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孫冶方:牢房中寫“論戰書” >> 正文

"孫冶方獎"面世前后的故事

2016-12-01

  1983年2月22日,孫冶方(1908年生)去世。十天后的3月4日,六百余人在人民大會堂舉行孫冶方紀念會。薛暮橋說:“我同冶方有五十多年的深厚友誼……(他的)剛強精神,在別人身上是很難看得到的!卞X俊瑞回憶1931年與冶方相識:“呵!一位堅強的火熱而又溫存的青年革命家,只23歲,站在我的面前”,“我再也不用眼淚,而要用我的心血和腦汁來紀念我這位非常敬愛的、在人世間共同戰斗52年的老戰友了!”3月7日,報載《我國設立孫冶方經濟科學獎勵基金》的消息。

  設立孫冶方經濟科學獎本身就是上世紀80年代的一個亮點,而這個亮點是由三個光源聚集而成:孫冶方、“無錫幫”和剛起步的經濟研究。

  孫冶方的獨特在于,有著不能被挑戰的老革命資格,是正宗的馬克思主義者,擔任過政府和學界領導,最早有改革意識,坐牢7年,活到了改革大幕徐徐拉開、鑼鼓敲響之時。這樣有思想、有反骨、有資歷、有資格的經濟學家,在共產黨的歷史上,空前絕后。有人有其一二,沒有其三四。

  1923年參加革命的孫冶方,19歲就在莫斯科東方大學列昂節夫的政治經濟學課上當翻譯,后被王明打成“江浙同鄉會”反黨集團;1960年代,被康生、陳伯達定為“中國最大的修正主義者”。出獄后的第一句話是:“我一不改志,二不改行,三不改變觀點!

  孫冶方素來以革命者的斗志做經濟研究,原以為掃清了障礙可以大踏步前進,卻不幸被肝癌擊中。這是1979年。在病中,他還是高強度工作,得到了很多榮譽。1983年1—3月,《光明日報》以“孫冶方頌”為總標題,發表了二十幾篇文章。孫冶方感到不安,致信報社并中宣部:“對我的經濟理論觀點進行適當的宣傳和討論,我是贊成的。但不要對我個人進行過多的宣傳。這絕非謙虛之詞,實為一片肺腑之言!

  有一件事令他欣慰。當時的國務院領導人在《關于第六個五年計劃的報告》中講到:“最近,著名經濟學家孫冶方同志,在重病中仍然十分關心社會主義建設,并就翻兩番必須主要依靠技術改造的問題,寫了一篇很好的文章,發表于11月19日《人民日報》。他指出,‘基數大,速度就低’不是社會生產發展的規律,而主要是忽視對現有企業進行技術改造的結果;只要不再‘凍結技術’、‘復制古董’,有重點有步驟地把幾十萬個現有企業的技術改造做好了,生產發展的速度就一定會快起來。他建議,應該逐步提高固定資產折舊率,縮短折舊年限。國務院認為,這些論點是正確的。今后,應該根據國家財力的可能,采取積極的態度,逐步提高折舊率。國務院已責成國家計委、國家經委和財政部共同研究,提出具體實施方案,以便使企業逐步擁有更多的財力來進行設備更新和技術改造!

  1982年11月23日,國務院領導人到醫院看望孫冶方時對他說,“我到北京工作以后,雖然沒有見到你,可你的觀點我一直很注意很重視……中央開會討論五年計劃時,陳云同志特別提到你的觀點,耀邦同志也很重視你的文章!睂O冶方則對該領導人說:“希望中央重視統計工作。統計工作一定要獨立,才能可靠”。

  孫冶方是無錫人。與他同時代的經濟學家,很多出自無錫一帶,像薛暮橋(1906-2005)、錢俊瑞(1908-2005)、駱耕謨(1908-2008)、千家駒(1909-2002)、狄超白(1910-1976)、姜君辰(1904-1986)、王寅生(1902-1956)、張錫昌(1902-1980)、秦柳方(1906-2007)等等,而領路人是陳翰笙(1897-2004)。他們在1930年代開始中國農村調查,成為中國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的創始集體。和他們一起工作的還有浙江人徐雪寒等。從無錫走到上海、走到蘇區,走到解放區,走進1949,參與構造共產黨中國經濟體制架構,又是最早的覺悟者,力主改革。由此可見,無錫在中國近現代史上的作用真是非同尋常!

  徐雪寒、薛暮橋等人起意,以孫冶方的名義設立“孫冶方經濟科學獎”,基金來源是孫冶方遺作稿費,以及在朋友之間和向有關機構募集。徐雪寒對基金成立出力最多,1982年底,他跟孫冶方談了這個打算。

  孫冶方的養女李昭說:“孫冶方從來沒有為自己的事情上過心,惟有這一次。那天,我值夜班,去的時候,他挺高興的,說跟我說個事兒。他一向不贊成宣揚自己,但是沒有反對以他的名義。我想,一是感謝老朋友,二是覺得有意義”。薛暮橋一再說:我們經濟學界,就成立這么一個獎勵基金委員會吧,以后其他人不要再以個人名字搞了,我自己絕不用自己名字搞基金會。張卓元記得和劉國光一起去看薛老,曾經提過將來是否搞一個薛暮橋、孫冶方經濟科學獎,薛老肯定地說:“不要”。

  我注意到,當年為基金籌款的清單上有這樣幾筆:馬賓:2983.67元;徐雪寒:2008.32元。有整有零的錢數,是他們把自己補發的工資全部交了出來。薛暮橋捐了兩次,一次和夫人羅瓊,一次和蘇星等人,共4000元。榮毅仁:5萬元。據說,對于榮毅仁的捐款,基金會里有人提出異議:“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家的基金,不能收資本家的錢!庇谑,大家鄭重討論,壓倒性的意見是,除了薛家(孫冶方本姓薛)和榮家有歷史淵源,榮毅仁也是一位愛國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其實,人們有所不知,榮毅仁是紅色資本家,直到去世才公布他于1985年入黨。還有兩份捐款來自劉瑞龍、江彤夫婦,他們并非經濟學界中人,是早年孫冶方在蘇北根據地的戰友。一共籌得近20萬元,存入工商銀行(5.19,-0.01,-0.19%)三里河儲蓄所。徐雪寒爭取到了年息9%的最高利率。

  [轉自鐵血社區 http://bbs.tiexue.net/post_11412674_1.html/]

  與其說設立基金是朋友們紀念孫冶方、完成他在經濟研究上的宿愿,不如說是大家共同的事業和理想——推動中國經濟科學進步。中國經濟學家需要被肯定、被支持,尤其是青年學子。1983年6月13日,報紙上公布了《設立孫治方經濟科學獎勵基金緣起》,說明基金永久性地存入國家銀行,以存款利息作為獎勵金發給獲獎者。每兩年評獎一次。還公布了55位發起人:薄一波、姚依林、谷牧、張勁夫,(以下按姓氏筆劃)于光遠、馬洪、馬賓、千家駒、王學文、石西民、馮和法、劉國光、劉瑞龍、湯季宏、許滌新、孫懷仁、孫尚清、孫曉邨、李人俊、李強、巫寶三、宋平、宋濤、吳大琨、吳覺農、汪道涵、陳先、陳岱孫、陳洪進、陳虞孫、陳翰笙、張卓元、張稼夫、何建章、羅瓊、胡繩、榮毅仁、姜君辰、姜椿芳、駱耕漠、欽本立、秦柳方、錢昌照、錢俊瑞、徐雪寒、梅益、黃逸峰、蔣一葦、褚葆一、蔡北華、薛暮橋。

  首次評選把時間放寬,自1978年底至1984年6月底的論著。評委會主任薛暮橋,副主任劉國光,秘書長張卓元。先請大學院校提出候選作品,經過初選小組提出入選作品供評委會評審。雖說工作量浩大,可是各個小組做得一絲不茍,評委們則在一個招待所住下,集中半個月審讀。評出4本著作(每本獎金2000-3000元)和47篇論文(每篇獎金400元)。獲選論文整體,構成了一種沖擊傳統社會主義經濟學理論的聲勢。其中,時間最早的是周叔蓮(1929年生)的《科學、技術、生產力》(載《光明日報》1977年5月30日);最年輕的作者是王小魯(1951年生),他的《“先進的社會主義制度與落后的社會生產力之間的矛盾”的提法是科學的嗎?》最初發表在社科院《未定稿》上。吳敬璉一看到就對王小魯說:“你這篇文章寫得很帥!”這一次,就是吳敬璉做的推薦。還有一個年輕人集體,中國農村發展問題研究組的《“重新組合”的歷史性要求及其在聯產承包制中的實現》獲獎。有一篇在當時產生影響,回頭看,也是具有開創地位的論文是劉國光和趙人偉在1978年末寫的《論社會主義經濟中計劃與市場的關系》。xxx總書記在《未定稿》上讀到后有一個批示:“這是一篇研究新問題的文章,也是一篇標兵文章,在更多理論工作者還沒有下大決心,作最大努力轉到這條軌道上的時候,我們必須大力提倡這種理論研究風氣”。按理,這篇文章夠格入選,但因為劉國光是評委會副主任,按規定不能獲評。于是,相關主題選擇了趙人偉的《社會主義計劃經濟和市場機制》一文。

  1985年5月,在首屆孫冶方獎頒獎會上,張卓元說:“孫冶方基金屬于大膽突破敢于創新的人”,“評選力圖體現孫冶方的治學態度。第一不尚空談;第二強調突破;第三勇于堅持真理。有的論文盡管較早提出新觀點,但迫于政治形勢改變觀點者不予考慮!边@樣的原則確有冶方風范。

  1986年度第二屆孫冶方獎授予5本著作(每本獎金2000-4000元)和12篇論文(每篇獎金600或1000元)。此時,青年經濟學家鋒頭正健,蔡重直的《我國金融體制改革的探討》、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所的《改革:我們面臨的挑戰與選擇——城市經濟體制改革調查綜合報告》、華生、何家成等人的《微觀經濟基礎的重新構造》、中國農村發展問題研究組的《論國民經濟結構變革——新成長階段農村發展的宏觀環境》榜上有名。1988年度第三屆獲獎著作共四部,獎金5000元,其中一本獎勵8000元,是由八個課題組所作的《中國改革大思路》。另有7篇獲獎論文,每篇獎金1000元。

  在上世紀80年代,“孫冶方獎”是惟一的。它的權威性,也仰仗背對背、靠機構和個人推薦的評獎程序和評委的嚴謹認真。在泥沙俱下、評獎泛濫的當下,什么是“孫冶方獎”的精神氣質?什么是孫冶方朋友們的初衷?中國的經濟科學如何借助一套獎勵機制得以真正、有效地推進?真是值得大家思考的問題。無疑,中國需要客觀、公正、權威、可持續的經濟學獎。人們期待這樣的獎能像諾貝爾經濟學獎那樣,激發和召喚經濟學家的想象力、創造力、熱情、智慧和能量。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