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戰神粟裕:毛澤東豎大拇指 >> 正文

楚青:苦等3年才追到

2016-12-19 來源:中國新聞網

  2月21日上午,蔡長元將軍之子蔡小心在其認證微博上稱,開國大將粟裕夫人楚青今日上午去世。隨后,澎湃新聞從粟裕和楚青的女婿陳小魯處證實這一消息,報道稱,楚青于今日上午10時5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3歲。

  黨史資料顯示,楚青原名詹永珠,1923年3月出生于江蘇省揚州市。在祖母的支持下,小學畢業后,楚青考取了省立揚州中學。1937年,揚州淪陷,楚青和家人僥幸躲過一劫,隨后被送至上海。抵達上海后,楚青就讀于省立揚州中學滬校班。但她與姐姐詹永珊抗日情緒非常激昂,立志參軍。1938年11月底,經歷重重困難,楚青從上海經寧波最終抵達皖南章家渡新四軍駐地,進入新四軍教導總隊第八隊、新四軍軍部速記訓練班學習。

  1939年3月,16歲的楚青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并先后在新四軍江南指揮部、蘇北指揮部、新四軍第一師、黃花塘新四軍軍部、中共華中局、蘇浙軍區、中共華中分局、華中軍區、華東野戰軍、中共濟南市委等單位任速記員、機要秘書、秘書、參謀、干事、專職黨支部書記、調研員等職。

  在戰爭年代,楚青主要參加了江南、蘇中地區的反“掃蕩”斗爭、黃橋決戰、天目山三次反頑戰役、蘇中戰役及宿北、魯南、萊蕪、孟良崮諸戰役,并三次橫渡長江、多次穿越敵軍封鎖線以及沿海作戰行動。

  在日后的諸多報道及回憶文章中,楚青曾回憶當年直面戰爭的慘烈。當年與她一起在新四軍軍部速記班學習的共有8名女生,學習結束后,楚青等3人被分配到陳毅、粟裕領導下的新四軍江南指揮部工作,其他4人留在皖南,1人分在皖北,而后5名戰友后來全部壯烈犧牲。其中一名戰友叫章輔,在地方工作時,被當地地主武裝逮捕,當著全村百姓的面,被匪兵把身上的肉一片一片剮下來,直至壯烈犧牲。戰友們的壯烈犧牲,對楚青而言非常深刻。

  在公開資料中,也正是自1939年開始,楚青的人生軌跡與粟裕有了交集。而在日后的多篇人物傳記中,將這段故事描述成“粟?嗟热贲A芳心”。

  彼時,32歲的粟裕是新四軍第二支隊副司令,但一直尚未成婚。1939年3月,粟裕前往教導總隊,準備挑選幾個德才兼備的學員到部隊工作。教導總隊負責人梁國斌向粟裕推薦了楚青。經過一番交流后,楚青給粟裕的印象非常深刻。離開教導總隊后,他多次寫信給楚青,但均未收到回應。

  此后,楚青分配到了江南指揮部。粟裕再次表達愛慕,楚青以“出來的目的就是打日本鬼子,現在是國恨家仇,報仇心切,不想談個人問題,何況我年紀還小”為由拒絕,并稱“現在還是不想考慮這個問題”。粟裕卻回應說:“我會耐心等待的!

  不久,新四軍江南指揮部由江南挺進江北,粟裕與楚青二人交集越來越多。

  1940年秋天,粟裕再次對楚青提出婚姻問題時,楚青說出了自己的顧慮:“我追求自己的獨立,不愿從屬別人,又不善于人際交往。這種性格不適合做首長夫人。如果我們結合了,將來你會失望,我也會內疚!倍谠t表示,不會將愛人當成附屬品,并會尊重對方的人格,保證對方的獨立性。次年2月,在新四軍一師司令部所在地如東縣石莊,楚青與粟裕結為終身伴侶。當年,時楚青18歲,粟裕34歲。

  解放后,粟裕歷任解放臺灣工作委員會主任、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副總參謀長、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國防部副部長、軍事科學院副院長、第一政治委員,中共中央軍委常務委員。1955年9月27日,粟裕參加周恩來總理授予軍銜的儀式。周恩來把授予大將軍銜命令狀第一個授予粟裕。而楚青則在1952年轉業,先后在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國家商業部任計劃局副處長、處長、副局長及政策研究室主任。

  據長期在粟裕身邊擔任秘書的鞠開回憶,粟裕官越做越大,地位越來越高,但他沒有大男子主義的思想,沒有男尊女卑的思想,完全做到了男女平等。他確實沒有把自己的妻子看成是自己的附屬品稱,讓她為自己個人生活服務。

  1958年,粟裕因“反對反教條主義”一事在軍委擴大會議中受到錯誤的批判。鞠開回憶稱,由于楚青從來不干預粟裕的工作,不該知道的事從不過問,所以1958年軍委擴大會議批粟裕已經批了半個多月了,楚青也不知道,粟裕也沒有同她講。到后來粟裕的檢討一次一次通不過的時候,粟裕才要楚青幫助寫檢討。蒙在鼓里的楚青,這時才恍然大悟。楚青的文字水平高,會寫東西,寫的檢討是通過了,但都是違心的東西,檢討后首長還埋怨楚青:你怎么搞的,把我寫得什么都不是了。楚青說是你叫寫的嘛,怎么能怪我呢?說到這里,他們倆抱頭痛哭,泣不成聲。

  1984年,粟裕病逝。楚青和粟裕的親屬及身邊工作人員等,遵照粟裕生前意愿,在粟裕曾經戰斗過的20多片土地上,撒下了他的骨灰。在送撒骨灰途中,楚青飽含熱淚寫下了一首《遣懷》詩:“時晴時雨正清明,萬里送君伴君行。寬慰似見忠魂笑,遣懷珍惜戰友情。惟思躍馬揮鞭日,但憶疆場捷報頻。東南此刻花似錦,堪慰英靈一片心!币源思耐泻退谠9餐瑧鸲、生活40多年的深情。

  此后,楚青長期力主為粟裕平反昭雪、完成粟裕遺著的整理和出版、開展粟裕軍事理論與實踐的研究。多年來,她主持撰稿并編審了《粟裕戰爭回憶錄》;整理了《粟裕談淮海戰役》;參與審編了《粟裕軍事文集》、《粟裕論蘇中抗戰》。

  1994年12月25日,中央軍委副主席劉華清和張震聯名發表了題為《追憶粟裕同志》的文章。文章同時在黨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和中央軍委機關報《解放軍報》刊登。文章除了對粟裕的戰績和品德作了全面的評價外,特別明確指出:“1958年,粟裕同志在軍委擴大會議上受到錯誤的批判,并因此長期受到不公正的對待。這是歷史上的一個失誤。這個看法,也是中央軍事委員會的意見!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