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史;仨 >> 正文

“南陳北李,相約建黨”是如何相約的

2021-03-17 來源:《黨史博覽》 作者:閆樹軍 選稿:張丹洋

圖片來源:新華社

1920年7月,李大釗(右三)、張申府(左四)、鄧中夏(左二)等在北京合影

  01

  1914年夏天,李大釗和陳獨秀相識。

  1917年,陳獨秀應聘到北京大學,擔任文科學長,擔負改革文科、整頓北大的重任。

  1918年2月,李大釗出任北京大學圖書館主任,二人開始共事。李大釗參與了《新青年》的編輯工作,從而形成了以陳獨秀、李大釗為核心的新文化運動的強大陣容。

  1918年12月,陳獨秀、李大釗共同創辦《每周評論》,開始了他們并肩戰斗的新階段。

  共同的政治信念和理想追求,合作共事的特殊經歷,一批對他們所從事的共同事業由景仰者而發展成為追隨者的有志青年,從而在五四運動后,他們贏得了“南陳北李”的美譽。正如當時的一首嵌名詩所說:“北大紅樓兩巨人,紛傳北李與南陳。孤松獨秀如椽筆,日月雙星照古今!

  為了營救在五四運動中被捕的學生,陳獨秀和李大釗共同起草了《北京市民宣言》。1919年6月11日,陳獨秀在北京前門外新世界游藝場散發,遭到反動當局逮捕。陳獨秀被捕后,全國輿論一片嘩然,各界強烈譴責北洋政府。迫于輿論壓力,京師警察廳于9月16日釋放了陳獨秀。

  李大釗聞聽陳獨秀被釋放,特別高興,當即寫下一首詩《歡迎獨秀出獄》:

  你今出獄了,我們很歡喜!

  他們的強權和威力,終竟戰不勝真理。

  什么監獄什么死,都不能屈服了你;

  因為你擁護真理,所以真理擁護你。

  你今出獄了,我們很歡喜!

  相別才有幾十日,這里有了許多更易:

  從前我們的“只眼”忽然喪失,

  我們的報便缺了光明,減了價值;

  如今“只眼”的光明復啟,

  卻不見了你和我們手創的報紙!

  可是你不必感慨,不必嘆惜,

  我們現在有了很多的化身,同時奮起:

  好像花草的種子,被風吹散在遍地。

  你今出獄了,我們很歡喜!

  有許多的好青年,

  已經實行了你那句言語:

  “出了研究室便入監獄,

  出了監獄便入研究室!

  他們都入了監獄,監獄便成了研究室;

  你便久住在監獄里,

  也不須愁著孤寂沒有伴侶。

陳獨秀

  02

  李大釗和陳獨秀都是北京大學教授,都是《新青年》雜志的骨干,都是新文化運動的主將,都是革命的同志。李大釗和陳獨秀的親密關系、戰友情誼,在這首詩中得到最好的印證。

  從這首詩中可以看出,李大釗對陳獨秀以“只眼”的署名發表在1919年6月8日《每周評論》上的《研究室與監獄》一文產生了強烈的共鳴。陳獨秀的這篇文章雖不足百字,但通俗明白,思想深刻,文字犀利,振聾發聵。陳獨秀的全文為:

  世界文明發源地有二:一是科學研究室,一是監獄。我們青年要立志出了研究室就入監獄,出了監獄就入研究室,這才是人生最高尚優美的生活。從這兩處發生的文明,才是真文明,才是有生命有價值的文明。

  陳獨秀這次坐牢的直接原因,是他在北京新世界屋頂花園散發傳單。這些傳單,正是他和李大釗在1919年6月9日共同起草的《北京市民宣言》。正因為如此,1919年6月11日晚陳獨秀一被捕,李大釗心急如焚,立即組織學生,將陳獨秀被捕的消息四處傳播,希望通過制造社會輿論,給反動當局制造壓力,從而營救陳獨秀;茧y見真情,李大釗和陳獨秀之間的戰斗友誼,在五四運動的風雨中經受住了進一步的考驗。李大釗在這首小詩中,連說三遍“你今出獄了,我們很歡喜”,足見李大釗和陳獨秀之間的深情厚誼。

  這次陳獨秀的牢獄之災,也使其思想有了較大轉變。陳獨秀最早信奉的是進化思想,隨后又主張向西方學習,提倡“國民政治”“國民運動”,反對搞黨派活動。但在十月革命的影響下,經過五四運動的洗禮,陳獨秀放棄了“國民運動”的主張,認識到“各國內有階級,階級內復有黨派”,“國民”不過是一個空名,并沒有實際的存在。在馬克思主義傳播到中國的時候,陳獨秀針對當時反馬克思主義思潮的無政府主義和第二國際修正主義進行嚴厲的批判。陳獨秀對第二國際修正主義的批判,不僅從正面廣泛宣傳了只有布爾什維主義才是科學的社會主義,只有馬克思主義者才是真正的社會主義者的真理,而且揭露了第二國際修正主義的反動實質,剝下了它的偽裝。這對幫助一批進步青年走上馬克思主義道路,擴大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影響,起到了積極的作用。

  對于這些,胡適曾這樣說:“李大釗在1918年和1919年間,已經開始寫文章稱頌俄國的布爾什維克的革命了,所以陳獨秀比起李大釗來,在信仰社會主義方面卻是一位后進!比欢,以陳獨秀的聲望和影響,一旦形成堅定的信仰,其號召力和凝聚力,又自然要超過李大釗。后來的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

  陳獨秀走出監獄后,警察廳還對其行蹤進行了嚴密的監視,并規定他如果要離京必須報告。這對于性格倔強的陳獨秀來說是不能接受的。他不僅對此規定未予理會,還有了進一步的行動。

  1920年1月29日,陳獨秀由北京去上海為西南軍政府籌辦西南大學。事成之后,他趕往武漢講學。陳獨秀的“高調”演講在武漢引起轟動,報紙上連日登載報道,這引起湖北當局注意,它命令陳獨秀馬上離開武漢。2月8日晚,陳獨秀由武漢返回北京。當時,警察已在其住處布控。

  李大釗認為陳獨秀總受到警察監視騷擾,長久下去肯定不是辦法。為了幫助陳獨秀避免遭到迫害,他決定親自護送陳獨秀離開北京。他們設計了離京路線,決定先到天津。然后,陳獨秀再由天津去上海。據李、陳二人的朋友高一涵回憶,當時正值年底北京一帶生意人往各地收賬之際,李大釗找了幾本賬簿,裝扮成賬房先生;陳獨秀找了一頂氈帽、一件棉背心,裝扮成老板。兩人雇用了一輛騾車,假裝收賬的樣子,從朝陽門離京南下。由于李大釗是河北樂亭人,講的是北方話,沿途一切交涉,都由李大釗出面辦理,不讓陳獨秀張口,以免露出南方口音。就這樣,二人順利到達天津,陳獨秀立馬購買外國船票,坐船前往上海。從北京到天津的路上,二人的談話內容旁人已難以知曉。但諸多的記述都表明,李大釗在送陳獨秀的路途中,兩人商談了組織建黨的事。由此,就有了“南陳北李,相約建黨”的佳話。

李大釗

  此后,李大釗在北京,陳獨秀在上海,兩人在通信不發達、相距千里的情況下,又是怎么“相約”的呢?

  “相約”之初,一個神秘人物率先走進了李大釗的辦公室。1983年,《彭述之回憶錄》的法文版在法國巴黎出版,第一卷中的《共產國際第一位來華代表》一節,有這樣幾段記述:

  那是1920年年初時節,我同往常一樣,正在北京大學的辦公室里工作,突然有人敲門。我說:“請進來!”他說:“我就是鮑(波)立維先生向您提起的俄國人,我名叫荷荷諾夫金。李大釗同志,我向您致敬!……”這位俄人是共產黨黨員,他竟把我也當作一個共產黨人來看待!好一個突擊技術!我馬上表示抗議:“哦!不敢當,我不敢自稱是你們的同志,至少目前還不是呢!”可是,我這位客人反駁道:“好了,好了!不必客氣啦!我們早就知道您是一位真誠的馬克思主義者,您已經在中國傳播馬克思主義思想,對布爾什維克革命的勝利,您又是多么熱烈歡呼,怎么能叫我們不把您當作自己人呢?”

  他說是受到在伊爾庫斯克第三國際遠東局的委托前來同我聯系的,目的是在中國創立一個共產黨。我從來沒有過這樣的設想,心緒頓時被攪動了。他提出的問題,我必須有點時間來思考一下,即將這個意思告訴他,并向他說明反正我不是他心目中的適當人物。

  他表示很不同意我的看法,像個雄辯家似的,大發議論道:據我所知,自從“五四”以來,在中國出現了許多刊物,長篇大論地研討社會主義,有些刊物已經明目張膽地掛起社會主義的招牌。您呢,您是“五四”領袖中的佼佼者,不但公開贊揚俄國革命勝利,而且還毫不遲疑地接受了馬克思主義,在這樣的情形下,難道不該是在中國成立共產黨的時機嗎?難道您不是發動這一事業最可勝任的人嗎?李大釗同志,沒有共產黨,社會主義只是一句空話!

  荷荷諾夫金的話打動了我的心。我感覺到他說得有理,但是他提到的這件事情太嚴重了,我不能單獨地解決,于是這樣答復他:在中國惟有魄力發動創立共產黨這一壯舉的人物是陳獨秀。陳獨秀是一位社會主義者,或者更確切地說他是傾向社會主義的。然而,我曉得他同我一樣還從來沒有發起過組織什么政黨的念頭,可惜他已離開北京去上海了,因此我只能用通信方式同他商討您代表共產國際向我們提出的建議。這是需要一些時日的,您是否可以延長在北京的居留時間,以便讓我們作出一個決定?一有著落,我會馬上通知您。

  荷荷諾夫金叫我放心,他有耐心等待我們的答復,我就立即去信給獨秀。起初,獨秀的反應也是慎重的,表示要好好考慮一下,然后才決定是否“下水”。不久,他的猶疑漸漸地消散了,我們一致認為對于共產國際的建議再也沒有什么嚴肅的理由加以推卻了。我一收到他肯定的答復,立即告知荷荷諾夫金,他欣喜極了,急忙趕回伊爾庫斯克,成為陳獨秀和我兩人接受共產國際建議這個佳訊的傳遞者。不多日,我在京見到另一位第三國際代表吳廷康(維經斯基)同志,我催促他即速啟程去上!

  彭述之的這些記述,回憶的是1924年6月李大釗在莫斯科參加共產國際第五次代表大會,偶遇到荷荷諾夫金后,向彭述之講述在北京第一次與荷荷諾夫金見面時的情形。

  荷荷諾夫金與李大釗進行交談后,得知李大釗與陳獨秀通過書信有了初步共識,便回共產國際進行匯報。

  1920年4月,共產國際代表維經斯基和他的妻子庫茲涅佐娃、翻譯楊明齋一行到達北京。他們專程來了解中國五四運動的情況。到北京后,首先拜訪了李大釗等人。李大釗為他安排了幾次座談會。在座談中,維經斯基提出了在中國建黨的問題。因李大釗曾與荷荷諾夫金有過交流并與上海的陳獨秀探討過,所以這次對維經斯基的建議,李大釗表示完全贊同,并介紹維經斯基到上海同陳獨秀見面。這體現了李大釗認真而穩重的作風。他清醒地意識到,經歷五四運動的洗禮,陳獨秀已是振臂一呼、從者甚眾的風云人物。作為發起者和組織者,沒有任何人比他更合適了。

  于是,“南陳北李”的“相約”,就在一前一后兩個“老外”的到訪后,開始了。

1920年1月,毛澤東(左四)與輔社成員在北京陶然亭合影

  03

  1920年5月,維經斯基到達上海后,與陳獨秀進行了多次商談。他們的交流同樣是誠摯而愉快的。在交談中,他們對中國革命的前途基本上有了一致的估計。維經斯基又由陳獨秀介紹,會見了戴季陶、李漢俊、沈玄廬、張東蓀、陳望道、邵力子等人。他們進行了多次座談,交流中國革命的情況和十月革命后俄國的現狀,商討發起建立共產黨的問題,有的問題已談得比較具體。陳獨秀在被迫離開北京到上海后,就經過了認真思考,認定了馬克思主義是解決中國問題的良方。而通過與李大釗的信件往來和共產國際代表的到訪,他更認為自己應自發自覺地挺身向前。這符合陳獨秀的為人處世風格。

  6月,陳獨秀、李漢俊、俞秀松、施存統(后改名施復亮)、陳公培等5人在上海法租界老漁陽里2號《新青年》編輯部開會,決定建立共產黨組織,名稱暫定為社會共產黨,陳獨秀為負責人;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起草了具有黨綱性質的若干條文,內容包括要運用勞工專政、生產合作等手段達到社會革命的目的。陳獨秀在上海積極開展黨的組織創建工作,其過程和情況,都用書信的方式與北京的李大釗保持溝通交流,互相商討建黨有關的問題及細節上的考量。

  書信傳達,是“南陳北李,相約建黨”的最基本的體現和最基本的形式。但書信之“約”有時間上的滯后性,更有說不清的一些問題。于是,李大釗便將“相約”換了一種方式,派出“信使”。

  7月,張國燾要去上海。李大釗知道后表示贊成,認為張國燾很有必要去一趟上海,將在信中不好說明的、要采取實際行動“大干一場”的主張,從馬克思主義研究入手,更要有進一步計劃的想法等等,都詳細地交代給張國燾,由他向陳獨秀說清。

  張國燾回憶,在上海與陳獨秀談起李大釗的意向后,陳獨秀開門見山地說:“研究馬克思主義現在已經不是最主要的工作,現在需要立即組織一個中國共產黨!

  張國燾在上海與陳獨秀商談建黨之事“繼續了兩個多星期,獲得了全部同意”!瓣愊壬窒M畲筢撓壬臀覐乃僭诒狈桨l動,先組織北京小組,再向山東、山西、河南等省和天津、唐山等城市發展,如有可能,東北、蒙古和西北等廣大地區的組織發展也應注意!

  隨之,陳獨秀又寫書信一封,寄給北京的張申府。

  張申府回憶說:“陳獨秀就黨的名稱問題征求李大釗的意見。關于黨的名稱叫什么,是叫社會黨還是叫共產黨,陳獨秀自己不能決定,就寫信給我,并要我告訴李守常。我和守常研究,就叫共產黨。這才是第三國際的意思,我們回了信!标惇毿阍谛胖羞希望他倆在北京發展黨組織。

  按照李大釗的“大干一場”的主張,陳獨秀在上海經過醞釀和準備,中國的第一個共產黨組織于1920年8月在上海法租界老漁陽里2號《新青年》編輯部正式成立。其成員主要是馬克思主義研究會的骨干,陳獨秀為書記。在中共一大召開之前,先后參加上海共產黨早期組織的有陳獨秀、俞秀松、李漢俊、陳公培、陳望道、沈玄廬、楊明齋、施存統、李達、邵力子、沈雁冰、林祖涵(林伯渠)、李啟漢、袁振英、李中、沈澤民、周佛海等。

  9月上旬,張申府到上海了解建黨的情況。陳獨秀向他詳細介紹了在上海建黨的經過,希望他轉告李大釗,并在北京同時行動。

  張國燾、張申府二人返回北京后,把和陳獨秀商談的情況告訴了李大釗。李大釗“略經考慮,即無保留地表示贊成”。

  1920年10月,李大釗、張國燾、張申府三人在李大釗的辦公室正式成立了北京共產黨早期組織。當時取名“共產黨小組”。隨后,陸續發展了鄧中夏、羅章龍、劉仁靜、高君宇、何孟雄、陳為人等。1920年11月,正式成立“共產黨北京支部”,李大釗擔任書記。

  張國燾、張申府二人在“相約建黨”之北京與上海的“相約”中,實際上扮演了“聯絡員”的角色。

  上海共產黨早期組織建立不久,李漢俊介紹董必武入黨,并給在武漢的董必武、張國恩去信,約其在武漢籌建共產黨組織。隨后,董必武與陳潭秋、趙子健等商討建黨事宜。同時,陳獨秀在上海發展劉伯垂入黨并委托其回武漢,與董必武、陳潭秋、包惠僧等聯系,于1920年秋成立了武漢共產黨早期組織。

  1920年春夏之交,毛澤東從北京到上海,與陳獨秀多次交談。上海共產黨早期組織成立后,陳獨秀給長沙的毛澤東寫信,函約毛澤東在湖南建黨,并給他寄去《共產黨》月刊和社會主義青年團的章程,介紹上海共產黨組織的發展情況。毛澤東接陳獨秀的信和《共產黨》月刊、團章后,馬上秘密建立了湖南共產黨組織,并親自到湖南第一師范、第一中學等校物色團員人選。不僅如此,毛澤東還多次向遠在巴黎的蔡和森等人,介紹陳獨秀在上海建黨的情況。

  上海共產黨早期組織成立之后,陳獨秀函約在山東名望很高的王樂平在濟南組織共產黨。王樂平比較開明,但無意建黨,就將此事委托給山東省立第一師范學校學生王盡美和山東省立第一中學學生鄧恩銘。王盡美、鄧恩銘等從此與上海黨組織取得聯系。大約在1921年春,濟南共產黨組織成立,最初成員有王盡美、鄧恩銘。陳獨秀還函約廣東的譚平山、陳公博,在日本的周佛海和在法國的張申府在當地建黨。張申府回憶說,到了法國“介紹劉清揚入了黨。接著我和劉清揚又介紹周總理入了黨”,“不久趙世炎到了法國,他是在上海由陳獨秀介紹入黨的。接著陳公培也到法國來了,他也是在上海由陳獨秀介紹入黨的。于是我和周總理、劉清揚、趙世炎、陳公培成立了小組,沒有正式名稱,成立后報告了陳獨秀”。正因為陳獨秀與各地共產主義者“相約建黨”,繼上海、北京共產黨早期組織成立后,1920年秋至1921年春,武漢、長沙、廣州、濟南等地先后建立起共產黨的早期組織。在日本和歐洲,中國留學生和僑民中的先進分子也建立了共產黨早期組織。

1921年春,周恩來(左三)、張申府(左一)與天津覺悟社部分成員在法國巴黎合影

  04

  1920年11月7日,上海黨組織創辦《共產黨》月刊,第一次在中國明確地打出了共產黨的旗幟!豆伯a黨》月刊的第一篇文章就是陳獨秀的《短言》,也即發刊詞。陳獨秀在發刊詞中寫道:“經濟的改造自然占人類改造之主要地位。吾人生產方法除資本主義及社會主義外,別無他途。資本主義在歐美已經由發達而傾于崩壞了,在中國才開始發達,而他的性質上必然的罪惡也照例扮演出來了。代他而起的自然是社會主義的生產方法,俄羅斯正是這種方法最大的最新的試驗場!边@大大推動了建黨工作的開展。同月,在陳獨秀的主持下,上海的黨組織還起草了《中國共產黨宣言》,闡明中國共產主義者關于實現共產主義新社會的理想,提出消滅私有制,實行生產資料公有,廢除舊的國家機關,消滅階級的主張!缎浴分羞提出:無產階級要建立新社會,就要團結起來,開展階級斗爭,“用強力打倒資本家的國家”,鏟除資本制度;就要“組織一個革命的無產階級的政黨——共產黨”,領導無產階級奪取政權,建立無產階級專政,并“用革命的辦法造出許多共產主義的建設法”。這份《宣言》沒有向外發表,只是作為吸納黨員的標準,但比較系統地表達了中國共產主義者的理想和主張。

  1920年12月16日,陳炯明邀請陳獨秀到廣東主辦新文化教育運動。接到邀請后,陳獨秀即寫信征求李大釗的意見。張國燾回憶說:“我們認為他去領導廣東的教育工作,有兩個重要作用:(一)可以將新文化和社會主義的新思潮廣泛的帶到廣東去;(二)可以在那里發動共產主義者的組織!愊壬邮芰宋覀兊囊庖,于12月間將上海支部的工作交由李漢俊、李達等人分擔,就只身到廣州去了!钡綇V州后,陳獨秀通過維經斯基同李大釗確定了建立黨的全國統一組織的目標。

  1921年初,維經斯基帶著陳獨秀的介紹信到北大圖書館找李大釗,并就舉行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正式成立中國共產黨等問題進行了多次會談。因此,維經斯基離華后,中國共產黨正式成立籌備工作就實際地開展起來。

  1921年6月初,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和共產國際遠東書記處代表尼克爾斯基先后到達上海,并與上海的共產黨早期組織成員李達、李漢俊建立了聯系。經過幾次交談,他們一致認為應盡快召開全國代表大會,正式成立中國共產黨。李達、李漢俊同當時在廣州的陳獨秀、在北京的李大釗通過書信商議,決定在上海召開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隨即,他們寫信通知北京、武漢、長沙、廣州、濟南和旅日的黨組織,各派兩名代表到上海出席會議。當年實際上代替陳獨秀領導上海黨組織的李達曾經這樣說:1921年6月間,“共產國際派了馬林和尼克洛夫(尼克爾斯基)兩人來到上海。他們和我們接洽之后,知道我們黨的情形,就要我即時召開黨代表大會,宣布中共的正式成立。當時黨的組織共有七個地方單位。我發出了七封信,要求各地黨部選派代表,到上海參加”。國內各地的黨組織和旅日的黨組織共派出13名代表出席了中共一大。他們是:上海的李達、李漢俊,武漢的董必武、陳潭秋,長沙的毛澤東、何叔衡,濟南的王盡美、鄧恩銘,北京的張國燾、劉仁靜,廣州的陳公博,旅日的周佛海,以及由陳獨秀指定的代表包惠僧。他們代表著全國50多名黨員。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和尼克爾斯基出席了大會。

  中共一大的召開,宣告了中國共產黨的正式成立。中國共產黨的誕生,被毛澤東稱為“開天辟地的大事變”。這一事變,是“南陳北李”在馬克思主義的旗幟下,商議“相約”;在共產國際代表的建議下,由李大釗率先啟動;繼之思想深邃、性格倔強的陳獨秀以自覺的行動,完成了從局部、個別迅速發展到全國乃至海外,形成各地共產主義知識分子“相約建黨”的生動局面。這個局面,更是在共產國際代表的助推下,由上海再發開會之“約”。由此,促成了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的召開,使“南陳北李,相約建黨”結出碩果。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