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陸谷孫:漫步英文世界的老神仙 >> 正文

白發先生陸谷孫

2017-01-09 來源:南方人物周刊 作者:李曉婷

  著名教育家、翻譯家,復旦大學杰出教授陸谷孫先生因病醫治無效,于2016年7月28日下午13時39分在新華醫院逝世,享年77歲。

  白發先生陸谷孫

  在復旦二教的走廊里,65歲的陸谷孫先生背著手,微笑地望向窗外說,我還是沒有話語權啊,都被剝奪了。聲如洪鐘,花白頭發飄揚著。

  一生研究莎士比亞成癡,2006年將要出版的《莎士比亞史講》是多年心血的集成。

  他主持編寫的《英漢大辭典》,被董橋形容為“不可一日無此君”,英美的詞典專家評論這是“遠東最好,也是世界范圍內較好的雙語詞典之一”、“具有超世紀的生命力”。

  當年,他父親陸達成和董浩云一道在航運公司里打拼,因為割舍不下對故土的眷戀,從香港上到北京,在中國科學院做了許多年的法語翻譯。在洋行工作,和外國人打交道,卻愛穿唐衫,習性上完全是個舊式的傳統中國文人。

  和父親相似,陸谷孫也是這樣的一束矛盾。自小學過俄文、法語,從大學開始,就沒有離開過復旦英語系。

  操一口中庸的英語腔調,既不像倫敦口音,也不是美國音調,而是無意中在英美兩個世界兩頭討喜的“超越大西洋”的英語。中西學養都同樣深厚,固守傳統道德和個人原則,戀家,固執,鐵齒。學院送去美國的公派留學生逾期不返,對方學校又不放人,陸先生就主動寫了信去跟校長理論,堅持要對簿公堂。對方來訪的時候,他也固執地拒不相見!白钭屛疑鷼獾氖,原則被破壞了。人要做得剛正!

  妻子和女兒10年前相繼拿到了美國綠卡,已經離不開美國的主流生活,陸先生自己卻堅決不愿申請,去美國、英國不下10次,每次出去都不可遏止地想家!耙坏角锾,秋蟲叫起來了,就想到小時候在余姚斗蟋蟀的情景!彼虼艘粋人生活著。無論冬夏,風雨無阻,黃昏時分穿行復旦校園是他每天恒定的行程,幾乎成了一種儀式。

  白發先生陸谷孫

  由陸谷孫主編的第一版《英漢大詞典》

  《新英漢辭典》受到紐約時報高度關注

  人物周刊:您學習外語的方法是受父親的影響?

  陸谷孫:我想是。我強調得多一點的就是模仿,學外國人的腔調。

  人物周刊:我們這個年代比較容易,但您讀書的時候正趕上“文革”,去哪里模仿?

  陸谷孫:有兩個“專家”每個禮拜來講一次,兩個都是左傾人物,一個是《白求恩大夫》電影里頭演白求恩的,還有趙丹的《林則徐》里面演外國奸商的那個人,他參加過西班牙內戰,腳部受傷,是個左派,親共的。我比別人強一點的是,不知疲倦地,就算是廢話也跟著念。全是廢話啊。突破比較大的是我在研究生教試點班的時候,要聽一個材料——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的一個講話,錄音效果差得不得了,我就把每個詞都聽出來,然后再一句一句給學生去聽。

  我們五年級的時候——那時是五年制嘛,高校教育秩序恢復,有一個文件下來,念書的時間就有保證了。我開始如饑似渴。到了暑假,人家都回家了,7個人的房間突然變成我一個人的自由王國了。那個暑假看書不分晝夜,把阿加莎-克里斯蒂全部看掉,還有福爾摩斯,然后興趣慢慢轉到歷史,轉到新聞。

  人物周刊:那些書從哪里找到的呢?

  陸谷孫:圖書館。那時候上海有一個“四人幫”的寫作組,寫作組里有兩個人是我的同行,他們需要翻東西給“四人幫”看,比如美國中央情報局換人了,他馬上就要知道這個人的經歷,因此他們需要這樣一個翻譯,知道我英文比較好,就叫我做,沒有報酬的。這對我提高英語水平幫助極大,因為我會碰到各種體裁和題材。

  人物周刊:都是上面指派下來的?

  陸谷孫:指派給我的。我的要求是,我給你翻可以,但有個條件,你得讓我看那本書!拔母铩碑斨形业臉I務沒有中斷。

  人物周刊:后來編辭典的時候,有機會看到更多原版書嗎?

  陸谷孫:沒有這么多了。但我在看他們的書的時候,摘錄了很多很多東西,再把這些東西“走私”進《新英漢辭典》,所以《新英漢辭典》里有很多新詞是我放進去的。

  人物周刊:他們叫你編詞典,又不給你任何材料,怎么編呢?

  陸谷孫:當年他們要你編辭典就是“急工農兵所急,想工農兵所想”,編出一個“赤腳醫生”、“針灸療法”之類的東西,就可以了。如果按照他們這樣的設計去編的話就完蛋了,就是因為我們“走私”,曲線救書,這本書才能賣到1000萬冊。

  人物周刊:現在還在賣嗎?

  陸谷孫:現在是新的版本了,經過了大的修訂。第一版還有什么“堅決批判劉少奇的修正主義路線”,1975年出的。好在很多新的東西也進去了,比如streaking,裸跑,美國校園里盛行的裸跑,那時候剛剛開始,watergate也進來了,水門事件有關的詞匯也收了好多。所以我們這個詞典一出版,紐約時報就發表評論說:它是中國的政策聲明。因為我們反對劉少奇,還有“赤腳醫生”這樣的詞條。與此同時,他們覺得在中國有一批人,就像美國的中國通一樣,在注視著美國。

  白發先生陸谷孫

  1962年,陸谷孫與父親在杭州西湖留影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