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沈寂:他是滿腹掌故的“故事大王” >> 正文

與張愛玲的交往

2017-01-06 作者:韋泱

  時下,健在的大陸作家中,見過張愛玲芳影的,已經寥寥無幾。而與張愛玲早期有過多年交往者,則非沈寂先生莫屬。近來在給年逾九旬高齡的沈老先生撰寫年表中,斷斷續續聽他談及張愛玲,前后有八年之久,像打撈歷史的碎片,漸漸拼接出一段他與張愛玲不算太短的文緣軼事。今年適逢張愛玲(1920—1995)仙逝二十周年,謹此為上海文壇前輩呈上心香一炷。

  康樂酒家,首次見面

  康樂酒家,坐落在靜安寺路上(今為南京西路北側,原美術館舊址),當年是一家頗為有名的高檔餐館。

  一九四四年八月二十六日下午三時,由《雜志》社主辦,在這里舉辦了一次評論張愛玲及其《傳奇》的座談會,《雜志》當年九月號以《〈傳奇〉集評茶話會記》為題,對座談會作了較為詳細的報道。沈寂作為“新進作家”,以谷正櫆的名字,也在邀請之列。當時按姓氏筆劃排列,他第一個出現在出席者名單中,接著是炎嬰、南容、哲非、袁昌、陶亢德、張愛玲、堯洛川、實齋、錢公俠、譚正璧、蘇青!峨s志》社出席的是魯風、吳江楓兩位,《新中國報》記者朱慕松作記錄。

  座談會由吳江楓主持,他的開場白簡潔扼要:“此次邀請諸位,為的是本社最近出版的小說集《傳奇》,銷路特別好,初版在發行四天內已銷光,現在預備再版,因此請各位來作一個集體的批評,同時介紹《傳奇》作者張愛玲女士與諸位見面,希望各位對《傳奇》一書發表意見,予以公正的與不客氣的批評,在作者和出版者方面,都非常歡迎”。

  作為座談會主角的張愛玲,這天涂著口紅,穿著橙黃色的綢底上裝,戴著淡黃色的玳瑁眼鏡,臉上始終露著微笑,可見這天她的心情之好。主持人話音一落,她便從座椅上欠了欠身,聲音低低地說:“歡迎批評,請不客氣地賜教”。接著大家自由發言,幾乎是一片贊揚聲。年方二十的谷正櫆,直言不諱地說:“在中國封建勢力很強,對付這勢力有三種態度,一是不能反抗,二是反抗,三是不能反抗而將這勢力再壓制別人。若《金鎖記》里‘七巧'就有以上第三種人的變態心理,受了壓迫再以這種壓迫壓子女”。

  一圈人發言下來,主持者請張愛玲“說幾句”。張愛玲有點故作謙虛地說:“我今天純粹是來聽話的,并不想說話,剛才聽了很多意見,很滿意,也很感謝”。座談會至此結束了。柳雨生本在邀請之列,因故未到,他特地把書面發言寄給了張愛玲,即轉到編輯手上,及時得以在報道中一并刊出?梢娮髡邆儗@次座談會的重視。

  這是沈寂第一次見到張愛玲。雖然彼此沒有直接交談,但在一張桌子上,算是面對面了。

  登門拜訪,以釋前嫌

  其實,正式見面前,沈寂與張愛玲常常在紙上見面。一九四二年,時在復旦大學讀二年級的沈寂,創作第一篇小說《子夜歌聲》,在顧冷觀主編的《小說月報》刊出后,一發而不可發。第二年在周瘦鵑主編的《紫羅蘭》第七期上,刊發小說《黃金鋪地的地方》。而這一年,張愛玲從〈紫羅蘭〉第二期至第六期,連載小說《沉香屑》。主編周瘦鵑“深喜之,覺得風格很像英國名作家毛姆的作品”?梢哉f,《紫羅蘭》是張愛玲最早贏得文名的刊物。同年,沈寂在柯靈主編的《萬象》第九、十一、十二期上,連續發表了《盜馬賊》《被玩弄者的報復》《大草澤的獷悍》三篇小說,得到柯靈的好評,在第九期《編后記》中,柯靈推薦道“這里想介紹的是《盜馬賊》,細讀之下,作者自有其清新的風致。沈寂先生是創作界的新人,這也是值得讀者注意的”。而張愛玲的小說《連環套》,當年也在《萬象》上連續。她的《心經》,還與沈寂的《盜馬賊》同時刊登在九月號上。在柯靈的眼中,張愛玲與沈寂,是《萬象》的重點作者,也是有發展前景的青年作家。

  一九四三年底,在親友們為沈寂與女友朱明哲舉辦完定婚宴的當晚,日本憲兵突然逮捕了沈寂。原因是沈寂的中學同學蔣禮曉僥幸出逃后,在其家的日記本上,查到沈寂的名字。四十余天的監獄生活艱苦難熬,包括上“老虎凳”。沈寂咬牙挺住,終因沒有確鑿證據,于一九四四年二月被釋放。沒過幾天,有人打電話給沈寂,輕聲說你進過憲兵隊,不宜再給《萬象》投稿,以免牽連刊物和柯靈,但可轉而為《雜志》寫稿。果然不久,《雜志》編輯吳江楓寫信給沈寂,向他約稿。沈寂寄去小說《敲梆梆的人》,吳江楓說作品即可發排,但以后要改個筆名,不能再用過去的沈寂。兩人推敲一番,最后定名為谷正櫆。之后《王大少》《沙汀上》《挖龍珠》《淪落人》《大草原》等小說相繼刊出。當年八月,《雜志》舉辦過一次筆談專輯:“我們該寫什么”,作者有疏影、譚惟翰、張愛玲、谷正櫆、朱慕松、錢公俠、譚正璧等十一人。按來稿先后排序,張愛玲、谷正櫆為3、4,正巧登在同一版面上?梢哉f,這是他們“零距離”在一起。盡管,只是見名不見人。從《紫羅蘭》《萬象》到《雜志》,兩人紙上見面不算少哪!

  但是,在康樂酒家所見的真人第一面,沈寂并沒有給張愛玲留下好印象。沈寂發言里有“變態心理”四個字,這正是張愛玲極為反感的字眼。她聯想到不久前看到的迅雨(傅雷)文章《論張愛玲的小說》(刊《萬象》一九四四年第十一期),也批評她的《金鎖記》:曹七巧“戀愛欲也就不致抑壓得那么厲害,她的心理變態,即使有,也不致病入膏肓,扯上那么多的人替她殉葬”。張愛玲進而聯想到,有變態心理的作者,筆下才會出現有變態心理的人物。這谷先生與迅雨先生,可是一鼻孔出氣,串通好專門找她的茬。她越想越氣悶,就把這一想法悄悄與吳江楓嘀咕了一通。吳江楓聽后很是吃驚,覺得事情不妙。作為《雜志》編輯,又是那次座談會的主持人,他不希望張愛玲的情緒受到影響,如此,對《雜志》以后的編輯工作也無好處。吳江楓很快把張愛玲的想法轉告了沈寂。怎么辦呢?兩人商量時覺得,從刊物這邊說,張愛玲惹不得,她不但是《雜志》臺柱子,更是上海灘當紅女作家。從沈寂這邊來說,一句老話說的是“好男不跟女斗”,應該消除張愛玲的誤解。從吳江楓這邊來說,張與沈,都是他們重要的依靠對象,只能是“和為貴”。這樣,在吳江楓的建議下,決定登門解釋一下為好。

  一日下午,約好時間,沈寂跟隨吳江楓去了赫德路195號愛丁頓公寓(今常德路常德公寓),電梯直達六層樓。顯然,吳江楓是熟門熟路,可見他是這里的?。張愛玲乍見吳江楓帶著谷先生進門,已心知肚明,笑臉相迎:何不給谷先生一個臺階下哪。張愛玲年長沈寂四歲,自然有大姐的姿態,舉止落落大方,這使心里有點忐忑不安的沈寂,很快消除拘謹,言談自如。三人東拉西扯,說說笑笑,從座談會談到正在喝的咖啡味道,談到市面上的行情。前后坐了約一個來小時,絲毫不見張愛玲有什么不愉快之處。張愛玲由此曉得,谷先生常常以“沈寂”筆名發表作品,谷先生與迅雨的評論文章毫不搭界等等。作為女人,張愛玲敏感,小資,自視甚高。但她畢竟是才女,聰穎,得體,又善解人意,“到底是上海人”的張愛玲,的確“拎得清”。

  在張府,沈寂見到了她的姑媽張茂淵。另外,還見到了胡蘭成。雖是一瞬間,沒有說上話,但證實了外界傳說的張愛玲與胡蘭成的關系。

  不久,還有一次沒有成功的“義演”,也與張愛玲有關。吳江楓想以《雜志》名義,舉行一場義演,請電影導演費穆執導根據秦瘦鷗小說改編的話劇《秋海棠》。劇中角色全由《雜志》作者扮演,譚惟翰飾秋海棠,張愛玲飾羅香綺,谷正櫆(沈寂)飾季兆雄,石琪(唐萱)飾一軍閥。吳江楓說,請大家來義演,不是科班演戲,而是文人粉墨登場,這是義演真正的“賣點”。第一次召集會的地點,就在康樂酒家。大家悉數到場,張愛玲戴一副茶色眼鏡,穿素色綴淺紅花點的旗袍,一聲不響地坐在后面。費穆給各位分配好角色,關照大家抓緊背臺詞后,就散會了。后來,又集中過一次,導演石揮、白文也聞聽趕來?墒,張愛玲不知何故,沒有到場。這次義演,未知是否因張愛玲不太熱衷,最終不了了之。

  一九四四年十二月,張愛玲將中篇小說《傾城之戀》改編成話劇,由朱端鈞導演并首演于新光大戲院,沈寂好友舒適演范柳原,羅蘭演白流蘇。沈寂獲知演出信息,特地買了花籃,題上祝演出成功的賀詞,當天購票觀戲并獻上花籃。第二天,吳江楓專門來電,轉達張愛玲對沈寂的謝意。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