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史;仨 >> 正文

上海的這座石庫門里,曾是黨的最高軍事領導機關

2021-08-04 來源:黨史鏡報 作者:張鼎

  風雨經遠里,軍史豐碑地

中共中央軍委機關舊址今景

  靜安區新閘路613 弄12號(原新閘路經遠里1015 號),是一幢磚木結構坐北朝南舊式石庫門里弄住宅。1928年至1929年間,這里是中共中央軍委機關所在地,楊殷、彭湃、顏昌頤、邢士貞四烈士在這里被捕。舊址現為上海市文物保護單位。

中共中央軍委機關舊址紀念館內景

  2021年5月10日,新閘路613弄12號的石庫門建筑作為中共中央軍委機關舊址紀念館對外開放。紀念館展陳以“風雨經遠里,軍史豐碑地”為主題,通過圖文實物、視頻音頻等多種形式,講述中共中央軍委自成立至1933年1月離開上海向蘇區轉移的歷史。

  黨在這里指導各地紅軍建設

  根據共產國際指示,1925年10月,中共中央決定,在“中央委員會之下必須設立軍事運動委員會”。同月中旬,中央軍事運動委員會在上海成立。12月,中共中央發出通告,指出10月提到的“軍事運動委員會”是個“印刷錯誤”,應改為“軍事部”。聶榮臻回憶說:“這是我們黨中央最早的軍委。因為當時廣東區委已成立了軍事部,我們的黨員從事軍事工作的越來越多,中央需要有個專門機構掌握這方面的情況,再加上王一飛同志建議成立軍委,陳獨秀接受了這個意見!睆拇,中國共產黨開始從組織建設上探索對軍事斗爭的指揮領導。

  隨著革命形勢的發展變化,中央軍委的機構名稱和隸屬關系不斷變遷。 1928年,中共六大決定重新設立中央軍事部,直屬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規定“中國共產黨的一切軍事工作都應集中于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部”,同時還決定在中央軍事部之下設立中央軍事委員會,作為就軍事問題進行討論和建議的機關。1929年1月,中央政治局會議決定在中央政治局下設立軍事委員會,作為中央軍事決策機關,即原中央軍事部軍事委員會改為中央政治局軍事委員會。中央軍事部和中央軍事委員會一度并存。1930年2月12日,中央政治局會議決定健全軍委,將中央軍事部、軍事委員會合并,稱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直屬中央政治局。新成立的中央軍委,成為具有完整意義的全黨軍事工作與武裝力量的最高領導機關,周恩來任書記,機關與中共中央一同駐上海。

經遠里弄口舊景

  中央軍事委員會(中央軍事部)在上海期間,面對白色恐怖愈演愈烈的境況,在宣傳馬克思主義軍事理論、培養軍事干部、調查收集相關情報、制定各地起義計劃、派遣干部到各地組織領導武裝起義、創立人民軍隊等方面進行艱苦卓絕、英勇壯烈的斗爭,為指導各地紅軍建設作出歷史性貢獻,為人民軍隊的發展壯大積累了寶貴經驗、奠定了堅實基礎。

  一封寫給“冠生”的訣別信

  1929年2月,中央軍委秘書白鑫根據指示,以租客身份租下新閘路經遠里1015號,作為中央軍委、江蘇省委軍委的一個重要聯絡點。然而未曾料到,白鑫面對國民黨反動當局日甚一日的白色恐怖,目睹身邊同志們紛紛被捕或犧牲,心生恐懼,逐漸萌生了背叛革命的想法。加之此前他的一個親戚因在海陸豐叛變逃跑,被根據地負責人彭湃下令處決。于是,白鑫叛變投敵,他通過關系與國民黨上海市黨部情報處長范爭波取得聯系。兩人密謀,意欲一舉破壞中央軍委機關。一場蓄謀的搜捕即將發生。

經遠里中央軍委機關舊址

  1929年8月24日下午,中央軍委、江蘇省委軍委在新閘路經遠里1015號召開聯席會議,與會者有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軍事部部長、中央軍委主任楊殷,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農委書記兼江蘇省委軍委書記彭湃,中央軍委委員顏昌頤,江蘇省委軍委干部邢士貞和上?偣m察隊副總指揮張際春。4時許,公共租界工部局巡捕房的數輛紅皮鐵甲車突然呼嘯而至,大批荷槍實彈的武裝巡捕、軍警破門而入,大肆搜捕。因事發突然,后門和弄堂路口又有重兵把守,根本無法撤離,楊、彭、顏、邢、張等5人當場被捕。

楊殷

彭湃

顏昌頤

邢士貞

  楊、彭等人的被捕,令黨中央極為震驚。周恩來立即主持召開緊急會議,同中央特科一起研究營救辦法,決定迅速摸清情況,不惜一切代價進行營救。當得到國民黨反動當局將于8月28日把彭湃等轉解至龍華國民黨淞滬警備司令部的情報后,決定于押解途中武裝解救。但最終卻因槍械出現問題錯過時間以致營救失敗。被引渡至龍華淞滬警備司令部監獄后,楊殷、彭湃等因身份暴露,自知必死無疑,就抓緊最后時間,在獄中積極宣傳黨的主張和思想,說到激動處,還齊唱《國際歌》,引得囚犯和進步看守士兵高呼口號和之!坝行┚寐勁砼却竺娜,聞得彭湃在此,均爭相來看;還有幾個識得彭湃的人,均以舊時相識為榮!睌橙擞描F桿把彭湃兩個膝蓋壓得血肉模糊,血流滿地。但嚴刑拷打不能使堅強的戰士屈服。他樂觀地在墻壁上畫了一條龍,對難友們說自己快要“飛龍升天”了。楊殷也坦然笑說:“朝聞道,夕可死矣!碑敃r,蔣介石抵滬欲親自審訊,卻意外遇刺,遂下令將楊、彭等人“就地正法”。

彭湃、楊殷寫給黨中央的最后一封信,“冠生”即周恩來

  在死亡即將來臨的最后時刻,楊殷和彭湃聯名給“冠生暨家中老小”(“家”指黨中央,“冠生”即周恩來)寫下了一份秘密報告,向黨、向最信任的戰友傾訴自己的感情,表達英勇就義的決心。這份只有短短100多字的訣別信,字字重若千鈞!拔覀冊诖司窈芎谩,表現了共產黨人在屠刀面前的浩然正氣,視死如歸!靶值軅儾灰虻艿葼奚鴤。望保重身體為要”,凝聚著楊殷、彭湃等對同志真摯的關心與深厚的情誼。

  英雄無畏,血筑坦途

  8月30日行刑前,楊殷、彭湃、顏昌頤、邢士貞四同志激昂慷慨地向士兵及在獄群眾說完最后贈言,唱著《國際歌》,呼著口號出了獄門,英勇就義。一同被捕的張際春因系黃埔軍校一期生,與蔣介石有著師生關系。蔣欲借此瓦解爭取黃埔生中的共產黨人,在保下白鑫的同時,特將張際春區別處理,張也成為彭湃案中唯一的幸存者。然而,張際春采取不合作態度,直至1933 年病逝于重慶。

《紅旗日報》1930年8月30日“紀念著血泊中我們的領袖”專欄

  1930年8月30日,軍委四烈士犧牲一周年之際,中共中央機關報《紅旗日報》發表了周恩來以“冠生”為筆名撰寫的文章《彭、楊、顏、邢四同志被敵人捕殺經過》,刊于頭版“紀念著血泊中我們的領袖”專欄。文章稱,“沒有前仆后繼的革命戰士,筑不起偉大的革命的勝利之途!”楊殷、彭湃等“革命領袖的犧牲,照耀在千萬群眾的心中,熔成偉大革命的推動之力,燃燒著每一個被壓迫群眾的革命熱情,一齊奔向革命的火原!”周恩來還勉勵同志們道:“我們在死難的烈士前面,不需要流淚的悲哀,而需要更痛切更堅決地繼續著死難烈士的遺志,踏著死難烈士的血跡,一直向前努力,一直向前斗爭!”

彭楊軍事政治學校學員的畢業證書

  為紀念彭湃、楊殷兩位烈士,黨在各根據地成立了多所“彭楊政治軍事學!,為紅軍和地方游擊隊培養了一大批優秀的軍事政治干部,為奪取革命戰爭的勝利作出重要貢獻。

 。ㄗ髡邌挝唬褐泄采虾J形h史研究室)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