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追憶史蜀君 >> 正文

自述:青春就是美

2016-12-26

  2016年2月14日,曾執導電影《庭院深深》、《夏日的期待》、《女大學生宿舍》的電影導演史蜀君,因心力衰竭在上海逝世,享年77歲。

  這是一位極有勇氣與開拓精神的女導演。她是第一個拍瓊瑤片,最早涉及青少年早戀題材的電影導演。在第四代導演序列中,史蜀君尤為擅長青春題材,把鏡頭對準了一群血肉豐滿的學生,用清純唯美的風格再現真實的生活畫面,展示他們的喜怒哀樂、對生活的信念和對人生的思考,令華語電影有了“青春片”這一概念,風格寫實。

  原上影集團副總裁許朋樂介紹,史導走得坦然安祥,很有尊嚴,自己把后事安排得清清楚楚,告別儀式不舉行。退休之后,史導除了依然鐘情電影之外,還對中國古建筑產生興趣,并在青浦朱家角親自設計和建立了四個民間博物館。

  史蜀君,原籍北京,1939年6月26日生于重慶。1964年畢業于中央戲劇學院導演系。1964~1975年在湖北省歌劇團任導演。1975年起任上海電影制片廠場記、副導演、導演,上世紀80年代在上影相繼拍出《女大學生宿舍》(1983)《失蹤的女中學生》(1986)《夏日的期待》(1988)《庭院深深》(1989)《女大學生之死》(1992)等名片佳作,是大陸青春片、瓊瑤片、女性電影的重要代表。

  

  以下來自《史蜀君口述:青春就是美》

  《綠海天涯》:首拍重頭戲

  1964年我大學畢業,分配去了湖北省歌劇團做導演,那時候我先生在上海,我們兩地分居。一直到1975年,鄧小平復出后主持工作期間,允許兩地分居的夫妻可以調到一起,我才回到了上海。上海當時對口的單位有話劇團、歌劇團、電影廠,這幾個地方我都可以去。但是我想上海不像湖北那樣有大江有山野的,歌劇的意境不好表達,于是決定去搞電影。我因為不是電影學院畢業的,盡管我在導演舞臺劇方面有十年經驗,但在電影畫面、音樂處理以及鏡頭的運用分切等方面,我沒有正規學過。所以平時我很注重積累,看了很多很多影片,惡補了七年。有一次放《小兵張嘎》,我就拿紙、筆記它的鏡頭,旁邊有些廠里的人就說你記什么啊,我都不好意思講。因為我在從頭學起,對他們來說可能司空見慣的事情,但對我來說都很新鮮。

  一開始跟著謝晉,給他做了兩部戲的場記。然后跟著舒適做副導演,一直到1982年我獨立拍戲為止。他們對我都很好,充分的信任我,經常聽我的意見以及我對人物的解釋。舒適有部戲叫《綠海天涯》,在云南拍的,正好碰到傣族人過節放高升。那個高升是竹子管做的,結果藥裝反了,這個高升就往后走了,打穿了一個醫藥箱,同時把舒適的腳打破了一個很大的口子。因此他大概有七八天都不能拍戲,但是攝制組是不能停的,于是他就讓我去拍在橄欖壩周恩來和群眾見面的那場戲。那是很重要的一場戲,我整夜都沒有睡,一直在想第二天該怎么拍,很興奮,但也很有壓力,不曉得會出現什么問題。結果第二天果然出現了一個問題,周恩來的扮演者出來了,但是當地的群眾演員都停在了遠處沒有動,一直到演周恩來的演員說“過來過來”,他們才走上前去。但是那場戲我覺得我的鏡頭用的還蠻好,再加上牛犇他們幾個演員也幫了我一把,所以拍的還不錯。

  

  《女大學生宿舍》:一波三折,終吐芬芳

  《女大學生宿舍》劇情梗概:80年代初,五個女生一起住進了東南大學中文系某宿舍。但入校第一天,耿直的匡亞蘭就與來自高干家庭的辛甘為床鋪發生了爭執。班干部宋歌悄悄找來老師,兩人卻和好了,事后大家都認為宋歌是在搗鬼。學校本來同意給是孤兒的匡亞蘭甲等助學金和生活補助的,但因宋歌的片面匯報,使她的助學金降級了,匡亞蘭只得到碼頭搬磚以維持生活,同學們憤怒地去找校長告狀。后來匡亞蘭意外地發現,原來辛甘的媽媽就是曾經拋棄自己的母親……

  拍《女大學生宿舍》的時候,因為是第一次拍戲,我的壓力非常大,攝影師趙俊宏、副導演辜朗暉對我提供了很大的幫助。在審美方面我們非常一致,都是有一點唯美主義的。我一直覺得青春題材的片子都應該拍的美一些,因為年輕就是美,青春就是美,任何年齡段都沒有這個階段那樣勃發生機,那樣的和大自然融為一體。不僅是在青春片里,我的唯美傾向在我所有的影片里都有所表現!杜髮W生宿舍》的劇本取材于一個短篇小說,是我們廠的一個老編劇寫的,理念很陳舊。當時我帶了20本劇本去了北大,交給他們學生會的文藝部長。他就找了一些中文系的、歷史系的和哲學系的同學,把劇本給他們去看,然后準備第二天大家一起來討論。但是第二天早上一個人也沒來,這個文藝部長把劇本還給我,說劇本不值得一談,不值得討論!然后我去了北師大,他們中文系的老師看了之后也說這個劇本不怎么樣。這之后我又到了我的母校中戲,中戲的學生也說“史老師,你拍這個戲要砸的!”當時我的心情很陰沉,很痛苦,因為這是自己的第一部戲啊,我希望從劇本開始就有人贊美肯定的,這樣我還有希望和干勁啊,要不然就要等很多年才能輪到我拍。后來我又帶著劇本去了武大,就在那改劇本,改了兩個月。那兩個月是我非常艱難的時候,整天在房間里踱來踱去的,人家都吃完了,才拿著飯碗去食堂。

  劇本改好后,學生們對我的劇本不甚滿意,提了很多意見,這時候我的腦子開始發昏了。最后一直到了杭州,我們廠長徐桑楚在那休養,他說你把本子給我看看,我都不敢拿出去。這時候因工作需要看過劇本的我們的道具說你怕什么,從我手里搶過本子交給了他。徐桑楚看了之后非?隙,他說寫的很好,我的心稍稍定了些。我記得當時他讓我拍的時候,廠里也有很多意見,說我出身不好,有海外關系等等。徐桑楚心里也沒底,畢竟逆潮流用我。等看了劇本,直至第一批樣片出來,他才說,“我心里這塊石頭總算落地了!”之后他對我一直很關照,我真的非常感謝老廠長。

  在定影片風格的時候,我又犯了難。這時我的兩個朋友,就是電影學院的倪震和韓曉磊,他們對我說:史蜀君,你就按青春片來拍!在這之前我不太了解青春片,而后我就集中地看了一批這方面的電影,很有收獲。于是我就加了很多洋溢著青春的鏡頭,包括開學第一天、校園外野炊、宿舍的嬉鬧、晚會上跳舞等,都是按照青春片的基調來拍的。同時,在影片結構方面,為了拍出青春片的感覺,我沒有按照女主角的恩怨關系去形成鎖鏈式的情節,沒有上下呼應的因果關系,而是把它的結構調整成板塊狀的,每塊戲之間其實是平行的。這種分散的塊狀結構比較難把握,因為它的戲劇沖突不強。但是我把青年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表現的非常充分,如果太注重情節的話,我就不可能把這種青春感、跳躍感表達的很豐富。即使現在來看,這部影片也不覺得陳舊,這與我比較大膽的采用這種散文式的塊狀結構不無關系。

  我所塑造的匡亞蘭這個人物形象,是我們這部影片最有價值的人物。她很具有代表性,她的身世代表了我們過去的一些歷史的烙印和心理創傷,而且她又很窮困。這樣的孩子一般都是很消沉的,她比較沉默,有一些不愿意向別人傾訴的東西,但她卻選擇了執著地去奮斗。我著重刻畫她這種自強不息的精神,從而來宣揚一種積極進取的人生觀和價值觀。

  選景的時候,我們選了很多大學,浙大、交大、武大都有,但最主要場景的都是在武大拍的,因為我在湖北省歌劇團呆過,對武大的整個地理外貌以及學子的狀態是非常熟悉的。我覺得武大是最能體現這部青春片風格的,主要是因為它有山勢,有湖水,建筑也非常好,這樣我的鏡頭運用就活了嘛,畫面上也好看,而且學生們在那跑上跑下的,活力四射的這種感覺也就出來了。但是在武漢拍的最后一場很重要的戲卻出了問題,就是幾個女孩子在江邊一起搬磚并且關系和解這場。頭一天我們去看的時候,感覺景很好,于是就把七萬塊磚以及后景的輪船都布置好了。但等到我們去拍的時候卻傻了眼了,長江漲洪水了!原來我們布的景都沒有了,被弄得一塌糊涂,大家都大眼瞪小眼的瞪著我,問我該怎么辦,而且當時還有幾百個群眾演員啊,所以我的壓力非常的大。就在我們討論怎么辦的時候,江水又漲了兩公尺。時間緊迫啊,我們立即拍板決定,當場改劇本,終于齊心協力完美地結束了這場重頭戲。

  選演員的時候,我們當時選羅燕來扮演匡亞蘭,還是有些猶豫的。我們在房間里討論,攝影師的聲音很大,他說羅燕的鼻子有些歪,形象不行。之后羅燕就去我家里問我情況,我說我們再考慮考慮吧。她后來告訴我,她那天聽見我們在房間里面的討論了,她當時覺得自己已經沒希望了。所以當她從我家出來的時候,走出弄堂,大概有三五十米這樣的路程,我看見她的背影,走的很沉重。一個女孩子有沉重的背影,蠻打動我的,我就決定用她了。

  樣片出來后,北京方面來的人看了認為很有問題,提出來大概有兩張紙的意見,譬如說穿牛仔褲、談理想,還有一點愛情萌芽的東西,他們都認為這是一種“精神污染”。雖然制片主任當時沒把這些告訴我,但是我有感覺,所以壓力大的不得了。后來在上海的工人文化宮放的時候,有很多工人評論家說,這些大學生怎么這個樣子啊,穿著這種衣服,還談戀愛,整天嘻嘻哈哈的,上課還跟老師開玩笑!工人農民養活了你們,你們怎么可以拍這種影片呢?當時我就蒙了,門在那里都找不著了。當然,到后來這陣風也就過去了。陳荒煤他們都非常支持我,說這部片子特別清新,好久沒有看過這么清新的片子了,畫面的質量也好,這幾個人物處理的很活,性格反差也比較鮮明,我們這才安下心來。

  影片公映之后,我去參加在北京的一個國際電影研討會,斯科塞斯等大牌都來了。我們有次去爬長城,底下就有一群大學生從下面喊,史蜀君!史蜀君!那是第一次有人知道我的名字,而且在這些大牌的面前叫出來,我覺得很滿足,也很幸福。后來我們去捷克參加卡羅維·發利電影節,放映的時候我覺得我的這部片子怎么這么差啊,就如坐針氈,心里沒底。但是大家看完以后突然爆發出一陣陣的掌聲來,都是站起來鼓掌的。有個蘇聯的女評委說我的影片拍的很真實感人,她年輕的時候,也有過匡亞蘭這樣的經歷。所以評委們就給了蠻高的分,我就得到了一個處女作導演獎。這是中蘇交惡二十年以來,卡羅維·發利電影節第一次給中國電影頒獎。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