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沈寂:他是滿腹掌故的“故事大王” >> 正文

寫老上海的行家里手

2017-01-06 來源:新民晚報

  在上海老作家中,今年九十高齡的沈寂顯然是個異數。他的人生大起大落,極富戲劇性。年輕時在白色恐怖籠罩下,他轉到蘇南加入新四軍。在大學讀書時因參加學生運動,被關進日本憲兵隊上刑罰。他搞過兒童文學,后來寫小說、編刊物。他寫的長篇小說受到香港電影界的關注,曾經被請到香港當上了電影編劇;厣虾:蟾漠旊娪熬庉。他骨子里是一位作家,在老上海,他與當時活躍于文壇的柯靈、張愛玲、徐訏等不少作家交往頻繁,也熟悉商賈巨富如黃金榮、杜月笙、哈同等“大亨”、“大班”,成了寫老上海人物的行家里手。

  當年柯靈請讀者注意:“沈寂先生是創作界的新人!

  沈寂,原名汪崇剛,浙江奉化人,1924年9月生于上海。沈寂說他的命運頗為坎坷。先父原是奉化的農民,斗大的字不識一升,13歲到寧波打鐵,16歲到上海當碼頭小工,五六年后成了工頭。于是他想,還不如自己去當商人。夢想居然成真,他成了上海灘上數一數二的棉花商。由于父親與海上聞人虞洽卿的關系頗深,因此沈寂上的是寧波同鄉會開辦的第十一小學。那天他坐著家中的自備車到校,一進校長室就看到大亨虞洽卿端坐其中。虞洽卿一見老友之子來了,十分高興地把他抱入懷中,命他寫自已的名字。當沈寂寫下自己的大名后,虞洽卿高興地一拍大腿,用濃重的寧波話說:錄取嘞!

  沈寂從小就喜歡電影。父親知道他有這個愛好,每次去電影院總帶著他。當時卓別林的影片差不多都看了,像《勞萊和哈代》之類的默片他也看過很多。父親喜歡看動作片,《金剛》《人猿泰山》這些片子放一次看一次,而且每次去影院,不是大光明,就是大上海,二輪影院從不去。

  沈寂還喜歡看中國片,像阮玲玉、胡蝶等明星演的電影他都看。沈寂說,最初的童年、少年時光里,電影伴隨著我,帶給我驚奇和歡樂。

  不過,沈寂的文學生涯是從寫小說開始的。早在復旦大學讀西文系時,他就與后來成為外交家的王殊等同學組成了文學社,編輯油印刊物《青的果》。他的第一篇小說《暗影》刊登在顧冷觀主編的《小說月報》上。1942年,是他走上文學之路關鍵的一年。這年,他寫了小說《盜馬賊》寄給由柯靈主編的上海老牌雜志《萬象》?蚂`先生一看,很是欣賞。但大作家多了個心眼,這會否是作者的偶然之作?于是要沈寂再寫幾篇。沈寂遵命連寫《大草澤的獷悍》《被玩弄者的報復》兩篇小說寄了過去?蚂`一讀,且是不同題材之作,大為叫好,知道作者非同尋常。于是當即決定在該刊當年9月、10月、12月連續三期刊出。這在《萬象》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蚂`并在編后記中推薦道:“這里想介紹的是《盜馬賊》,細讀之下,作者自有其清新的風致,沈寂先生是創作界的新人,這也是值得讀者注意的!

  初涉文壇,就遇到了柯靈這樣一位文學引路人,沈寂甚感幸運。淪陷時期的上海,形勢愈發吃緊,《萬象》常遭敵偽審查,柯靈不時受到傳訊,直至被捕,刊物難以為繼,至第四年第六期后被迫?;I備復刊時,柯靈為不引起敵偽注意,舉薦沈寂擔當執行主編,編輯部就設在沈寂寓所?蚂`答應掛名“編輯人”,并積極給刊物組稿,先后多次將師陀的歷史小說《李定國及其他》等稿件交與沈寂。

  沈寂沒有辜負文學大家的期望,自己的創作沒有停下。其間,《撈金印》《兩代圖》《鹽場》《紅森林》等小說集先后出版。

  朱石麟:“香港三年,是沈寂電影創作的黃金時期!

  1948年夏天,沈寂收到香港永華影業公司的一紙信函,原來,他的兩部長篇小說《紅森林》和《鹽場》被看中,擬購買版權改編電影。

  這樣,1949年初,沈寂來到香港,到永華公司擔任電影編劇。這是一個新行當。他只得從電影ABC學起。他鉆進攝影棚,看電影拍攝全過程,一看就是一整天。他第一個登門向導演程步高先生求教。程先生向沈寂推薦柯靈的《海誓》《春城花落》,以及陳西禾的《火葬》,并特地放映這三部由他執導的影片,讓沈寂將劇本與電影對照著學習。沈寂還求教于朱石麟、費穆、岳楓、季萍倩等前輩導演。他是個聰明人,從電影劇本如何分場景,到鏡頭如何組合成“蒙太奇”,他很快就掌握了。沈寂說,我就這樣一邊看電影一邊琢磨,從實踐中總結了很多理論與技巧。

  在香港不到三年時間中,沈寂先后為永華、長城、鳳凰等影業公司編寫了《狂風之夜》《神·鬼·人》《白日夢》《中秋月》《蜜月》《一年之計》《水紅菱》等十余部電影劇本。尤其是他與著名導演朱石麟合作,以弘揚中國傳統倫理道德及民間風俗禮節為題材的《一年之計》,在1956年獲得中國文化部頒發的1949—1955年度優秀影片榮譽獎!吨星镌隆酚1988年被香港《電影雙周刊》評選為中國十大名片之一。

  沈寂在香港還與舒適、孫景路、陶金、劉瓊、龔秋霞等演員友好合作。他跟他們交上了朋友,聽到許多電影逸事,此為其后來寫作提供了極豐富的資料。

  1949年,新中國的誕生使港英政府非常緊張,對在港居民設下種種限制:不許升五星紅旗,不許唱國歌,禁止五人以上集會,禁止有進步傾向的宣傳等等。然而,沈寂與香港進步影人卻以一片赤誠愛國之心,以自己的一腔熱血創作出一部部精湛的電影作品。沈寂參加了由著名作家司馬文森等發起成立的進步組織“香港電影工作者學會”,開展義演、募捐等愛國活動。

  當時,永華公司的經營正走下坡路,連續三個月發不出員工工資。沈寂和導演楊華與廠方反復交涉,表現出他深切的愛國之心和不畏強權的正義感。斗爭最終獲得了勝利,廠方發還欠員工的全部工資。然而,沈寂與楊華卻收到了“茲將兩人開除”的通知。

  1952年1月10日凌晨,睡夢中的沈寂被驚醒,屋外闖進持槍的三條大漢,自稱“香港警署”,讓沈寂跟他們“走一趟”。就這樣,沈寂被押進一輛囚車,開到了羅湖邊界。警察向他出示告示,宣布:“因不受港督歡迎,終生驅逐出境!迸c沈寂一起被港英政府無理驅逐的還有司馬文森、劉瓊、舒適、楊華、白沉、秋梵等電影界人士。前方是深圳邊界,邊防戰士一聲“祖國歡迎您”,讓沈寂他們熱淚盈眶,激動不已。幾天后,他們回到了上海。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