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呂士才:為黨不惜一切的模范軍醫 >> 正文

一個共產黨員最后的日子

2016-12-08

潘榮文接受東方網記者采訪

呂士才烈士遺孀潘榮文

  在潘榮文的記憶里,丈夫呂士才是個寡言的人。但是潘榮文也能切實地感受到,在丈夫沉默的背后,蘊藏著一股力量,支撐著他為黨的事業不懈地奮斗直至生命的終結。潘榮文說:“他一輩子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對黨的忠誠。只要黨需要,他可以不顧一切!

  呂士才烈士,中國人民解放軍模范軍醫。1928年生,浙江紹興人。1951年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1953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56年畢業于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軍醫大學。后任該校附屬第二醫院外科醫生、主治軍醫。

  祖國需要,必當挺身而出

  跟隨潘榮文的記憶,時間被撥回到1979年的3月16日。從越南前線凱旋歸來后三天,呂士才就住進了醫院。經過檢查,他被確診為結腸腺癌。

  主治醫生希望潘榮文先瞞著丈夫,這讓潘榮文覺得壓力很大:“我又不是演員,我生怕見到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比欢龊跖藰s文意料的是,在病房里見到呂士才后,他卻搶先說出了真相,“他躺在病床上鎮定地對我說,你們不用瞞我了。我知道,我得了癌癥!

  的確,呂士才的病其實早有征兆。據潘榮文回憶,1979年1月,中越關系緊張。上級決定由呂士才帶領一支8人的手術隊前往廣西邊境救護軍民。此時,呂士才的染色體就已經出現了癌變的癥候。然而由于癌變部位過高,只查出肛瘺引起的肛旁膿腫和痔瘡。

  “雖然當時沒有確證是癌癥,但是因為肛旁膿腫也很危險,所以普外科的主治軍醫建議他作進一步檢查,最好是能夠住院進行手術。一聽說可能要耽擱一個月的時間,呂士才就急了,說什么也不肯答應。我知道,他是下定了決心要去前線了的,我們怎么勸都沒用!迸藰s文說。

  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是呂士才出發前對潘榮文說起最多的一句話:“我理解他。他51年入伍,當兵將近30年,從沒上過戰場。那個時候大敵當前,他覺得自己作為一名共產黨員,只要國家需要,就應當挺身而出!

  1979年2月17日,對越自衛反擊戰打響。在前線,呂士才每天都要工作十七八個小時,率領手術隊的成員完成了90余臺手術,拯救了一個又一個戰士的生命。3月16日,手術隊凱旋歸來,榮立集體二等功。

  獻身使命,直至生命終結

  1979年5月26日,當我國著名的肝膽外科專家吳孟超打開呂士才的腹腔時,手術室里的空氣凝固了:左右兩肝葉布滿了結節,表面高低不平,部分呈分葉狀隆起。結腸腺癌已經廣泛轉移到了呂士才的兩肝葉。

  呂士才開始與死神賽跑。病床上,他依然堅持閱讀、研究各種醫學雜志和資料以及《骨腫瘤》一書的編寫。潘榮文說:“他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日子里,表現得十分堅強。在病房里,他從來沒喊過一聲疼;和病友聊天也只說前線的那些事情,從來不說自己的病情!

  “我回來后,因腸部長瘤,已經手術,所以你來不一定能看到我。我已將這事托給骨科張文明副主任,你在每星期三上午門診可以找到他!边@是呂士才在病床上給一名自己曾經治療過的病人寫的信。由于病情出現反復,病人來信希望呂士才能為自己進行診斷,病床上的呂士才接信后,立刻對這件事情進行了安排。

  不僅如此,縱使躺在病床上,呂士才也始終不忘自己身為醫生的職責。據潘榮文回憶,有一次,呂士才在輸液時聽說醫院里正在進行的一臺手術在血管接駁的環節出現了問題。他趕緊向護士詢問情況:“最后,他干脆讓護士去手術室里問問,如果需要的話他去幫忙完成這臺手術。他說自己是黨員,得了癌癥,就更要抓緊時間為黨的事業奮斗,這樣生命才有價值!

  1979年10月,呂士才的病情急劇惡化,時常會陷入昏迷。但是只要神智還稍微清醒時,他就會拉著前來探訪的人聊上許久:“有一天晚上骨科的副主任來看他,他和人家在病房里談了兩三個小時。他知道自己時間不多了,所以趁自己還清醒,就交代了論文的修改、醫院的學科建設、各科室的配備等等很多事情!

  1979年10月30日,呂士才的心臟停止了跳動。

  堅定信念,永遠忠誠于黨

  呂士才說,人生的過程,無非是生老病死。但生要生得有意義,死要死得有價值。為黨、為國、為人民,我可不惜一切,直至生命,因為我是共產黨人。

  呂士才說,人生誰不死,但要死得其所,死得光榮。只要祖國需要,我可挺身而出。個人的一切算得了什么,祖國的尊嚴高于一切,人民的利益重于一切,為祖國和人民我愿意貢獻一切,戰斗到生命最后一息。

  呂士才說,世界像個大舞臺,我們都是舞臺上的演員,任憑自己表演,演出自己的內心世界,演出自己的靈魂深處。效果如何?反映怎樣?請黨、請祖國、請人民來評論,來鑒定。

  翻看呂士才生前的日記,字里行間,無不流露出他對于黨、對于祖國、對于人民的忠誠。潘榮文說,呂士才對于黨和祖國的熱愛是發自肺腑的:“他經歷過新舊兩個社會,他從心底里感謝共產黨、熱愛共產黨。呂士才常說自己始終就只有一個信念,一個最最堅定的信念,那就是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只要黨和祖國需要,他連生命都不會吝惜!

  在采訪的最后,潘榮文說:“我今年80歲了,我還要活下去,要把呂士才的精神一代又一代地傳遞下去!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