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李維漢:新中國第一任統戰部長 >> 正文

勇于反思 勇于擔責

2016-11-24

  李維漢對自己的錯誤和歷史的教訓從不文過飾非,推卸責任,而是一直銘記在心,并時時提起,給大家敲響警鐘,樹立了榜樣。

  1927年八七會議后,“左”傾錯誤開始蔓延和擴展。此時李維漢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并擔任中央組織部部長。李維漢在《回憶與研究》中坦承:“我寫這篇回憶錄,目的在于解剖和批判秋白為首的臨時政治局的盲動主義錯誤,同時也是解剖和批判我自己,因為我是臨時中央政治局的主要成員之一!

  1929年11月,李維漢擔任中共江蘇省委書記(省委兼上海市委),執行了李立三為代表的“左”傾冒險主義路線。在回顧“左”傾冒險主義路線造成的慘重損失時,李維漢說:“我在江蘇工作的這兩年多時間,之所以犯‘左’的錯誤,更重要的還因為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修養不足!

  李維漢不僅勇于自我批評,而且對在特定的歷史條件下形成的冤假錯案敢于公開承認自己的錯誤,敢于承擔自己應負的責任,敢于仗義執言,竭盡全力為蒙冤者平反昭雪。如在江西中央蘇區時期發生的所謂“羅明路線”和“鄧、毛、謝、古”事件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李維漢在回顧中央蘇區時期反“羅明路線”的錯誤時說:“我錯誤地認為王明錯誤路線是正確的,所以我是積極參加了反‘江西羅明路線’斗爭的。江西省委擴大會議開完后,我回到瑞金向中央局匯報,中央局批準我寫一篇文章《為黨的路線而斗爭》,公開批評鄧小平、毛澤覃、謝唯俊、古柏,說他們是派別活動。我寫這篇文章是完全錯誤的。這是我一生中犯的一個大錯誤!

  李維漢對自己在中央研究院和陜甘寧邊區政府任職期間參加審干和“搶救”運動中出現的冤假錯案,非常重視,只要發現錯誤,總是立即糾正,并主動承擔自己應負的責任,向蒙受冤屈的同志賠禮道歉。

  1942年9月12日,李維漢到陜甘寧邊區政府任職。審干和“搶救失足者”運動開展起來后,陜甘寧邊區政府成立了總學習委員會,領導邊區政府系統的審干和“搶救失足者”運動。李維漢是總學習委員會成員,并主持日常工作,是邊區政府系統審干和“搶救失足者”運動的實際領導者。當然負主要責任。李維漢知錯即改,堅決貫徹執行黨中央《關于審查干部的決定》,積極進行甄別工作。從1943年12月開始,到1944年4、5月就基本結束了。通過復查和甄別,李維漢承認這次“搶救運動”結果:“多數是無問題錯‘搶(救)’的”。

  1945年10月9日,在邊區政府干部大會上,李維漢公開回顧了自己在審干中走‘之’字路即從開頭的比較謹慎到逐漸急躁最后復歸謹慎的全部過程。檢討了自己在“搶救”運動中的錯誤,向受委屈的同志道歉賠不是。

  大會之后,李維漢還個別地向在運動中受了委屈的同志賠禮道歉。1946年,李維漢去晉西北時,曾委托參加土改的同志帶口信給一個同志:在1943年“搶救大會”上把他逮捕送保安處是錯誤的,我對他不住,向他道歉。李維漢對自己在政治運動中曾經傷害過的同志始終心懷愧疚,直到1981年初,他又委托別人征求一位同志對1943年錯誤地“搶救”他這件事的意見,并向他表示歉意。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