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綜合信息 >> 正文

“國歌之父”田漢:從上海的3個地標說起

2021-08-12 來源:上觀新聞 作者:黃楊子 李志遠

  1949年10月1日下午,代國歌《義勇軍進行曲》在天安門廣場響起。激越的旋律中,五星紅旗在新中國冉冉升起。

  如今在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之際,再回首《義勇軍進行曲》這首濃縮了民族魂、象征著國家精神的樂曲,從誕生至今天,它都與黨的初心和使命密不可分。

  不過你可知道,《義勇軍進行曲》在誕生之初的年代,便已是膾炙人口的流行曲;而作為“國歌之父”的田漢,更是文化江湖上的“田老大”,是中國現代戲劇的奠基人,耳熟能詳的《白素貞》《竇娥冤》等,都在這位戲劇家手下再現光芒。

  7月29日下午,興業學堂“學黨史、創未來”系列講座第四講——“田漢,時代的歌者”開講。資深電視媒體人、上海史研究者于其多作為主講嘉賓,帶著現場和線上觀眾回顧田漢如何用筆和紙,譜寫出經久不衰的時代華章。

  從“壽昌”到“漢”

  在上海,富民路、長樂路和東湖路中間有一片小小的綠地,田漢先生的雕像便坐落在這郁郁蔥蔥中,坐在藤椅上,蹺著二郎腿的形象極為生動。雕像上,有杜宣先生所撰寫的碑文,理應嚴謹客觀的文辭間,少見地出現了“才華橫溢”一詞,深切流露出對田漢的贊揚和懷念。

  田漢,本名田壽昌,寓意“長壽昌盛”。1911年,他將名字改為一個“漢”字,一來是“男子漢”,二來又有親近土地、農民之意。他是我國著名劇作家、戲曲作家、電影編劇、小說家、詞作家、詩人,更是中國現代戲劇奠基人。

  1916年,18歲的田漢從長沙師范學校畢業,改變他此生命運的第一人就是他的舅舅易梅臣,這位追隨孫中山先生的革命者在這一年,被委任為留日學生經理,他支持田漢于1919年東渡日本。

  然而,田漢并沒有像舅舅期待的那樣學習政治與軍事,而是進入東京高等師范院校,對文學和戲劇情有獨鐘。在田漢赴日不久后,正當盛年的易梅臣被軍閥所殺。在田漢的幫助下,表妹易漱瑜也來到東京,爾后成婚。

  從小,田漢就會自編皮影戲,戲里、書里的人生,讓他向往自由,也長成了有獨立人格、責任擔當、有血有肉的男人。父親早逝時,母親易克勤才25歲,家中還有3個孩子,身為長子的田漢就成了家里的“田老大”;在東京,他更是用自己戲劇的票錢在東京養活表妹。

  “英雄若都歸隱大山里去,那又有誰去救世上受苦的人?”童年時,聽完故事后,小小的田漢這樣問道;蛟S這個問題,也正是他一生思索、追尋并付諸行動的目標。


  “田老大”的朋友圈

  徐匯區永嘉路371弄,是南國藝術學院的舊址。斑駁的樹影下,恍惚現出百年前一位位文學巨匠在這里與同道們的匯聚和凝合。1928年春,田漢獨立創辦、全力支持了這所藝術學校。

  “田老大”不僅是田家的老大,也是當時文化江湖上的老大。在東京時,田漢已是小有名氣的編劇,此后他廣招朋友,舉辦消寒會,邀請歐陽予倩、郭沫若、黎錦暉入座;召開梅花會,宴請蔡元培、洪深、徐悲鴻;開展文友會,請來黃炎培、章伯鈞、傅斯年……這些來客,均是當時文壇舉足輕重的大拿。也因此,南國藝術學院的教師不乏名流,從招生簡章可以得知,如徐悲鴻、洪深、歐陽予倩、陳子展、徐志摩等均在名列。

  “南國”之名,源自田漢與其妻易漱瑜合作創辦的文藝半月刊,于1923年1月創刊。他在宣言中寫道:“欲在沉悶的中國新文壇鼓動一種清新芳烈的藝術空氣!鞭k刊物的工作極其繁重,又僅由田漢與妻子兩人艱苦支撐。易漱瑜積勞成疾、病勢愈重,回到家鄉長沙養病不出三月,便抱憾香消玉殞,《南國月刊》出到第四期就告?。

  在文壇留下小小一片漣漪的《南國月刊》,傾注著田漢的心血,也寫著他的美與愛、他的violin和rose(小提琴與玫瑰)。1925年,上海新少年電影公司要把田漢的劇本《梵峨璘與薔薇》拍成電影,從此引發了他對電影的興趣。

  梵峨璘即小提琴,代表藝術,而薔薇即玫瑰,象征愛情。該劇本反映了五四運動影響下青年藝術家的命運,田漢稱之為“算成了我想做‘少年中國’戲劇作者的處女作”,再到他后來的話劇代表作《名優之死》《關漢卿》等,藝術家的命運一直是田漢關注的重大創作主題。正是從這個起點出發,田漢一路奔跑半個世紀,最終成為中國現代戲劇的奠基者。

  志同道合的黃金拍檔

  徐家匯的一片幽靜綠地上,俗稱“小紅樓”的百代唱片公司舊址靜靜坐落于此,時代的壯麗篇章依稀回響。

  上世紀30年代的中國,自“九一八”事變后,抗日救亡成了最強音。在上海,擁有廣泛影響的田漢成為中國共產黨爭取的重要藝術家。崇尚藝術、唯美、浪漫的田漢,戲劇創作也悄然發生了轉變。此時,他更遇見了志同道合的黃金拍檔——聶耳,之后合作造就了一曲“驚天絕唱”。

  其實,田漢在拍攝其第二部左翼電影《母性之光》時,聶耳就擔任了音樂執導,兩人首度合作譜寫了影片歌曲《開礦歌》,開啟了詞曲合璧的創作歷程!巴瑢W們,大家起來,擔負起天下的興亡!”《畢業歌》誕生于1934年,是左翼電影《桃李劫》中的插曲。在創作的前一年,聶耳經田漢介紹,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34年秋,電通影片公司邀請田漢寫下《風云兒女》劇本。次年2月,田漢等左翼人士相繼被捕,劇本還沒來得及完成,后續工作由夏衍接任。年輕的聶耳滿腔怒火,不顧個人安危,主動請纓為電影作曲。4月,上海白色恐怖日益加劇,經中共地下組織安排,聶耳踏上了東渡日本的輪船。不到一個月,聶耳于日本東京將修改過的曲譜寄回了上海。

  當時中日關系緊張,當局不允許出現“抗日”一詞,反而讓田漢和聶耳的創作進一步抽象和升華,帶來了象征性的美感。電影上映后,《義勇軍進行曲》很快就成為鏗鏘有力的流行抗戰歌曲。它表達了中華民族不屈不撓的戰斗精神,更激勵和鼓舞了中國人民抵御外來侵略的信心。

  1935年5月9日,首版《義勇軍進行曲》唱片由當時中國最大的唱片經營和制造企業——上海百代唱片公司灌制,唱片的編號為34848b。這是聶耳和田漢合作的最后一首歌曲,也是其短暫一生中的最后一個作品。

  整整一代人唱著《義勇軍進行曲》上戰場。在刀光劍影、槍林彈雨間,這首激昂雄渾,高亢嘹亮的歌曲激起了一個個戰士心中的滿腔熱血,帶來了最終的勝利。戰爭結束后,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誕生前夕的1949年9月27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上敲定:“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未正式制定前,以《義勇軍進行曲》為代國歌!1982年12月4日,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通過《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的決議》:恢復《義勇軍進行曲》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2004年3月14日,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正式將《義勇軍進行曲》作為國歌寫入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是《義勇軍進行曲》!

  現代的關漢卿,中國的戲劇魂。田漢,一位具有開拓性的劇作家、中國話劇詩化現實主義藝術傳統的締造者,用戲和歌,唱出愛與希望、唱盡滿腔熱血、唱響悲壯雄渾的中華之聲。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