公司太過密集的問題,應該跳出黃浦江向長江岸線發展。會議總結的時候,黃菊說最近要舉辦一系列調查研究的會議,聽聽各方面對浦東開發的意見。今天是第一場,你們各自談了看法,談得很好。

  開好會后,過了一個周末,星期一,單位接到通知讓我到浦東去上班。去了我才知道,那天參加座談會的這些人,都到浦東大道141號去報到了。過了幾天,市委組織部部長羅世謙過來,在浦東宣布陸家嘴金融貿易區、金橋出口加工區、外高橋保稅區三個開發公司的班子組成。到這時我才知道,前面開座談會的用意,實際上應該是一個面試或者說是認認人頭。

  從三千萬啟動資金起家

  剛到外高橋保稅區時,10平方公里的開發地塊基本上都是農田,還有一些農民的住宅,當時市政府已經預征好了土地,變集體土地為國家土地。唯一一座像樣的建筑就是友好小學。因此,我們開發公司最初在浦東大道141號,也就是浦東開發辦所在地辦公,一個多月后,三家公司分別搬到由由飯店的6樓、7樓、8樓,在那邊辦公了一年多的時間。

  

  建設前的外高橋保稅區。

  保稅區也是開發區,首先需要開發建設。我們不能總是待在后方,于是,我們在征地范圍內將原來的友好小學接收下來,在生活區內重新建造一座小學。將教學樓和部分已動遷的民宅暫時用作開發公司的前方辦公場所。工程部、招商引資部、辦公室一部分同志就在這些地方辦公,負責接待等工作。我們從由由飯店將客戶帶過去看開發地塊,會事先通知前方辦公人員,做好接待準備工作。當時我們公司不少員工是兩頭跑,輪流去外高橋辦公。條件比較艱苦,交通很不方便。公司買了一輛飛翼牌客車每天接職工到浦東上班,浦西停兩站,浦東停兩站,最后到辦公場所。平時要跑市規劃設計院等地方,就用公司的小轎車。

  最初的開發啟動資金是向信托投資公司借的。一開始是說借給三家開發公司每家一億元人民幣,過了一段時間改成了共借給三家公司一億元,也就是說每家三千三百萬,最后定下來是借給每家公司三千萬。這個三千萬后來就作為三大上市公司股份制企業的國家股,一直到現在還投在里面,每年可享受我們上市公司的分紅。由于開發資金有限,我們最初的6個人過來工作時,工資關系和組織關系均保留在原單位。市長黃菊當時跟我們明確,在外高橋、金橋和陸家嘴三個開發公司沒有能力支付工資之前,由原單位支付工資、獎金、福利,直到能夠獨立發工資了,關系再調走。這樣的狀況持續了接近兩年,直到1992年2月28日,經國務院批準,上海市外高橋保稅區開發公司與中國銀行上海信托咨詢公司、港澳中銀集團屬下的中國建設投資(香港)有限公司、招商局集團(香港)有限公司,四方共同組建中外合資上海外高橋保稅區聯合發展有限公司。

  

  1990年9月,上海市外高橋保稅區開發公司、上海市金橋出口加工區開發公司和上海市陸家嘴金融貿易區開發公司成立。

  萬事開頭難。我們把三千萬作為啟動資金,首先造倉庫。造了四個面積均為1萬平方米的保稅倉庫,每個倉庫的購入價大概是50萬美金,安裝費每平方米20元人民幣。以便企業充分利用國家給的優惠政策,我們后面造樓需要的一些設備,如電梯、空調都可以進口,因為免稅;進區企業也要先進設備,可以免稅就盡量進口,都可以放入到保稅倉庫中。這四個倉庫也是保稅區的第一批倉庫,確實派上了很大的用場,至今仍然在使用。

  然后滾動進行地塊開發。我們開發一塊地塊,然后招商引資,再一點點往里面推進。我們先開發了位于保稅區北面的三塊地塊,土地賣給企業后,回收的資金再進行下一個地塊的開發。后來資金多了,這個滾動開發的速度就越來越快。開發管理區有一條界浜河,河以南的工業區先行開發0.453平方公里。這是根據三千萬所能夠做的事情確定的,同時我們也從其它地方借了一些款。要進行“七通一平”,先造好道路,然后造一個總管道,水、電、煤氣、通訊等所有的管子都埋在下面,接下來開發的地塊,需要水電煤等,就從總管道中接入。這些費用都是從三千萬里來的。界浜河的北面是管理中心區大樓,河的南面是工業區,一條雙向兩車道的主干道先造好,叫做“D緯三路”,七通一平也全部弄好。因為當時來不及起路名,所以豎的路叫“經路”,橫的路叫“緯路”。后來,副市長趙啟正同意用國家名和首都或城市合起來,各取一個字給路命名,比如日京路,就是取自“日本”“東京”,英倫路,取自“英國”“倫敦”,這些路名很有國際范兒。當然,新增道路的路名必須要報到上海市地名辦,由他們批了以后才能公開使用。

  當時,國外企業來保稅區投資,一般是通過各個國家在中國的商務部門,從北京介紹到上海外經貿委,從外經貿委介紹到浦東,浦東開發辦再介紹給各個開發公司。根據投資企業的不同需求,先由浦東開發辦公室負責接待,對保稅有較大要求,看重交通運輸方便的就介紹到外高橋保稅區;純粹是工業的介紹到金橋開發區;如果要搞金融、貿易,就介紹到陸家嘴開發公司。比如他們打電話過來說有國外企業想來外高橋投資,我們就派人給他介紹具體政策之類。談一次是不行的,一般要談很多次。雙方談成簽約后,我們把水電煤氣等管道從總管通到他的開發地塊,解決該地塊的七通一平,然后他們再蓋辦公樓或廠房。我記得,保稅區第一家進來的外資企業是日本的JVC,是生產電視機、錄相機等電子產品的。JVC的代表被先安排到由由飯店,然后來到我們位于友好小學的辦公地點談,在小學的一個平臺可以看到隔壁要開發的地塊。進區后,JVC也很支持我們開發公司開展的各項活動。他們的總經理是個日本人,能講些簡單的中文,保稅區要舉行體育運動會、足球比賽,他們公司總會捐一些運動器械,如足球、跳繩之類,并積極報名參加。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