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張聞天:一個塵封垢埋愈見光輝的靈魂 >> 正文

楊尚昆談張聞天與毛澤東

2017-03-20 來源:《炎黃春秋》

  楊尚昆同張聞天有著將近40年的友誼,稱得上是知己的戰友。2007年為紀念楊尚昆誕辰100周年,我室(中央黨史研究室)一位同志打來電話,說要帶電視臺人來采訪我,約談關于楊尚昆同張聞天的交往,于是從有關材料中找出了一份1986年楊尚昆的一次談話記錄。這次未曾公開發表的談話,是他當時應我們張聞天選集傳記組的請求進行的一次談話,時間是1986年8月30日,地點是北京三座門他辦公的會議室。這次談話由于有張聞天的夫人,同時也是楊尚昆的老戰友劉英參加,共同的經歷,共同的體驗,楊尚昆談興一直未減,話題雖然離不開張聞天,然而實際涉及到黨史上一系列重大事件。而這次談話目前留下的就是這份密密麻麻的錄音記錄稿。如今距離那次談話已經20多年,楊劉二老均已辭世仙去,參加這次談話的編輯組的同志也只剩下兩人,我和編輯組前組長蕭揚。為了不讓這次難得的談話湮沒,便根據這份錄音記錄整理成文。

  上海時期的張聞天

  我和聞天兩個人是四中全會后一起從莫斯科回來的。他一回來就到宣傳部去了。聞天那時的思想也都還是受莫斯科訓練的那一套,和王明差不多。我知道當時許多文件都是他起草的。因此在上海這一段從他思想來說都還是教條的。不過聞天在蘇聯確實算是學得最好的一個,最好的一個是他。一個是王稼祥。博古和我差不多,現炒現賣。博古人很聰明,有捷才,善辯。而聞天是接觸了實際以后才覺得王明這套不行的。

  四中全會王明是反立三路線上臺的,但四中全會后所實行的實際同立三路線差不多,不同的是取消了全國暴動計劃,取消了行動委員會。那時甚至聞天也都還沒有認識農村包圍城市這條道路,搞的都還是以城市為中心這一套,那就是靠罷工、示威,搞“飛行集會”.那時南京路上有個先施公司,我們的人就去那兒先放個鞭炮,然后幾個人高呼口號,于是行人便圍了上來。這時警察就跑來抓人,這樣每次我們都要被抓走一些人。工廠罷工說起來就是起哄,一個工頭打了人,就一個車間馬上停下來。工會也是共產黨的。這樣一鬧巡捕就來抓人。工廠的基礎垮了;謴鸵欢魏,手就又癢了。就這么惡性循環。

  面對這種情況聞天就有些感覺,覺得這種辦法不行。特別是1932年他出席江蘇省委會議的一次講話,他的這種思想表現得最明顯。那時沒有上海市委,江蘇省委就是上海市委,我當時是省委宣傳部長。當然,他當時思想還沒有后來那么徹底。他講得多的還是從工作沒有搞好這個角度說的,總是說沒有準備好啦,太倉促啦。但覺得這樣搞不是個辦法,這一點是提出來了。認為這樣搞下去沒有什么意思。

  淞滬抗戰起來時,上海有十三家日本紗廠同時舉行罷工,也是搞得轟轟烈烈的。因為那些工廠都開在閘北,閘北被日本人一占領,工人們就都跑到租界上來了。工人們都有愛國心,于是就組織一個罷工委員會,為了維持工人生活,就靠“民反”(全稱為“上海民眾反日救國聯合會”一筆者注)在社會上募捐開粥場。每天每個工人可以領兩餐稀飯。有一天宋慶齡通過人向我們表示要捐兩千元,那時兩千元可不簡單,是光洋呵。但這時凱豐就主張不接受,我就主張接受。凱豐那時在團中央,我在江蘇省委宣傳科。我就去跟聞天商量,聞天也主張接受。這樣才把這兩千元接受了下來,那時我們還辦了張報紙,三天出一期。這件事我們還登報公開表示感謝。當時為什么有人不接受,就是說宋是第三黨。那時有個公式,說第三種勢力即中間派,他的欺騙性更大,比國民黨還要壞。這是套的斯大林對社會民主黨那個公式。所以總的說來聞天這一段并沒有完全脫離教條主義,但是實際工作使得他覺得有許多問題需要考慮。

  所以他那時自己的思想活動同他文字上寫出來的東西,已經開始發生距離。他這時有幾篇文章已經可以看出有點想要糾正一些“左”的東西,但是那個思想并不徹底。

  中央蘇區時期的張聞天、博古和毛澤東

  聞天到中央蘇區大約比我早十天。我到了中央蘇區時他正在做報告。我一去就先向小超(鄧穎超)報到,她當時是中央秘書長。報到后她就安排我住處,我一看那個房里還有張床,她告訴我說那是張聞天的。聞天回來一見面就說,你到啦!好好。并說,我那時(指在上海時)跟你說了句再見,就是指的在這里見呀。那段時期我跟他住一起,在那間房子里差不多同住了幾個月。在中央蘇區,起初聞天還是宣傳部長,我那時是宣傳部干事。后來派我去辦黨校(名字叫共產主義大學)時,聞天是校長,我是副校長,不過實際他沒有管。

  在延安這一段或者說在延安后期毛對洛甫看法有一個很大的變化。他也沒有注意到他在遵義會議是擁護他的路線主張的。我覺得他對洛甫有成見。比如洛甫為什么到晉西北去考查?那就是毛主席說了很多挖苦的話,什么“言必稱希臘”,中國的實際一點不懂,沒有調查研究,等等。實際上是指的洛甫,我們都聽得出來。

  編輯組同志問:張聞天本人在1943年《反省筆記》中,曾經檢討初到蘇區時所犯的反“羅明路線”錯誤,但申明自己當時主觀上并未想到為了想要反對毛澤東,而且指出直接領導反“鄧毛謝古小組織”的是羅邁(李維漢)。對此應該如何看?反“羅明路線”時我已經到了瑞金。這一段斗爭我知道是博古發動的,策劃這件事我估計也是博古。那個時候博古叫總書記。為什么說是博古起這樣的作用呢?因為斗羅明時我還在瑞金,起初羅明表現很硬的,并不承認錯誤。那時我同博古都住在一個樓上,博古是同陳云他們兩個住隔壁?吹搅_明不承認錯誤,博古就有點慌了。因為他已經把這個斗爭發動起來了,他不勝利那他不就垮臺了嘛!于是就找了很多人同羅明去說,去勸羅明,說你一定要服從大局,不要這個樣子。后來羅明就承認了,承認是他的錯誤。當然后來整人這個事是羅邁(李維漢),斗鄧毛謝古時我已經不在瑞金,但我知道羅邁一去蘇區就組織了一個組織局,組織局書記就是李維漢,可以說羅邁掌握了生殺大權。所以我估計這件事策劃是博古,具體到整人是李維漢。至于文章嘛是聞天寫的,他那時思想還沒有完全轉過來,當然那時他也只能那樣寫。

  聞天同博古兩個原來在思想上基本一致,后來慢慢地他們兩個就分開了。因為博古堅持教條堅持得比較厲害,他到中央蘇區后就把聞天實際上從政治局的日常工作中排擠出去,叫他到政府當人民委員會主席。我想當時博古有兩個目的,一個目的是把毛架空,你雖然是蘇維埃執行委員會主席,但是按實際的職務來說,具體的工作是在人民委員會,也就是總理那里。這個完全是按照蘇聯的一套來套的。第二你張聞天在政府那邊工作,你就少管中央的事情。然而聞天同博古他們兩個那時一直是有斗爭的,思想也是有所不同。博古比較個人突出,聞天這個人毛主席就說他是書生,他是書生氣重些,但書生氣也并不是一個不好的字眼。這就是說他比較喜歡研究理論,這個人的文筆是不錯的。他去政府工作,這就恰恰給他提供了一個單獨考慮中國革命實際道路的機會,特別是同毛主席接近了。因此我覺得聞天轉變的關鍵是在遵義會議前這一段。不過毛主席起初也沒有同他交心,是慢慢地才交的呵。因為在他的腦子里,博古同洛甫是一條繩子上兩個螞蚱。王稼祥去蘇區去得早,我估計毛大概多少把他的思想暴露的,首先是跟王稼祥。至于對張聞天,他還是先試得試得來的。不過在瑞金他們這幾個之間并沒有什么私人交往。那時候反毛反得最厲害的是任弼時。第一次寧都會議恩來是中央代表團團長,恩來還沒有到,是任主持把毛主席撤掉了。所以毛一直到“文化大革命”之前還講,最后在中央蘇區剩下的一個反對他的就是任弼時。(劉英插話:他真是記得清。┻@個人在這方面是這樣的。所以任弼時如果他不死,“文化大革命”也非整死不可。我覺得聞天那時也從弼時那里聽到過一些反毛主席的話的,開始對他也有一定的影響。弼時那時認為毛主席有些東西不妥當,比如包括肅反他認為毛主席該有責任,但是毛主席從來不認為肅反他有責任。

  我最近想,毛主席在瑞金也有沒有“左”呢?比如說查田運動,你們現在看看有個文件那是很“左”的,那是毛主席主持搞的呀。那時總的當然他不當權,但是他做具體工作,他這個查田運動就是“左”的。(劉英插話:我在于都第二次擴紅,他直接領導我。他給我的批語是誰反對擴紅的就殺。后來又來電話,要三天找出反革命。于是縣保衛局就抓來一批人,硬說人家是“改組派”.我是覺得“左”的。后來是洛甫來了一封信,說反對擴紅的不一定是反革命。我們才把這些人放了。)查田運動的結果是整了一批中農,至于富農那時早就沒有了。那么在這種高壓下就擴紅,創造紅軍一百萬。誰敢不當紅軍呀?當然擴紅成績是主要的,但是那樣的方式是不好的,事實上等于抽丁,像興國那里抽得就根本沒有什么壯丁了。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