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口述上海改革開放系列 >> 正文

馮小敏:城市基層黨組織的運行軌跡

2019-08-22 來源:上海黨史網 作者:馮小敏/口述 謝黎萍、張勵、張東保/采訪整理

  編者按:2018年是我國改革開放40周年。40年櫛風沐雨,40年砥礪奮進,40年成就舉世矚目,40年歷程艱辛探索。上海是中國改革開放的窗口和縮影,“排頭兵”“先行者”,為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反映上海在40年來許多鮮為人知的先行先試改革開放往事,中共上海市委研究室組織全市各黨史部門,在各方大力支持下,組織編寫了“上海改革開放40年口述系列叢書”,旨在通過親歷者的口述,收集和保存上海改革開放的歷史資料,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改革開放再出發提供有益的借鑒。本文經澎湃新聞首發。

  

  澎湃新聞劉箏圖

  口述:馮小敏(曾任上海市委組織部副部長)

  采訪:謝黎萍、張勵、張東保

  整理:張勵、張東保

  時間:2018年4月11日

  回顧20世紀90年代以來上海城市基層黨建的探索歷程,對于我們更好地領會十九大關于黨的建設總要求,在已有的工作基礎上進一步補齊短板、激發基層黨組織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不斷提高黨建工作質量具有積極意義。

  上層抓合力,基層抓活力

  20世紀90年代以來,上海城市基層黨建工作先后經歷了四個發展階段,每個階段都有著鮮明的特征。其中,“上層抓合力,基層抓活力”可以說是1990年代城市基層黨建工作的基本思路。

  “上層抓合力”,最重要的是強調一個黨委,三個黨組。在市這個層面,一個黨委是市委,三個黨組是市人大、政府、政協黨組。市委是領導核心,總攬全局、協調各方,三個黨組要對市委負責,在市委領導下形成合力,這是我們政治體制最大的優勢。

  市委對下面的領導則是采取“條”“塊”結合的工作體制,通過十個大口黨委和二十個區縣黨委來實現的!皸l”是指大口黨委,這是上海的特色。它形成于計劃經濟時期,20世紀60年代上海就已經成立了工業、市政交通等政治部,這些可以說是大口黨委的前身!皸l”具有行業優勢,在長期發展中積累了豐富經驗,集聚了人財物優質資源。抓好“條”,市委就把這個領域黨的工作包括基層黨建抓起來了!皦K”指的是區縣黨委,上海是一座超大型城市,分級管理比較符合上海的實際情況。區縣黨委管理范圍覆蓋上海全域,在城市基層黨建上同樣承擔著重要責任。尤其是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塊”是“兩新”組織生長發育的主要舞臺,是城市最具活力的區域,對于城市發展轉型過程中出現的各類矛盾具有很強的托底承載力?偟膩砜,在保障城市加快發展的速度、深化改革的力度、社會穩定的程度三者的協調平衡上,“條”“塊”結合的工作體制發揮著重要作用。

  “基層抓活力”,主要是做了三件事。第一件事是下放事權,推進“兩級政府三級管理”。20世紀90年代初,上海開始推行“兩級政府兩級管理”,向區縣下放事權,要讓當時20個區長成為20個“小市長”。到了1995年的時候,“兩級政府三級管理”開始萌發。市委當時在全市范圍開展了加強社區建設和管理的調研和試點。通過調研和試點,大家認識到,基層要有活力,你一定要給他一定的權力,當時權力都在上面,執法權、城市管理權都集中在區里,“看得見的管不著,管得著的看不見”。在街道第一線,天天感到臟亂差,但沒權管理,權力都在區里,而區管理部門作風機關化日?床坏竭@些臟亂差。于是,1996年3月,市委正式提出“兩級政府三級管理”體制,把街道真正作為城區管理的一個層級。1997年進一步明確了街道黨政機構設置,要求派出所、工商所、房管所、市容環衛所、地段醫院等與社區街道對應設置。原來像我們小東門街道是三個工商所,一個是管十六鋪市場,一個是街道范圍的,還有一個是管城隍廟小商品市場,經過調整一個街道就對應設置一個工商所。

  第二件事就是利用工業結構轉型,使上海城市基層社區黨支部書記這支隊伍上了一個層次。我們原來的居委會干部,基本是50年代從家庭婦女中動員出來的,從1950年代的“小辮子”一直做到“老太太”,到1990年代這支隊伍青黃不接。當時正好是工業結構調整、企業重組,紡織系統從55萬人減到15萬,40萬人到哪里去?市委書記黃菊提出來,國有企業這么多干部轉出來,都是帶過隊伍的,都是很優秀的中層骨干,能不能將他們轉到城市做居委干部,并讓市委組織部去落實這件事。組織部制定了辦法,以大廠的中層干部和小廠的廠級干部為骨干,自愿報名,再組織考核,從中選拔了3000多人。當時上海3000多個居委會,每個居委會1個人。這支骨干隊伍就這樣建立起來了,凡是到這個崗位的,享受事業編制待遇,并按照事業編制退休,他們也被稱為“黃菊干部”,F在上海灘最有影響的居委會支部書記、全國先進,比如長寧區虹橋街道虹儲居民區書記朱國萍、普陀區桃浦鎮紫藤苑居民區書記楊兆順、虹口區涼城街道秀苑居民區書記楊如明等,都是這批人當中的。這批干部眼界更開闊、文化知識更高,實際經驗更豐富,承擔起了1990年代以來社區建設管理和社區黨建工作。

  “基層抓活力”還有一件事,就是“凝聚力工程”。1990年代初,當時的華陽街道都是棚戶區,地勢低洼、多為危棚簡屋,最怕的是夏天風、暴、潮“三碰頭”。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街道動員機關干部到居民區查看受災情況,一樓居民家里大都進水,冰箱漏電。街道黨委書記陳建興看到兩個孤老困在進水的屋里,坐在床上你望我我望你,陳建興把老人背到旁邊學校的臨時安置所。這件事觸動了他:我這個父母官,到底要做什么?老百姓的事如果關心不好,你這個黨委、你這個父母官就沒盡到責任。他們提出,要關心老百姓的疾苦,要串百家門、知百家情、解百家難、暖百家心,這就是“四百精神”。當時市委組織部正好在思考基層黨建怎么抓法,華陽街道的事跡引起了市委組織部的重視。市委常委、組織部長羅世謙親自帶隊到華陽街道蹲點調研,總結“凝聚力工程”的經驗,并向全市推廣。不僅是華陽街道,全市還選了正廣和汽水廠、華東政法學院國際法系、松江縣新橋鎮春申村等幾個地方試點。長寧區將“凝聚力工程”一屆屆黨委堅持下來,口號沒有變,一講講了20年,這也是堅持時間最長、影響最大的基層黨建的一個典型!澳哿こ獭焙髞沓隽吮緯,序是我寫的,我說“凝聚力工程”生生不息的原因就在于,它抓住了基層黨建的本質,就是服務群眾,做好群眾工作,今天的組織力也是這樣,組織力講到底基礎就是服務凝聚群眾、做好群眾工作,它體現了基層黨建工作的核心,那么多年來經久不衰。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