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追憶史蜀君 >> 正文

曾經的“青春”代言人逝去 追憶史蜀君

2016-12-26 來源:新華網

  她曾是中國青春片和女性題材電影的開拓者,她曾是改革開放后探索拍攝瓊瑤系列影視作品的先行者,她還是發掘周迅等新一代女演員的銀幕伯樂……女導演史蜀君14日在上海逝世,享年77歲。她的離去,再度引發文藝界對于青春電影未來之路的探討。

  “青春三部曲”曾轟動上世紀80年代

  在上影廠老一輩工作者的記憶里,史蜀君堪稱中國女性導演的杰出代表之一。20世紀80年代,她創作的“青春三部曲”《女大學生宿舍》《失蹤的女中學生》《夏日的期待》曾在校園里、社會上產生轟動效應。她善于通過散文和白描手法,講述現實主義題材的青春故事,在當時就大膽觸及青春期叛逆、校園戀情、城鄉差異、醫療事故等社會新話題,作品深受觀眾喜愛。

  據上海電影家協會副主席石川介紹,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女性導演拍攝青春片和女性題材電影本身就很罕見。受到徐桑楚、謝晉、舒適等老一輩電影人的耳提面命,史蜀君逐步形成了自己的拍攝風格,并憑借《女大學生宿舍》獲得卡羅維發利國際電影節導演處女作獎,成為中國“第四代導演”中的代表人物之一,其作為女性導演的成就在今天的“第五、第六代導演”中也是鮮見的。

  拍青春片需要一顆“童心”

  在今天豐富多彩的中國電影市場上,青春片再度火起來,但千篇一律故事情節,也一直為觀眾所詬病。史蜀君導演的辭世,也讓不少青春片的愛好者,重又回憶起史導的風范。

  “史導不止是拍青春片,她本身就很青春,是‘青春’的代言人!痹谑ǹ磥,史導特別善于用女性的視角來觀察生活、表現生活,她一直懷著一顆“童心”,所以拍出來的都是正能量。

  在中國電影界,人們時常會回憶起,史蜀君引導周迅走上大銀幕的那段往事。據上影廠工作人員回憶,上世紀90年代,史導籌拍電影《小嬌妻》,她堅持使用新人周迅,希望給銀幕帶來新氣息。當時史蜀君已到了準備退休的年齡。

  “有一次她一個電話風風火火把我叫去上影廠,先在辦公室里向我很得意地展示了她發現的新面孔——周迅的造型,而且很推崇這個女孩的現場表演,那神情就是如獲至寶的樣子,眉飛色舞好像一個孩子!辟Y深媒體記者陸蘭迪回憶道。

  期待新一代青春片再出發

  近年來《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匆匆那年》《萬物生長》等以“回顧”為主線的國產青春片收獲了不俗票房,但同時,人們總覺得新一代青春片雖然熱了,卻總還少了一些什么。

  相比《我的少女時代》《初戀這件小事》等進口青春片,《少女哪吒》等帶有新生代導演個人思考的國產青春片,所引發的社會關注度仍很有限。而且,在實驗性電影創作中,“女導演+女性題材”的青春片能最終走進院線放映的,仍是鳳毛麟角。

  老電影人許朋樂感慨:在史蜀君導演去世前不久,她還曾打來電話,推薦一個劇本,“言語中,她對電影依然癡情不改,只是聲音失去了往日的清脆”。

  一些電影人也還記得,史蜀君生前曾自我解讀她個人的青春片創作。她曾說,“我自己一直在思考,怎樣通過影片把道德、正義等美好的東西,表達給觀眾”,“無論女導演、男導演,關鍵是要千方百計拍出好作品來”。

  在送別史蜀君的同時,文藝界也期待新一代青春片能再出發。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