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孫冶方:牢房中寫“論戰書” >> 正文

孫冶方:牢房中寫“論戰書”

2016-12-01 作者:武克鋼

  在“左”禍深重的年代,孫冶方堅持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并因此身陷囹圄達7年之久。改革開放大幕拉開,孫冶方又以對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的無畏探索,得到國人的高度崇敬。本文為孫冶方的外孫、云南省政協常委、著名企業家武克鋼先生口述。

  革命家外公和資本家外公

  我母親生于江蘇無錫。那時,無錫有兩個有名的家族:榮家和薛家。榮家,就是榮毅仁家族;薛家,就是我母親的家族。兩家都是從事實業救國的大家族,而且兩家關系親密。上世紀30年代,榮毅仁的父親榮德生被綁架,我母親的父親,也就是我的親外公薛明劍,代表青幫去和綁架方談判。談判很順利,救出了榮德生。

  我的親外公薛明劍兄弟四人,最小的是薛萼果,也就是后來的孫冶方。他參加革命后,為免連累家人改名,從母姓孫。薛明劍有子女16個,而薛萼果則無兒無女。薛明劍就把我的母親過繼給了孫冶方。在我眼里,孫冶方就是我的親外公。

  雖然今天人們只知道弟弟,而對哥哥知之甚少,但70年前情況卻正相反。薛明劍做過國大代表、立法委員,是當年南方民族工業界舉足輕重的人物,被孫中山和蔣介石器重。

  解放以后,薛明劍是被改造的對象,而孫冶方則是共產黨內的高級干部,兩個人的地位天壤之別。

  孫冶方在北京,政治地位很高。他與周總理、陳毅、朱德等關系很密切,他們之間經常串門,我也成為他們眼中的小寵兒。周總理喜歡抱我,鄧穎超大姐給我拿糖吃。外公和陳毅都是新四軍出來的,所以關系更熟悉一些。陳毅抱我,喜歡用胡子扎我。

  “文化大革命”開始了,兩個外公卻都從我生活中消失了。上海的外公作為資本家被抄家揪斗,北京的外公作為反革命也被打倒了。北京的外公,由于他堅持社會主義經濟也要遵循市場規律,很早就對蘇聯的那一套提出批判,他在1964年就遭到了批判!拔母铩敝,他被繼續批判并被抓進監獄。

  外公曾是鄧小平、葉劍英的老師

  1973年,我被推薦到北方交通大學,母親特別高興。臨行前,她叮囑我:“到了北京想辦法去看看外婆,外公是以‘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的罪名被抓的。他是反對林彪的,F在林彪都死了,他也可能會很快被放出來。他是個老共產黨員,他是個好人!

  那時,外婆住在三里河一個筒子樓里,自外公被抓后,她一個人獨居,基本上不和任何人來往,外婆見到我后,老淚縱橫,說話都有些語無倫次了。

  我雖然從小就知道外公很不簡單,但從外婆那里我才知道,原來外公是這樣了得:老共產黨員,還和王明、楊尚昆、張聞天等人一起在蘇聯留過學。外公因為江浙同鄉會事件,當年還差點被共產國際槍斃,因為蔣經國的緣故才保了一條命。鄧小平、葉劍英從法國回來到莫斯科學外語、學政治經濟學,外公就是他們的老師——后來,外公病重鄧小平看望他,稱呼他為“孫老師”就是這么個來歷。

  1974年,鄧小平復出,對老干部的監管也逐漸放松了。這一年的10月,有人通知說,外公還活著,可以去看他。我立刻陪外婆到秦城監獄。外公倒沒有訴苦,只是向外婆要草紙,后來才知道他是用來寫東西。

  1975年初的一天,外婆突然打電話到學校找我,原來外公要被放出來了,要我陪她一起去接。這是我10年后第一次見到他。他有些茫然地盯著我,后來才如夢方醒地叫了聲“沙沙”,那是我的小名。沒有意外的驚喜,平淡得一塌糊涂,而我卻忍不住淚水。

  外公回來后也沒人管他,也沒人發給他工資、找他談話,起碼三個月沒有一個人來看他,他成了被“遺忘”的老人。

  不做“風派”人物

  外公告訴我,至少從1958年開始,中央的一些人就對他很不滿意了。1958年大躍進時,“一大二公”之風盛行,張春橋在《解放》雜志上發表文章,鼓吹供給制,外公說:“我堅決反對,由此我提出了‘價值論’。后來‘文革’時,主要是中央有些人對我不滿。1962年6月到8月,陳伯達邀請我每天去《紅旗》雜志編輯部參加座談會,康生也幾次約我去‘座談’,讓我講自己的學術觀點。其實我知道,那是他們在‘釣魚’,以便收集我的‘修正主義罪證’,以后再將我一棍子打死。有些好心人勸我不要參加,我堅決要參加。我對他們說:‘我不需要三不主義(不抓辮子、不打棍子、不戴帽子),只要有答辯權,允許我反批判就行。帽子總是要戴的,不是戴這頂,就是戴那頂,可是答辯權最要緊!1963年底,那時候已經是‘反修防修’了,我在哲學社會科學部一次擴大會議上還是講了我的關于利潤問題的觀點!

  一些朋友對他說:“現在風聲很緊,還是不要再講利潤問題!彼卮穑骸笆裁词秋L聲,我不是研究氣象學的!

  他不會做“風派”人物,仍然堅持寫這方面的文章,公開刊物發表不了,他就在內刊發。用當年康生的話說簡直是“死不改悔”。到了1964年,康生、陳伯達就根據外公在內刊上發表的文章,給他戴上“中國最大的修正主義者”的帽子。從此對他的打擊一步步升級,直到1968年4月4日夜間他被關進秦城監獄。

  老頭子坐了7年牢,在牢房中他一直堅持寫“論戰書”。獄中沒有紙筆,他就打腹稿,反復背誦,達八十五遍之多。他長期患肝病,居然熬過了極端苦難的7年鐵窗生活。

  把外公從監獄接回家不久,他同時干四件事情。那時候,張春橋有一篇著名的文章,叫《破除資產階級法權》,認為價值和商品造成資產階級法權,引用了很多馬克思、恩格斯的原話。外公讀后,說這是斷章取義。他查馬克思、恩格斯原著,寫了一篇駁斥文章。我幫他抄寫后,他寫上“送中國科學院學部”。后來,江青在大寨的講話中又點他的名說:“孫冶方又要翻案了!迸c這事是有關系的。他坦然地說:“我有什么要案可翻?至于經濟學問題,我可以同她爭論。他們把經濟搞成了這個樣子,難道也是我孫冶方的罪過嗎?”

  第二件事,整理他的《社會主義經濟學綱要》。這是他在監獄里默誦幾十遍的一部書稿。

  第三件事,是與一些“老右派”們串聯。1975年下半年,外公家常常門庭若市。陳翰笙、陽瀚笙、徐雪寒、梅益、方毅、宦鄉、汪道涵、張勁夫等等,我在報紙上?吹降摹胺锤锩肿印倍紒砹。他們在飯桌上什么都說。我印象很深有一次,這些朋友在家里議論毛澤東。他們的有些觀點我聽了感到非常震驚,有些接受不了,但那些老人們卻點頭稱是。

  第四件事是寫各種各樣的材料。外公經歷比較復雜。他說,現在有很多人因為歷史問題被關進監獄,遭受審查。有些事情我是知情者,一定要如實寫出來,交給組織,不然,有些人會一直被冤枉下去的!胺磽粲覂A翻案風”時,江青說“小小孫冶方膽大包天,竟敢直接攻擊毛主席”,就是沖著他送上的那些材料來的。

  “放炮”支持改革開放

  粉碎“四人幫”后,國家面臨著撥亂反正的艱巨任務,經濟界撥亂反正的任務格外艱巨。這時候的外公,仿佛煥發了青春,無所顧忌地投入到了撥亂反正洪流中去。

  1979年9月,外公檢查身體,發現晚期肝癌。動手術后,外公休養了一個時期,又開始各種活動了,不斷地發表自己的學術見解。用他的話來說,是“放炮”。

  在一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他的講話很尖銳,引起一些人的震驚。會后,他遇見李先念就問:“我是不是有些過了?”李先念說:“孫老你又放炮了,不是過了而是輕了一點,要多放幾炮支持一下小平!

  1979年,在得知外公得癌癥后,小平同志有一個意見:一定要把孫老的經濟觀點留下來。中央為了搶救外公的經濟思想,在青島組織了一個寫作班子。參加這個班子的人,現在都成了叱咤風云的經濟學家了。

  1982年,外公病勢轉危,住進了醫院。不過,他對中國經濟的思考一刻也沒有停息過。這一年,十二大召開,他作為中顧委委員、大會代表,在會上做了一個發言,認為黨中央提出的從1981年到20世紀末的20年內,爭取全國工農業生產年總值翻兩番的奮斗目標,是有充分把握實現的。中央領導同志便想請他寫篇文章詳細地論述一下這個問題。接到通知后,他一刻也沒放松,完成了他生命中最后的一篇文章《二十年翻兩番不僅有政治保證而且有技術保證》。

  這是一篇當年反響很大的文章。它的意義不僅是經濟上的,而且是政治上的,對那些邁不開改革開放步伐的人,是一個很大的沖擊。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