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劫波渡盡丹心存---梁國斌 >> 正文

與長征無緣的人

2017-02-21 來源:文匯報

  1

  我的父親梁國斌是一位沒有經過長征的“長征干部”。

  “文革”初期,我與幾位中學朋友計劃沿著長征的路線步行一年的時間,沿途做社會調查,也算圓我父親的夢。才走了一個月,上海爆發了“一月革命”。聽說家中已被造反派進駐,父母被上海公社的各造反組織輪番批斗。我們不得不趕緊打道回府。從此之后,我陪著爸爸寫了一年的各類檢查,直到他被抓到北京,關押在北京軍區看守所。

  爸爸被審查的歷史問題之一就是:為什么逃避長征?沒想到我想圓的長征夢居然是爸爸的惡夢。這段歷史的檢查,我替他寫了一次又一次,背也能背出來了,就是通不過。有一天他氣不打一處來:“什么逃避?他們是突破重圍跑出去的,要我們堅守根據地,說他們很快會打回來。我怎么會知道,主力紅軍已經撤走了?我們還以為自己是在主戰場的主力紅軍呢!

  一九三四年的十月,為掩護紅一方面軍的撤離,為執行當時“左”傾的黨中央下達的堅守陣地的命令,留守的紅軍部隊在閩西與數十倍于我的武器精良的國民黨軍隊展開了殊死的肉搏戰,終于寡不敵眾,一個月就全軍覆沒,痛失所有根據地。

  惟有撤出根據地的長征部隊躲過了與國民黨的正面沖突,虎口脫險。為了躲避國民黨的圍追堵截,紅軍四渡赤水,最后在遵義確定了挺進大西北的戰略方向。而陜北離當時日本鬼子盤踞的東北相隔十萬八千里,“北上抗日”是歷史書上記載的,而不是紅軍被迫離開閩西根據地的初衷。

  留守在閩西的父親和他新婚一年的愛妻(前妻)在槍戰中都被打傷,從此分離。受傷的父親先是受到當地鄉親的保護,但是在嚴密的搜查下,父親不愿再連累他們,以至于被民團抓住。后來,民團為將我父親轉交政府軍,路途中將他關在一個柴房,使他得以在夜里逃跑。在一年多的大逃亡中,父親在深山老林里被蛇咬過;因饑不擇食,吃野果而中毒險死;逃到香港后又被人出賣,不得不偽裝成農民在鄉下養豬……

  但他卻在一次次的劫難中堅持找到了他堅信的黨。一九三六年,我爸爸才從當地報紙上得知:“紅軍主力到達陜北,毛澤東成了紅軍的統帥!痹诿珴蓶|揮筆寫下:“長征是歷史記錄上的第一次……它向世界宣告,紅軍是英雄好漢”的時候,爸爸這個與長征無緣,為了長征部隊的突圍幾乎喪生的人,哭得像個淚人:“紅軍還在!”以后,經地下組織的聯絡,父親在一九三六年回內地,加入了南方游擊隊(新四軍前身)。

  爸爸的這段歷史,組織上早就調查過,做過結論?稍陂L征勝利后的三十多年,這個無緣長征的人再次受到無端的懷疑,以至爸爸在寫檢查的那些日月里,常常仰天長嘆:“我當年要是像洪常青(《紅色娘子軍》里的黨代表)那樣跳了崖,哪里還會像今天這樣沒完沒了地被批斗、檢查?”

  2

  “文革”結束后,爸爸的秘書把專案組搞去的一堆材料送到家里。爸爸當時住在醫院里(他在監禁時得了肺結核)。我不記得是什么萌發了我去翻看那堆材料的念頭,也不知怎么一下子就看到了爸爸在一九五六年寫給前妻的一封信。我實在太驚奇了:“什么?原來媽媽不是他的第一個!”但當我再讀下去的時候,我那顆好奇心卻被震撼了。當我到醫院探視爸爸的時候,我大概用了一種誠懇得使他不能不把這段故事講給我聽的語調,結果,他不僅沒有罵我,還把我帶進了他的年輕時代的回憶中。

  一九三四年,五次圍剿開始的時候,爸爸剛剛結婚一年。他的年輕妻子吳春秀是一個有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身材小巧玲瓏,活潑可愛的紅軍小干部。她愛打籃球,槍法很準。爸爸與她是自由戀愛,部隊里的同志都認為他們是天賜的一對。爸爸在回憶時對吳女士的贊美之詞,使我可以想見這對新婚小兩口的甜蜜。他倆在一個部門工作,紅軍長征時,他們也都被留下來駐守。他們曾經打退過國民黨軍隊的數次進攻。終于,在一次反擊戰中,吳春秀帶著一支隊伍突圍,再也沒能回來。有人說親眼看見她倒下……可爸爸和戰友們多次返回陣地都沒找到她。以后駐地的紅軍失守,爸爸經歷了上一節敘述的一年多的逃亡生活。

  直到一九三七年以后,新四軍軍部在皖南駐扎,爸爸才算有了短暫的穩定。他又開始托人打聽、尋找他的愛妻,夜里更是無數次地夢到她的出現。媽媽告訴我,就是后來與媽媽結婚以后,爸爸每年十月的某一天,都會很難過地回憶他與前妻被打散那天的情景,媽媽很理解他的心情,總會默默地陪著他,和他一起悼念這位犧牲的女英雄。

  二十年以后,過去的都過去了。爸爸媽媽和我們五個孩子在北京有了一個熱鬧而溫馨的家。誰知道爸爸的一位在福建省工作的戰友一九五六年在山區訪貧時發現了吳春秀。當她聽說爸爸還活著,而且還當了京官時,泣不成聲……原來她在那次戰斗中受傷被俘,后來又被人販子賣到廣東,成了一個山地農民的妻子,與這個農民生了一個兒子。但好景不長,農民得病早死。她,一個寡婦帶著兒子含辛茹苦以種田為生。解放后,她才回到福建老家。這位傷殘的婦女頑強地生活著,期盼著奇跡發生。我可以想見,當她得知自己失散的前夫在北京當官,那種悲與喜,那種對不同命運的感嘆。當我父親得到這個消息時,也是激動不已,多少年的盼望、等待、失望,直至絕望,可她又突然出現了——一個不是夢的夢!她的故事,她的命運,使爸爸無法平靜,他徹夜未眠寫下了那封感情至深的信,也就是我在退回的檔案材料里看到的通過福建省政府轉去的信。爸爸也寄去了我們全家的照片和一筆錢,而且定期地寄錢過去。新的婚姻法使父親不可能在與媽媽結婚后與這個雖然沒有離過婚的前妻復婚。爸爸做了一些工作,說明這是戰爭造成的遺憾,是千千萬萬人都受到的戰爭創傷。媽媽對吳女士也寄予了深切的同情,她陪爸爸到福建老家看望奶奶時,請吳女士也去相見。

  爸爸回憶當時他們見面的情景:他遠遠地看到一個農村婦女,一瘸一拐,緩緩地走來,淚水像斷線的珍珠,怎么也止不住。兩個人淚眼模糊地長久地注視著對方,而無言以對……爸爸說他怎么也不會相信那是他無數個夜晚夢到的美麗、熱情的吳春秀。她變得遲鈍,有著四十多歲的婦女所不該有的蒼老,她的傷殘的腿上留下一個時常淌膿的創口……他和她的這次經歷了日思夜想二十四年煎熬的相見,是兩顆不同命運的心的相遇:一個是經過戰爭洗禮的高級干部,一個是帶著戰傷流落鄉間的農婦——歷史就是這么無奈,命運就是這么不公!他們惟一的這次長征以后的相見,也成了爸爸在有生之年與吳春秀的最后一次相見。從此以后,爸爸想到她就痛心,就憐惜,但那個漂亮的女紅軍再也沒有在他的夢中出現過。

  我早就想過,如果我有機會見到吳阿姨,我一定要聽她講她的曲折的經歷和她內心的感受。在我有一天萌發寫小說的愿望時,那一定是非常感人的素材。但是,我終于見到吳阿姨時,卻是在爸爸的追悼會上。一位了解爸爸這段經歷的老秘書與媽媽商量后,讓治喪委員會給吳春秀發唁電。在追悼會已經結束,全家在幕后向父親的遺體最后告別時,突然從前廳傳來撕裂人心的哭聲,接著,一位瘦小的老人被攙扶進來。她幾乎是撲倒在爸爸遺體旁,捶胸頓足,口中念念有詞地哭著,唱著,幾度氣絕……她的悲傷,如同決堤的江水,沖刷著淤積在心里近半個世紀的苦與痛。

  原來在她收到唁電后,趕了三天路,誤了客車,就搭貨車,一路上拿著報上登的爸爸的遺像請求幫助。她的一顆誠心,總算讓她在最后的一刻和父親告了別。細心的媽媽看到吳阿姨穿得單薄,立即買了幾套衣料給她做衣服。在我們陪媽媽去賓館看望吳阿姨的時候,她那鄉村婦女外表下的堅毅和獨立的神情,深深地吸引了我。她是那樣地達理,沒有提出任何要求。雖然我早想與她重溫舊事,可我怎能在這時再去擾亂她那顆受傷的心?而且我自己也沒有心境去完成這件事。何況由于口音的障礙,我們連寒暄的話都難以說通。這成了我的又一大遺憾。

  許多年過去了。不知她的晚年過得如何?不知她是否還健在?

  3

  我的故事僅僅記載了兩個與長征無緣的人。當我在青海農牧區插隊時,我還遇到過一些當年被馬步芳軍隊打散而流落當地的老紅軍。除了他們的鄉音,已分辨不出他們與當地農民的不同。當年的我崇拜英雄,曾經狂熱過,追求功利過。但是當我越多地了解到成千上萬的人那被人遺忘了的,說不上可歌,卻是可泣的真實經歷,我的心被震撼了,越發感到了自己的淺薄。那些失去了青春、理想、愛情和生命而被有意或無意排除在英雄史冊中的人們,那些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正直的人們,引起我深深的思考……但愿這塊多難的土地自此長治久安,但愿我們的下一代再不會寫出像我這樣的沉重的故事。

  是的,長征宣告了紅軍是不可戰勝的,但是這是以犧牲了十倍的兵力換來的勝利。

  駐守根據地的全部以及參加了長征,但還沒走到陜北就犧牲的、被俘的和散落的紅軍,至少達二十七萬人之多……在長征勝利七十多年之后,在大多數的無論與長征是否有緣的紅軍已經作古的今天,我寫下了這篇沉重的文字,以了卻我心中那揮之不去的感慨。

  歷史,不僅僅是勝利者的頌歌……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