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張聞天:一個塵封垢埋愈見光輝的靈魂 >> 正文

生命中的最后十年

2017-03-20 來源:《大往事·縱橫歷史解密檔案》 作者:葉匡政

  張聞天生于1900年,江蘇南匯(今上海浦東新區)人,原名應皋,字聞天。張聞天系中國共產黨早期的重要領導人。1959年被錯定為反黨集團成員,文化大革命中受盡迫害,于1976年7月1日含冤病逝。由中國文史出版社出版作者葉匡政所著的《大往事·縱橫歷史解密檔案》一書,講述了張聞天生命中的最后十年。以下為書中相關章節全文摘錄。

  風暴襲來

  從1965年11月批判《海瑞罷官》到1966年5月撻伐“三家村”,“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開始緊鑼密鼓地發動起來。自1959年廬山會議以后,用張聞天自己的話來說,他“過的是脫離群眾、脫離黨的直接領導并聽候黨的長期考察的孤獨生活”。他的政治局候補委員的身份從未罷免過,但是,他看不到中央的文件,無從知道圍繞著對《海瑞罷官》的評論有怎樣復雜的斗爭;更不用說,對于從《二月提綱》到《五一六通知》黨中央高層領導的尖銳分歧,他也是一無所知。但是,借評海瑞的“退田”、“平冤獄”來批判“單干風”、“翻案風”的文字,在報紙上連篇累牘,張聞天感受到政治氣壓越來越低,一場政治風暴將要來臨。在生活待遇上,張聞天也漸漸等同于一個一般干部了。1965年11月,中央辦公廳主任楊尚昆調出北京。不久,張聞天被吊銷了“供應卡”,接著就撤掉了“紅機子”,后來又搬走了一日三餐不可缺少的煤氣罐,這一切預示著什么呢?

  1966年6月1日晚8時,按毛澤東的指示,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播發了北京大學聶元梓等7人的一張大字報《宋碩、陸平、彭云在文化革命中究竟干些什么?》,“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熊熊烈火一下子就點燃起來了。張聞天竭力使自己的思想跟上“革命”的形勢。6月11日,他給毛澤東并黨中央寫了一封短信,表示自己要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繼續深入學習毛澤東思想,使自己進一步革命化。8月初,他開始在《關于歷史唯物主義的一些問題》的總題目下面寫“學習筆記”,力求從哲學高度來理解發動這場“大革命”的目的、任務和必要性。他萬萬沒有想到,這會是一場給黨和人民、給共和國帶來巨大災難的內亂。他這時也完全沒有想到,厄運臨頭竟會這么快。他不知道,他已經被放到“橫掃”之列。1966年7月12日,審查他的專案委員會已經向黨中央、毛澤東建議:撤銷張聞天中央委員、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的職務,開除黨籍,在報刊上公開點名。

  8月9日,張聞天按通知到三里河國家經委禮堂開會。踏進會場一看,方才知道是所謂“聲討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孫冶方大會”。原來在前一天(8月8日),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通過了《關于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即“十六條”),經濟研究所的造反派跟得很緊,在公布“十六條”的這一天,就召開這個“斗垮”走資派、批判反動學術權威的大會。

  早在1964年秋,康生等人就誣指廬山會議“罷官”后到經濟研究所當“特約研究員”的張聞天同經濟研究所所長孫冶方結成“反黨聯盟”。所以,這天的大會開始不久,張聞天就被揪上臺,掛上一塊大牌子,戴上一頂高帽子,站在孫冶方的旁邊。隨后,又有不少人被揪上臺來,時值盛夏.擠在一起,酷熱難當。擠軋之下,張聞天的高帽子扣到了額下,更加悶熱。張聞天血壓高,又有心臟病,他竭力支撐著,彎腰低頭站了一個多小時,終至昏厥,一頭栽倒了。他被拖到后臺,造反派中一個女的,還惡聲惡氣罵他:你別裝死,你死不了!張聞天慢慢蘇醒過來以后,造反派又不讓他休息,仍舊拖到臺上,罰站挨斗。這次斗爭會持續5個小時,他回到家里向夫人劉英敘述經過,感傷地說:今天差點兒回不來了。

  當張聞天從第一次沖擊中緩過氣來的時候,他想到應該給毛澤東寫信。8月22日,他寫信給毛主席并中央,報告8月9日被斗情況,說明“自己覺得我還是一個要革命到底的共產黨員,我還是想改正錯誤,改造自己,并繼續為黨做點工作的人”,并表示“我對革命前途永遠是樂觀的,我沒有任何悲觀失望的理由”。9月5日又寫一信,都毫無結果。

  9月8日,中央辦公廳將張聞天的工資關系轉出,放到了經濟研究所。這樣一來,經濟研究所的“革命造反派”就更加放手大膽地對他進行批判斗爭了。

  12月7日,經濟所的幾個造反派組織聯合召開了批判斗爭張聞天大會,“勒令”他會后寫出“檢討書”。接著,經濟所的造反派頭頭又闖進景山后街甲1號,抄了張聞天的家。他們逼著張聞天打開保險柜,將他1960年底到經濟所后寫的文稿合訂本和十幾本“讀書筆記”一齊抄走。1967年1月25日,張聞天又被經濟所造反派揪去,戴帽、掛牌、游斗。

  沒完沒了的批判、斗爭,無休無止地持續著。張聞天已經年近70,高度近視加白內障,血壓高達200/120,心絞痛不時發作。但是,他不能休息,也得不到治療。無論風沙撲面還是烈日當頭,他都得懷揣月票,手提書包,在如潮的人海中,倒換兩次公共汽車,趕到經濟所去接受審問、批斗。

  批判、斗爭在1967年夏季中央文革發動包圍中南海揪斗劉少奇的日子里達到了高潮。

  1967年7月26日,北京航空學院和北京地質學院紅衛兵聯合召開群眾大會,斗爭彭德懷、張聞天等人。會前,周恩來派人向紅衛兵頭頭傳達幾條規定:不許坐噴氣式,不許搞逼供信,不許游街,不要武斗。紅衛兵頭頭根本不聽。他們是受林彪、江青操縱的,是聽命于中央文革的。他們傳達和執行中央文革的指示:對群眾不要限制過多。在大會上搞了噴氣式,狠狠斗了一場不算,還在會場出口處組織一批打手,對面而立,形成甬道,每人向彭德懷、張聞天等人猛擊一下。張聞天被打得滿頭滿臉青包紫塊,當場昏厥。幸虧兩個解放軍戰士眼疾手快,把他拽上了卡車?ㄜ囬_動,風吹起來,張聞天才蘇醒過來。

  還有一次是突然襲擊。這是配合著8月16日《人民日報》公布1959年中共八屆八中全會(即“廬山會議”)《關于以彭德懷為首的反黨集團的決議(摘要)》而進行的。8月21日半夜,忽有一批人逾墻進宅,直闖張聞天、劉英臥室,把他們揪走。直到在一個房間坐定,才知道到了外交部大院。天亮后造反派帶張、劉二人到食堂吃早飯。劉英對著稀粥一動不動,張聞天悄悄說:“快喝點,不然頂不住!焙冗^稀粥,造反派就押著張、劉二人在外交部大院內游斗,他們被揪扯著,跑步上下樓,把外交部大小辦公室、宿舍樓幾乎游斗遍了。下午再開大會斗爭,張聞天受盡摧殘。劉英陪斗,同時受罪。大會開到5點結束,又將張聞天等人押在一間房里。造反派提審,硬逼張承認陳毅是他廬山發言的后臺。張聞天堅決否認,說他的發言完全是自己的思想,與別人無關。搞到天傍黑,張聞天和劉英才回到家里。張聞天撫摸著劉英的手,關切地問她:“頂得住嗎?”劉英寬慰張聞天說:“你看,這不是頂住了嗎?”張聞天端詳了一會,看劉英神色確還可以,就說:“你頂住了,太好啦。批斗的時候我老是想著你,又不能看你,真怕你身體吃不消啊!眲⒂⒙犓@么說.不由得眼圈都紅了。這一對在長征的艱苦歲月中相愛的老革命家,想不到竟被造反派當成了侮辱和體罰的對象。此時此刻,他們真如涸轍之鮒,只能相濡以沫了。

  在那失落了人性的所謂“革命大批判”浪潮中,張聞天的人身安全毫無保障。他成了造反派隨意擺弄、爭相顯示“革命”的工具。當時“造反”已經同“奪權”聯系在一起,有野心的造反派頭頭和幕后人物,要撈取政治資本,制造權勢,最好的一個辦法,就是狠狠斗爭所謂“叛徒、特務、走資派”。毛澤東這時雖再三呼吁“聯合”,要求制止“武斗”,一時也難以控制局面。在這樣的形勢下,張聞天之受盡折磨,真可以說是在劫難逃。

  這時的張聞天,老而病,侮辱加上拳腳,其痛楚非常人所能忍受。然而他默默地忍受著,堅強地挺住,沒有流露出一點消極悲觀。他不厭其煩地寫那些所謂“交代”、“檢討”。一方面,他不能不按當時的流行文體給自己上綱上線,扣上一頂又一頂帽子,另一方面,又寫明事實真相,說明原委,對一些理論問題和歷史問題,決不輕易放棄自己的獨立見解。如果拋開那些空洞的“帽子”、夸張的言詞,那么,這些“交代”、“檢討”涉及的史實和思想仍然有一定的參考價值。例如,在1967年8月28日交出的一份所謂“認罪書”中,張聞天概括廬山會議前后自己的基本思想是:“認為我國農業、手工業合作化和私人資本主義工商業社會主義改造完成之后,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之間的矛盾已經基本上解決了,因而以后的任務,就不再是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而只是社會主義建設了,社會主義建設的基本矛盾,就是生產和需要的矛盾,因此,社會主義建設的基本任務,就是解決這個矛盾,即發展生產,滿足需要!彼治鲎约涸谶@種基本思想的指導下,在社會主義經濟建設問題上有以下6條主張:

  1.強調發展生產力,即把“以最少的勞動消耗,取得最大的經濟效果”,把建立社會主義物質技術基礎,作為建設社會主義的基本任務。這是把經濟放在第一位。

  2.強調改善人民生活福利,強調社會主義國家要同資本主義國家在物質生活水平上,進行“和平競賽”。

  3.強調利用物質刺激,即利用工資等級、獎金制等,來刺激勞動人民和知識分子的生產積極性。

  4.強調價值規律及其他經濟規律的作用,強調一切生產計劃都應服從于經濟規律,而不是使經濟規律服從于生產計劃;強調用經濟方法去領導經濟;以及強調經濟核算、利潤指標等等。

  5.在生產管理上,強調廠長、工程師、專家等的集中管理,反對在生產中大搞群眾運動;反對不斷破壞“舊制度、舊規章”;從此也強調了要向資產階級管理生產的經驗學習,向資產階級專家學習。

  6.主張“平衡論”、“按比例論”、“生產漸進論”,反對“冒進”,反對大躍進。

  在顛倒是非、混淆黑白的“文化大革命”中,張聞天這些探討中國社會主義經濟建設基本規律的思想、觀點,被說成是同黨的總路線針鋒相對的“右傾機會主義路線”,其目的是要反對和修改總路線,把高速度、大躍進的總路線引導到穩步漸進的路線上去,結果是不要群眾運動,取消大躍進云云。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