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追憶史蜀君 >> 正文

文字和人一樣真性情

2016-12-26 來源:新民網 作者:殷健靈

  我是通過電臺主持人、作家淳子引薦認識史蜀君導演的。史蜀君的名字在我們這代人心里,有著特殊的意義——她和女性主義電影、青春、少女情懷聯系在一起,她的電影里,有著讓我感覺親切卻又無比浪漫的情調與氛圍,加之我業余寫作青少年文學,總覺得和史導會有很多共同話題。

  但真的見面,并沒有聊專業話題,甚至沒有多聊電影。生活中的她,是家常平凡的,她是一個多么熱情、善良、質樸的人,總是能從平常的生活里發現驚喜。哪怕是一個剛剛認識的新朋友,只要說起身體有哪里不適,她便馬上用她獨有的“數字療法”教你被袪除病痛,她說得那么誠意、真摯,不由你不相信效果的神奇。我聽她和淳子聊起兩人共同經歷的生活片段,那是細碎、溫暖而又動人的。史導邀請淳子在陰郁的雨天聽花開的聲音,在那間位于建國路的老洋房里,頹舊的陽臺、種在舊臉盆里的花、一人手里一碗香噴噴的熱干面……淳子說,這一切也許并不浪漫,但她真的聽到了“花開的聲音”。

  我終于還是忍不住和史導說到了電影,說到了少女時代的記憶。后來,我試探著問,能不能為“夜光杯”寫一些您所經歷的電影時光呢?史導沒有馬上答應,只說,想一想。過了一段時日,2011年8月13日,史導給我發來了一篇沒有署名、也沒有題目的文章,講述1984年夏天,她帶著影片《女大學生宿舍》參加卡羅維·發利國際電影節的事兒。影片放映時,影院倒是坐滿了,但沒想到的是,緊接著開始了讓她無比煎熬的120分鐘漫長時光。劇場里異常安靜,觀眾什么反應也沒有,可怕的沉默幾乎讓她崩潰……“你們看不懂嗎?”“我突然埋怨起報送影片的電影局來了,換個別的片子不行嗎,叫我來出這份洋相!觀眾的沉默粉碎了我全部的自信!”然而,當影片放映結束,燈亮時,“后面的觀眾竟然像通常形容的那樣,響起了經久不息的掌聲,他們全站著,滿臉笑意地等著我回頭,我已經忘了自己的表現,好像有些感動,更多的是意外。原來你們是看懂了的,你們也太含蓄了!”這是一篇筆墨樸素相當生動的回憶文章。我將它取名《東方女導演的第一次造訪》,第一時間在“夜光杯”上發表了。

  我請史導繼續寫,但她惜字如金,加之性情淡泊,之后只寫過一兩篇。但只要《新民晚報》需要她,她總是傾力支持,后來,她又數次接受我責編的“談話”欄目的采訪,談青春電影,談不同年代的精神偶像。在她那里,聽不到輝煌逝去的失落與抱怨,也少有言辭消極激烈的批判,她是平和清醒的。很多年前,她和母親去電影院看了一場電影,發現影院里只坐了四五個人,她很傷感……

  其實,史導,每個時代都會有獨特的精神記憶,它們并不會隨著歲月更迭而消失,正如您所創作的青春片將留存在一代人心中,永不磨滅。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