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史;仨 >> 正文

在虹口,趙世炎的家

2021-08-10 來源:上觀新聞 作者:沈軼倫

  1927年7月2日,上海,虹口,北四川路志安坊190號。

  這天,根據情報,軍警巡捕秘密沖入房間,押走了一個名為夏仁章的青年。他自稱家鄉鬧災,因此帶著家人到上海避難。根據三天后《申報》的報道,帶走青年的同時,他們還“搜出鈔票三萬八千八百三十一元,小洋四角”。這筆款項的數目意味著什么?

  根據《上海解放前后物價資料匯編》和《上海工人運動史》資料,在1927年,一斤切面為0.07元,豬肉一斤0.28元,煤炭1擔0.14元。一名錢莊正式職員的月收入約為七八十元,上海老城區一幢兩層小樓售價約為25000元。是年遷入上海的魯迅曾在文中提到,當時他在虹口住處的房租加上水電等雜費,“每月一百十四兩,每兩作一元四角算,等于一百五十九元六”?梢娙f多元在當時的購買力。難怪報刊直接稱之為“巨資”,這樣的搜查結果也令警備司令部十分意外。

  可更令人意外的是,這個被捕的人的家里,桌上只擺著簡單的飯和一點咸菜。身攜巨款,卻保持如此簡樸生活作風的人,究竟是什么來頭?很快他們發現,這個自稱夏仁章的青年,其實是史英,即施英。這個青年的大名,如今為世人所熟悉——共產黨員、著名的工人運動領袖趙世炎。

  被帶離住所時,妻子懷抱著趙世炎年幼的孩子。被帶離住所后,年輕的父親卻再也沒能回家。

  被捕同月,趙世炎英勇就義,生命定格在26歲。

  從犧牲之日,往前推7年,19歲時,趙世炎也在上海。

  1919年3月至1920年12月,千余名中國青年從上海乘船出發,加入赴法國“勤于作工,儉以求學”的求索隊伍中。其中,有天津的周恩來,湖南的蔡和森、李立三、李維漢、向警予等,還有一個來自四川的青年,于1920年5月起航,他就是趙世炎。

  1901年,趙世炎出生在四川酉陽。14歲時,他考入北京高等師范學校附中。在北京,目睹新文化運動的風起云涌,積極參與五四運動,參與主編進步刊物,認識李大釗等前輩,讓趙世炎的思想得到了十足的成長。在法國期間,他建立起堅定的共產主義信仰。1923年,他前往莫斯科學習,次年回國協助李大釗工作。

  也是在上海。

  1926年10月至翌年3月中共中央和上海區委組織上海工人連續舉行三次武裝起義。

  復興中路239弄冠華里4號,1926年11月,這里辦起了上海區委的第一所黨校,也是中國共產黨最早的黨校之一,趙世炎曾在這里指導活動。當時共有學員30人至40人,均為蘇浙地區及上海市區的基層黨組織負責人、共青團干部。黨校實行封閉式管理,學員入學后膳宿都在校內,過集體生活。1927年2月,上海工人第二次武裝起義爆發,黨校教學活動提前結束,隨即成了武裝起義的臨時指揮機關和聯絡處。第二次工人武裝起義失敗后,黨在此的活動即告停止。

  1927年3月21日,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起義在陳獨秀、羅亦農、趙世炎、周恩來等組成的特別委員會直接領導下(周恩來任起義總指揮)取得勝利。22日,成立上海特別市臨時市政府。

  但1927年的春天,革命形勢急轉直下。4月,李大釗在北京被奉系軍閥逮捕,28日英勇就義。在此前后,在四川、江蘇、浙江、安徽、福建、廣西、廣東等省,國民黨反動派相繼以“清黨”為名,大規模捕殺共產黨員和革命群眾。在趙世炎就義的同時期,楊闇公、陳延年、蕭楚女、熊雄等共產黨人被殺害。

  19歲從這里出發的青年,26歲時將生命終結在此。從上海出發,是為了信仰;回到上海,也是因為信仰。

  趙世炎被捕處,今天的門牌號是多倫路189號,靠近四川北路口。這是一幢坐西朝東的沿街房,處于紅色底蘊深厚的多倫路文化名人街上。

  資料顯示,在當時的北四川路越界筑路區,即今武進路以北南北長約2公里、東西寬約1公里的四川北路中北部地區,密集分布著50多處重要的舊址遺址、名人故居。其中,既有中國共產黨第四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起義、左翼作家聯盟等重要歷史事件的發生地,也有中共中央宣傳部、中共上海區委(江浙區委)、中共江蘇省委、上?偣赛h的重要機關辦公場所,更有陳獨秀、瞿秋白、周恩來、羅亦農、趙世炎等早期共產黨人和魯迅、郭沫若、茅盾、葉圣陶、沈尹默等進步文化名人的工作和生活場所。

  葉圣陶一家于1927年搬進北四川路西側東橫浜路(今橫浜路)35弄的景云里11號。這里,正處于北四川路越界筑路區。其子葉至善回憶當年剛剛搬到橫浜路時的情景,對北四川路一帶的“半租界”特征作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描繪:“橫浜東路是新筑的越界馬路,從北四川路竇樂安路底‘越’到寶山路東頭。路是租界工部局修的,以便利交通為名,就‘越界’修進‘華界’來了,明明是擴大地盤的蠶食政策。路面上的一切,包括巡警,都歸租界。路的兩旁仍是華界,只是向街的弄堂口和房屋向街的大門,得釘上租界的門牌,照章納稅。魯迅先生把越界筑路稱作‘半租界’,真個一點不錯!

  在北四川路越界筑路區,道路里弄密如蛛網,石庫門建筑比比皆是,打開任何一處不起眼的門,都可能發現重要的革命運動舊址、遺址,或是左翼文化運動的歷史痕跡。老上海大學先后輾轉于北四川路附近青云里、師壽坊等處,辦學條件異常艱苦,卻為中國革命培養了大批青年干部。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起義期間,周恩來、趙世炎于景云里和商務職工療養院兩處前線指揮部靠前指揮,率領工人、學生糾察隊奮勇戰斗,為起義成功奠定了勝局。北四川路周邊的數十條馬路、成百上千條弄堂,交織成一個四通八達的城市迷宮,進可攻,退可守,為革命和進步文化活動的開展提供了空間。(徐明,《中共四大為什么在北四川路召開》)

  1927年6月26日下午,陳延年等在同樣位于北四川路街區的山陰路遭到敵人逮捕。陳延年等被捕后,趙世炎擔任中共江蘇省委代理書記繼續工作,被捕后,他大義凜然,在牢房里仍對難友們宣傳信仰。

  “龍華授首見丹心,浩氣長虹爍古今。千樹桃花凝赤血,工人萬代仰施英!痹谶@首憶趙世炎烈士的詩中,“施英”正是趙世炎在黨和工會刊物上寫文章時用的筆名。

  94年過去了,今年7月,在趙世炎烈士犧牲紀念日,在他犧牲的楓林橋畔,龍華烈士陵園內,絡繹不絕的青年前來向他獻花。人們沒有忘記他,依舊記得他生前的杰出事跡。在今天的虹口區多倫路189號,趙世炎舊居的銘牌也依舊為后人忠實記錄著他被捕的地點。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