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口述上海改革開放系列 >> 正文

陳錦華:落實政策,平反冤假錯案

2019-08-22 來源:上海黨史網 作者:陳錦華/口述 徐建剛、黃金平、周敏/采訪整理

  編者按:2018年是我國改革開放40周年。40年櫛風沐雨,40年砥礪奮進,40年成就舉世矚目,40年歷程艱辛探索。上海是中國改革開放的窗口和縮影,“排頭兵”“先行者”,為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反映上海在40年來許多鮮為人知的先行先試改革開放往事,中共上海市委研究室組織全市各黨史部門,在各方大力支持下,組織編寫了“上海改革開放40年口述系列叢書”,旨在通過親歷者的口述,收集和保存上海改革開放的歷史資料,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改革開放再出發提供有益的借鑒。本文經澎湃新聞首發。

  

  澎湃新聞劉箏圖

  口述:陳錦華(曾任中央赴上海工作組成員、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市革委會副主任、市委副書記、副市長兼市計委主任)

  時間:2008年6月12日

  采訪:徐建剛、黃金平

  整理:黃金平、周敏

  中央工作組在上海進行的“平反和落實政策”工作

  1976年底,中央工作組對市組辦和區縣級的103個領導班子做認真的清查、考察和排隊,分管這項工作的領導有蘇振華、倪志福和彭沖!拔母铩逼陂g,“四人幫”出于改朝換代的陰謀,大肆迫害老干部和知識分子,在上海迫害的老干部總數達106264人,經過中央工作組一年多的工作,復查了91917人,占應復查干部總數的86.5%。復查、解放高級知識分子不少于1400人,占應復查總數的96.5%。工作組的同志抱著認真負責、嚴肅的態度進行復查,進度也很快,這為上海今后的飛速發展奠定了基礎。至于為什么還有極少數干部沒有早日得到平反昭雪,主要是因為這些同志在歷史上有這樣或那樣的問題,當時中央對這些歷史性問題都有明確規定。在中央未改變規定以前,地方黨委無權改變,以致有的干部被“解放”得稍晚些,對待這個問題,我們一定要放到歷史的環境中去看待。

  上海文教領域的“平反和落實政策”情況

  我是分管文教系統的平反和落實政策工作的。上海的文化藝術領域地位顯著,在全國影響很大,被稱作全國的“半壁江山”,尤其是電影、出版等方面。但上海文教領域在“文革”中受災是最嚴重的,“四人幫”篡黨奪權,把握輿論陣地,由張春橋、姚文元直接操控著文教領域,是重災區。我認為對文教領域的問題是否處理好很重要,責任重大,一定要努力做好。我記得1976年11月,在上海展覽館的電影院,文教系統召開揭批大會,批判“四人幫”及其在上海的余黨,徐景賢站在臺上接受批判,有4個人坐在主席臺上,巴金坐在我的旁邊。巴金對我講,10年前“文化大革命”開始鬧得最厲害的時候,大概是1966年12月,徐景賢他們在文化廣場開萬人造反批斗大會,批斗市委領導陳丕顯、曹荻秋等人,把我們這些人都作為牛鬼蛇神拉去批斗。那是徐景賢怎么也不會想到的,10年后他自己站在臺上被批斗。巴金說真是老天有眼,是報應。我對他說,我們老祖宗講過,多行不義必自斃,這些人做的壞事太多了。

  我們很多人都受一些明星的影響,通過看他們的電影、戲劇等,對這些人都有好感。我看了不少材料,了解到“文化大革命”把這些人整得夠嗆,對他們很不公正,就我個人來說內心深處對他們是同情的,態度是積極的。舉個例子,可以說明我對他們的關心,想方設法給他們辦成事。有一天,導演張駿祥給我寫了封信,信上說家里冬天太冷,愛人周小燕在家要彈琴,房間內溫度太低,她手指都撐不直,能否幫助請煤氣公司安裝一個取暖器,能讓小燕練琴。我看了信后馬上給他打了電話,說信我已經收到了,我什么時候到你家來串串門。后來,我特意去了他們家,是穿著軍用棉大衣去的,這樣我和煤氣公司講就有根據,確實很冷。后來,這個問題得以解決。還有曹聚仁的女兒曹雷,畢業于上海戲劇學院,后來,曹雷在上海電影譯制廠工作,她喜歡寫作,“文革”中,參加過電影劇本《春苗》的寫作,后來,徐景賢直接拿去插手電影的修改和拍攝。因此,在粉碎“四人幫”以后,有人批判她參與劇本寫作的問題。她當時可能說了一些不滿意的話,有些人就揪住他們的話反映到我這來,我說算了,沒什么問題的。我從來沒有揪過任何人的小辮子,主張寬容,家和萬事興,不贊成無事生非,到處制造矛盾,這是我的思想,是我主管文教口沒有發生大的失誤的思想基礎。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