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陸谷孫:漫步英文世界的老神仙 >> 正文

陸谷孫:漫步英文世界的老神仙

2017-01-09 來源:中國教育報 作者:楊 茜

  

  陸谷孫,復旦大學外國語言文學學院教授。主要從事英美語言文學的教學、研究和翻譯工作,專于莎士比亞研究和英漢辭典編纂。主編《英漢大詞典》《中華漢英大詞典》。

  我覺得知識分子有一個特點,就是精神上要做貴族,生活上可以草根一點。

  一個好教師一定要有表現欲,我承認自己有表現欲,甚至“一腔老血還會激動”。

  好多東西我都是受了莎士比亞的熏陶,他也培育了我孤傲的精神。我特別喜歡哈姆雷特的一句話:我可以置身在胡桃殼里,卻是無限的主人。

  ------陸谷孫

  聽說要采訪,陸谷孫教授猶豫了一陣。一是由于積病初愈,又忙著手頭《大中華漢英詞典》的編寫。二是他向來不愿意標榜自己,接受采訪很多是出于記者的熱情和執著。他在生活中低調謙和,對工作卻格外地追求完美,這樣的精神成就了一位為中國英語教育開啟現代先河的英語大師,也見證了中國最權威、最浩大英語工程——《英漢大詞典》的誕生。

  陸谷孫是個徹底的文人,他不愿自稱學者,他說自己只是個知識分子。一間復旦教師宿舍,一堆寫滿英文的稿紙,一部厚達幾十公分的詞典,一幕蕩氣回腸的《李爾王》,一首普希金的詩,一曲收音機中的柴可夫斯基,便是陪伴他一生的摯友。

  他趕上了最好的時代。父親嚴苛,以令人贊嘆的蠅頭小楷譯出部分都德小說集,幼時飽讀詩書,少時又愛上外文;他師從徐燕謀,信寄錢鐘書,與友玩味莎劇,代國對話港督。

  他也遇上了最壞的時代!拔母铩眲邮,他被劃為“裴多菲俱樂部”,變相隔離,發配編詞典,與親人兩岸相隔,卻讓他找到人生樂趣,獲得一生最大成就,編出《英漢大詞典》。

  如有一天,你在復旦校園看見漫步綠蔭下,鶴發童顏,念念有詞,吐出標準流利英文的老人,你一定要停下來,走近這個時代堪稱大師的Old Ginger(老姜)——陸谷孫教授。

  編詞典編出了樂趣

  

  被排字工人戲稱為“打翻墨水瓶”的詞典校樣。

  在復旦大學外文學院的辦公樓,陸谷孫的辦公室在走廊的第一個房間,F在他因為身體緣故已經很少來上課,但這塊寫著“陸谷孫”的銘牌和旁邊四五張精神奕奕的照片氣場依舊,像堅挺的樹根一般,蔭庇著整個英文系。

  這樣的氣場不光來源于時間的堆積,更多的還是來源于在外院每個老師辦公室書架上都安靜放置的那本大部頭——《英漢大詞典》。它黑白封面,沒有過多的裝飾,只落兩行工整肅穆的中英文書名,除此外,便剩下左上角的標注:主編陸谷孫。

  1991年,這本從“文革”時期開始編寫的第一部完全由中國學者獨立編纂的大型雙語工具書終于出版,它被香港學者董橋形容為“不可一日無此君”,英美的詞典專家評論這是“遠東最好,也是世界范圍內較好的雙語詞典之一”“具有超世紀的生命力”。

  在這部看上去低調簡單卻獲得無數殊榮和尊敬的《英漢大詞典》背后,是陸谷孫打拼30年的努力,雖然當時走上編詞典的道路看上去不是那么情愿。

  “‘文化大革命’一開始我是‘保守派’,然后是‘逍遙派’,1970年‘一打三反’時被揪出來。那時候專門抓集團,他們認為我們外文系很要好的幾個人是一個小集團,是‘裴多菲俱樂部’,就把我們隔離起來!

  1970年前,陸谷孫和幾個早在研究生期間就認識的外文系老師都比較喜歡英美文學和莎士比亞,常常在一起談讀書,交流寫作心得,打橋牌唱歌,唱的都是蘇軍紅旗歌舞團的那些歌曲,也有英文歌,看看英美小說,活得十分逍遙。然而這在1970年,并不被認為是“先進”,陸谷孫從同事那里拿到一些原版小說給學生們講,成了“放毒”的導火索。如果人生分四季,1970年之前,他都一直活在春天里。

  陸谷孫被打倒隔離的那天,正在為女兒辦滿月酒,家里已經支起了圓臺面,要請客吃飯了,突然來了兩個紅衛兵,讓陸谷孫卷起鋪蓋,帶上糧票,押他去了學校。這時已然是“文革”后期,關了他5個星期之后,便不了了之,沒有定性說是人民內部矛盾還是敵我矛盾,陸谷孫后來笑著說:“這個辦法很厲害,就把你掛著。是不是有問題,拿捏在群眾手里!

  于是他被派到了新英漢詞典的編寫組,到1976年,陸谷孫開始參與《英漢大詞典》的籌備和編寫;1986年,陸谷孫被正式任命為《英漢大詞典》的主編。傳說在歐洲,懲罰一個人的方式就是讓他去編纂詞典,而這在陸谷孫眼里,卻成了一份樂事。他在《英漢大詞典》前言中寫道,有志于詞典編纂的學人“會從單調、煩瑣、繁重、艱辛的勞動中發掘樂趣,尋求報償。樂趣在于遨游英語語詞的海洋,報償在于翱翔英語文化的天地”。

  實際上,編詞典在一般人看來是枯燥無味的,在《英漢大詞典》編寫的過程中,編寫組人員最多時據傳高達“108將”,而最少的時候只剩下17個“老弱病殘”。這期間有人出國,有人下海,有人直接換工作,陸谷孫甚至參加過幾次同仁的追悼會。在這樣的情況下,陸谷孫硬是找到了編詞典的樂子,他總是跟年輕的學生和老師強調讀書的重要性,自己更是手不釋卷,各類英美小說,從古至今,無一沒有他研讀過的痕跡。他為了這本詞典定下三條規矩:一不出國,二不兼職,三不另外寫書。直到1991年《英漢大詞典》大功告成,全書4203頁,1500萬字。陸谷孫在校對完最后一頁后,開玩笑地寫下了“zzz”作為全書結尾,意為詞典編成,可以睡覺去了。

  對英美文化的熱愛讓英語在陸谷孫眼中不再是字母的拼湊,而是如美妙音律一般可以解悶,可以享受,可以玩味。在妻兒拿到美國綠卡后,陸谷孫對故土留戀,還是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做點什么。他說去了美國,自己也就沒了用武之地,最終他還是孤身一人留在復旦,他說孤獨不是痛苦,是一種靈感的催化劑,這美妙音律陪伴了陸谷孫伏案桌前的每個晨昏。

  孤獨的催化劑大概在晚上才最為有用,陸谷孫喜歡凌晨看書,白天睡覺,學生們都知道過了中午十一點才能去敲老師的門,但上了年紀之后的身體狀況,讓他對自己的這個習慣不再那么自信。從去年開始,陸谷孫的身體響起警報。

  他的學生高永偉說到一個細節。前段時間,一位臺灣學者前去探望剛出院不久的陸谷孫,陸谷孫正在家中飯桌旁吃飯。飯桌左邊放一碗粥和高高三層的藥盒,飯桌右邊是一沓十幾頁的稿紙,是他正在進行的《大中華漢英詞典》的修訂稿件,臺灣學者看到后,心生感慨,這樣的人不稱為大師,何人敢稱?這是對事業多大的熱愛和決心,才能讓這個年逾古稀的老人還不愿給自己放個假?

  說到《大中華漢英詞典》,陸谷孫是帶著遺憾的。1991年編完英漢詞典的他去香港,遇到搞對外漢語的安子介先生,安子介跟陸谷孫說,既然編了英漢,為什么沒繼續搞漢英?像你英語這么好,不繼續搞漢英可惜了,林語堂、梁實秋他們英漢、漢英都做過。這句話一下子激發了陸谷孫做漢英詞典的想法。他少時跟隨父親,古文功底深厚,對中文也有一定造詣,每次出入外埠書店,都覺得現有的漢英詞典不夠好,有些甚至很“山寨”,便決心要編出一部“圓滿”的漢英詞典,不僅能作為學英語的工具書,也能幫助外國人學習漢語。1999年,陸谷孫帶領學生和其他同行一起開始了《大中華漢英詞典》的編纂,本打算能夠盡快做好,但過程中編組人員的一系列變動讓陸谷孫也無可奈何,至今也未能將第一卷出版。

  “我最高興的事情,就是平時自己琢磨一些詞語,發現它們既能在漢英里用,又能在英漢里用!标懝葘O深知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況不能再親力親為,像30年前一樣帶領編寫組沉浸其中,他最常做的事情,就是不停地發現和琢磨雙用詞語,用他深厚的古文功底翻出一些巧妙的詞語,一撥一撥地整理好,發給編寫組。

  作為英語大師最閃亮的一個光環,陸谷孫并不認為編成《英漢大詞典》有多么值得驕傲。說起編這本詞典獲得的尊重和榮譽,他淡淡地說:“存者附得虛名,殊深內訟!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