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茅盾:用文字推動國家和民族前進 >> 正文

關于茅盾的名和字

2017-02-13 來源:文新傳媒 作者:王爾齡

  鐘桂松先生的《重訪茅盾故鄉》(刊2016年7月4日“筆會”),讀來趣味盎然。鐘先生與茅公有鄉誼,并且曾在故地工作多年,此文娓娓道來,筆底又帶感情,頗具可讀性。

  這里要說的是他的智者千慮之一失。文中敘及茅公誕生時,游宦于廣西梧州的曾祖父沈煥,得到曾孫出生的喜訊,“一大群燕子在其住所上空飛翔,沈煥認為這是吉祥的兆頭,所以親自為這個曾孫取名‘燕昌’,大名德鴻,字雁冰!边@段話里,應可商榷者三:其一,“德鴻”是譜名,能否稱作“大名”?其二,“取名燕昌”,是茅公的“又名”否?其三,“字雁冰”舊時“幼而名,冠而字”,難道他生下來就有“字”?以下擬陳鄙見。

  茅公的譜名德鴻,一直又作學名,甚至在北京大學預科畢業后進入商務印書館編譯所時仍以譜名示人;倘以譜名稱作“大名”,這個稱謂詞是把尊稱如“尊姓大名”移作尋常稱謂使用了,尤其是自家人不會把初生之幼者美譽為“大名德鴻”的。

  “取名燕昌”的“名”乃是乳名,或曰小名,徑稱“取名”似乎就是又名了。茅盾《我走過的道路》說,“我這個小名從來沒有用過,家中人自祖父母以下從來不叫我小名,而叫我德鴻!表槺阍僬f一句:小名乃是乳名,不能由此產生“大名”這個說法,猶如我們只有“小說”的名目卻無“大說”,有“小”何嘗必定有“大”;又比方說,雖有“硬幣”一詞卻無“軟幣”之稱,無需稱名必求成對。

  “雁冰”誠然是茅盾的字,但非生下來就有,更非他的曾祖父所取。古人說,“名以正體,字以表德”,按說“冠而字”,茅盾是未及冠年就有字,是他自己取的。1911年秋季,他從湖州府中學轉學到嘉興府中學,從他的生年1896年數起,是15足歲,舊時以虛歲20歲為冠年,他總角之年已有字,在嘉興府中學堂所填的姓名、字、里籍、家庭地址的表格上,他自書:

  沈德鴻燕斌桐鄉烏鎮東棚

  這段史料,載在浙江省立第二中學校友會于“民國二十一年春”為紀念“母校成立三十周年”編印的《校友錄》。該校的前身即嘉興府中學堂,今名嘉興中學。上引史料我已抄錄在《茅盾的早年生活》(孔海珠和我合著,湖南人民出版社1986年出版)。出書后曾郵奉鐘桂松先生請指正。茅盾自填的字為燕斌,乃是他初字雁賓的改字;至今留存的他鈐于少年時代《文課》上的自刻印章!吧虻馒櫋、“德鴻”、“雁賓”可證他初字雁賓。前人取名、命字往往互相關涉,《禮記·月令》云“鴻雁來賓”,他既名德鴻,“德”字是排行,譜名中用“鴻”,正宜以雁賓為字。至于他轉入嘉興中學堂時自填字燕斌,乃是一音之轉;后來任《小說月報》主編,又改字雁冰,以字行,遂以沈雁冰為世人所熟知。盡管改“賓”為“冰”已與“鴻”不相應,也不管它了。

  我要感謝鐘先生的垂念。他與錢振綱先生共同主編、由臺灣新北市花木蘭文化出版社出版的“茅盾研究八十年書系”將《茅盾的早年生活》列入其間。鐘先生研究茅盾頗多建樹,碩果累累,我雖叨長幾歲,自愧不如。今撰此小文,意在以一得之愚作芹獻,倘可補智者千慮之一失,于愿已足。鐘先生或者只是一時疏于查考所致,我當遵從“不賢者識其小”的古人明訓,姑且寫出,至于當否還請方家賜教。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