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畢春芳:春華秋實滿庭芳 >> 正文

母親畢春芳是這樣的人

2017-01-12

  母親先是下放在干校勞動,后來被發配到豆制品廠做工人,干了多年。休閑無聊時,我有時就在家把她當我的模特,習畫寫生……“文革”后期動蕩相對平靜后,有一天,一位朋友悄悄送回母親和戚雅仙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灌錄的《梁!访芗y唱片,我躲到父母的臥室,關起門來,聽得如癡如醉。我太喜歡了!

  我最早聽母親在舞臺上演唱,是在娘肚子里的“胎教”。1956年,母親懷我在身,正在虹口的群眾劇場火爆上演《玉堂春》。那時每天進出后臺時,上百觀眾守候等待,往往會前擠后擁,母親有孕第三個月,便在臺上見紅,差點沒了我。后來,我和《玉堂春》繼續保持著緣分——1980年夏天,我準備出國留學,母親正復演這部名劇,她在“三堂會審”一折中和蘇三之間更有強烈互動,表演節奏把握得十分出彩。母親說起自己在《玉堂春》里所扮演的王金龍,老是得意洋洋,認為她和戚雅仙不光把京劇這部戲的精髓發揚光大了,而且演活了人物。

  上世紀四五十年代,母親是女子越劇鼎盛時期出類拔萃的少壯派。她個性鮮明,戲路寬廣,博采眾長,慢慢成為了五大小生流派的創造者之一,也無愧于“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繼承人”稱號。我的童年充滿看她排戲和在后臺玩耍的各種樂趣,被她帶進帶出戲院,潛移默化受熏陶,雖然我長大后的職業發展軌跡與母親的藝術生涯幾乎沒什么重合,但她夸我繼承了她的藝術細胞、懂她的專業和藝術。母親老是提起,我四五歲時看了她們排練的《三笑》(母親扮演的唐伯虎讓這部《三笑》成了越劇輕喜劇的重要里程碑,有一次花樓坐席里有人看戲看得笑暈過去,需要叫來救護車送醫院)后,竟然能立即畫出“大犢”和“二刁”的可愛形象,令劇團同事們贊嘆不已。

  “文革”初期,家里被迫銷毀了所有母親的劇照和任何相關的音像資料,因為連夜燒照片,把衛生間的浴缸都熏成黑的。那正是我的中學年代,我曾經極力掩飾家庭背景,生怕別人提到母親。母親先是下放在干校勞動,后來被發配到豆制品廠做工人,干了多年。休閑無聊時,我有時就在家把她當我的模特,習畫寫生……“文革”后期動蕩相對平靜后,有一天,一位朋友悄悄送回母親和戚雅仙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灌錄的《梁!访芗y唱片,我躲到父母的臥室,關起門來,聽得如癡如醉。我太喜歡了!母親和戚雅仙的《梁!,既繼承了前輩越劇人和舞臺大姐們的長處,又追求創新,難怪當年能讓這么個骨子老戲煥發青春,引起轟動,作為經典被繼續愛戴和流傳。1979年,母親終于能重返她心愛的舞臺了。她和老搭檔戚雅仙同臺的第一個亮相,就是獻演這出膾炙人口的《梁!桥_會》,演出地又回到了她們曾被“打倒”的瑞金劇場,現場感人至極。那一晚,我們全家都在后臺陪伴著母親,為她鼓勁,為她驕傲。

  之后,母親和戚雅仙第一部合作復排的大戲是《血手印》,這是她們1957年上演的經典。復演前最后排練,有幾天母親腰不舒服,我陪她從陜西路的家,一路走去瑞金劇場,堅持上臺,劇場內外的工作人員全都仰慕地看著她的一招一式,那一幕我至今想來都會感動。當時母親雖然53歲了,卻憋著一股沖天干勁,表演依然爐火純青。演出中,她和戚雅仙搭檔飾演林招德和王千金,珠聯璧合,母親曾經自豪地說,她倆的行腔咬字,可以做到讓觀眾無需看字幕就能完全聽明白。

畢春芳與戚雅仙

  八十年代中期,我已旅居加拿大,有一次在多倫多遇上一位哈爾濱的來訪者,偶然提起母親,說在電視上看過她主演的《賣油郎》,非常喜歡。連北方人都著迷母親表演,令我大吃一驚。那個時候,母親的老姐妹們大都已經力不從心,她卻還提攜著下一代,繼續挑大梁頻繁地演出,不斷翻新經典劇目,傾力地推動著越劇事業的發展。1989年初夏,她在袁雪芬帶領下,作為小生臺柱,參加中國越劇藝術團赴美國訪問,我先飛到上海為她們送行,后又專門飛到紐約陪伴她,觀看了她們在林肯藝術中心的演出。母親和傅全香演《贈塔》,和金采風演《盤夫》,和張小巧演《后見姑》等。她演得真開心啊。

  母親在圈內出了名的有人緣,蓋在于她謙讓隨和,尤其和戚雅仙半個多世紀的舞臺合作中,她倆互補長短,從不為小節計較。我們畢、戚兩家曾經住在樓上樓下,都差不多成了“直系親屬”,下一代之間關系也十分親密。我甚至一直稱戚雅仙為“親娘”,我兒子出生時,戚雅仙搶在我母親之前先趕到產院來抱這個孫子。母親的幾部攀上藝術巔峰的劇目如《王老虎搶親》等,分別是當時配合戚雅仙上北京出席會議,或在她自己不便演出時克服困難全力配合,并由母親承擔和領銜整個劇團運轉責任的作品。這不光反映她們的團結一心,更反映超前的市場意識,自負盈虧的膽識,不吃“皇糧”的決心。母親臨終前不久還告訴我,她們當時一見票房低于七成,就會研究換戲。她們演的戲數量非常多,只有繼續演著、精益求精的,才會被保留下來。這是劇團的傳統——“合作越劇團”的老同事們回憶,在1966年被迫停演之際,劇團擁有八十多萬元人民幣的盈利現金,這在全國文藝界都是罕見的。

  母親到了晚年,體力逐年衰退。每當和她談起藝術事業,她總會精神振奮,我也會和她分享我從當代人角度對她一生成就的分析觀點,她很愛聽。今年年初,電視臺導演和她的幾位弟子們提出想要為她辦一場隆重的紀念演出。母親對于自己是一輩子謙遜低調的,開始反復推辭說不要。鑒于她身體虛弱,我們子女也不希望她勞累過度,但我們知道,舞臺藝術其實是母親生命不可分割的部分。在最后得到她認可之后,家人參與了出謀劃策,在盡力保護她健康的前提下,讓她盡可能參與準備工作。7月13、14日,在天蟾逸夫舞臺的《春華秋實滿庭芳》演唱會上,許多親友前來陪伴、看護她上臺亮相。遺憾的是,14日那天受嚴重雷雨天影響,機場所有航班起降困難,我當天中午12點到香港機場登機,結果半夜12點才抵達上海,沒有能趕上母親那隆重的舞臺告別環節。好在7月21日,電視臺節目組在家里為母親做了她最后一次專訪,那天,我有幸扮演了采訪者——我問,母親答,留下了不少如今看來精彩而珍貴的回憶內容。相信,當節目播出時,觀眾都會生出感嘆和欣慰之情。

  從母親病重住院到逝世,只有兩個星期,我們兄弟倆舉家匆匆從國外趕回上海,陪伴母親度過最后的時日。她被送進重病監護室到離開人世,只有一天時間。母親從不愿意麻煩別人,連親生兒子們都不想勞煩,老是說,不要影響你們的工作啊……是巧合還是母親心愿所系,她離去前那短短兩個星期,居然還“選”了我們休假不上班的日子。突然失去母親,我們感到太突然,她走得太快了。雖然九十高齡,可母親實在不像個老年人——她那音容笑貌,始終青春常在。

  母親去世后,我工作上頭一次出差是去杭州。那是我從小隨她和親朋好友最常去游玩的城市,留下了無數的溫馨故事和照片。那更是母親經典劇目《白蛇傳》的故鄉,她那憨厚淳樸的“許仙”形影,迷倒了一代又一代越劇觀眾,她那纏綿繚繞的“娘子”呼喚,喚醉了成千上萬的男女老少。此時,母親不在了,杭州依然美麗……

  母親的精彩不光在于她的舞臺人生,更在于她的人生舞臺。她不追財勢,不貪虛榮,為人正直,簡簡單單。她用舞臺上的文化和舞臺下的人生影響了許多人,母親這一生,圓圓滿滿。

  母親已為人間留下福樂,我相信她正在為天堂增添春芳。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