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中國唯一無軍銜國防部長耿飚的傳奇人生 >> 正文

從水口山走出的國防部長

2017-03-27 來源:新華社

  耿飚,1909年出生于湖南醴陵一個貧困的農民家庭。8歲時,耿飚一家逃荒到常寧水口山,寄住在舅舅宋喬生家里。13歲時,耿飚在鉛鋅礦當敲砂童工,挑起了養家糊口的重擔。1926年耿飚離開水口山,到醴陵組織農民暴動。歷任紅1軍9師參謀、紅1師參謀長、紅四方面軍第4軍參謀長、19兵團副司令員兼參謀長等職務。新中國成立后,耿飚先后擔任過駐瑞典、芬蘭、緬甸等國大使,外交部副部長,中央對外聯絡部部長。1978年起任國務院副總理,中央軍委常務委員、秘書長,國防部部長、國務委員,十一屆中央政治局委員,第六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1982年、1987年,擔選中顧委常務委員。2000年6月在北京去世,享年91歲。耿飚在《回憶錄》這樣寫道:“水口山的十年,是我參加革命的起點,在這里,我找到了翻身求解放的唯一法寶——馬克思主義。正是在蔣先云、宋喬生、毛澤覃等同志的引導下,我走上了一條通往寶山的正確道路——武裝斗爭的革命道路。水口山,成為我一生中最難忘懷的‘寶山’”。耿飚在水口山期間,留下了許多膾炙人口的故事。

  “通訊員”匯入工運洪流

  1922年9月,安源路礦工人大罷工取得全面勝利的消息傳到水口山后,工人們深受鼓舞,熱血沸騰。同年11月27日,中共湘區委員會專人到水口山加強對工人運動的領導,并在水口山的康家戲臺設立了“湖南省水口山工人俱樂部籌備處”,短短兩天便有3000多礦工加入工人俱樂部。11月27日,水口山工人俱樂部成立后,組織黨員開會,傳播馬列主義,策劃工人罷工。由于“人小、腿快、不引人注目”等特點,加上機靈聰明,耿飚當起了站崗放哨的通信員。他經常到礦局玩耍,探聽信息,打聽秘密后及時報告工人俱樂部。大罷工爆發前夕,耿飚等人到衡陽把罷工時宣傳用的油印機、文具紙張等秘密運送到水口山,并深入礦工宣傳動員和“發信”。12月19日,反動礦局設下“鴻門宴”,蔣先云、劉東軒“雙雄赴會”。耿飚被安排到礦局,探聽信息并傳遞出來。罷工期間,耿飚拿著傳單,到大漁灣、松柏等地發放傳單,爭取工農群眾的支援,使水口山工人的罷工斗爭聲威大漲。罷工勝利后,耿飚成了水口山一名機械工人,被分配到洗砂臺工作。洗砂臺是地下黨團組織召集會議、開展活動的好場所,在這里秘密開會,不用派眼線“放哨”。每逢開會,耿飚總是守在入口處,一邊洗砂,一邊警惕地注意外面的一舉一動。此后,礦上斗爭形勢惡化,洗砂臺會議更加多了起來。通知開會、會后送口信等事,耿飚爭著干,并能很好地完成任務,成為一名出色的通信聯絡員。

  機智斗爭奪取“童工大捷”

  水口山工人舉行罷工后,反動礦局為解外商亟特裝船要礦砂的燃眉之急,指使選礦科長潘振綱強迫童工敲砂。12月21日,在敲砂場上,耿飚這些敲砂童工不肯開工,潘振綱撿起一根竹篾對他們一頓亂打,童工四散而逃。耿飚與劉亞球、順生仔一商量,每人抓起一把沙土,沖上去與潘振綱理論。散開的童工重新聚攏來,向潘振綱扔石頭、沙土、臭鞋。耿飚暗中要弟弟去喊舅舅宋喬生支援。潘振綱惱羞成怒,撥出槍來威脅童工:“誰不敲砂,立刻槍斃!睅讉武裝礦警也撲過來助陣,場上氣氛十分緊張。童工們大眼瞪小眼,急得想不出主意來。潘振綱以為震住了童工,大叫“耿飚、劉亞球,你們給我先干,老子認砂不認人!彼掃沒說完,耿飚已如火山爆發,積聚全身力量,喊出了第一聲:“哇......”。由于敲砂時,童工們每天都要“哇”幾千遍,底氣足、嗓門好、聲音大。在耿飚的帶頭下,幾百個敲砂童工把憤怒、鄙視、勇氣都化作一聲聲“哇......”。剎那間,敲砂場“哇”聲齊鳴,響徹云霄,連同揮舞的幾百只小拳頭,嚇得潘振綱和礦警連連后退。這時,宋喬生帶領工人糾察隊趕來,礦警抱頭鼠竄,宋喬生把潘振綱一腳踢倒在地。幾百個童工高呼:我們勝利了。這就是水口山鉛鋅礦工運史上著名的“一二、二一童工大捷”。事后,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通電贊揚:“罷工十余日,俱樂部日夜訓練,即幼童亦變強大矣!”。水口山的工人都說耿飚是“少年英雄”。

  智勇雙全當好“接頭人”

  1926年,耿飚在被派往醴陵開展農運工作的前夕,水口山黨總支召開秘密會議,提出“工人要掌握武器,建立自己的武裝”的號召,并決定派人到衡陽東陽渡秘密接運槍支彈藥,供水口山工人武裝使用。因為耿飚人小、不太引人注意、沒有人知道他是團員骨干、長期為黨組織站崗放哨有經驗,加上他練過武功,安全系數大。組織決定由耿飚到東陽渡去接頭。耿飚欣然接受任務,運用“兵不厭詐”的計謀,全家搬出水口山,返回故鄉醴陵。在乘船返鄉途中,特務一路跟蹤,但看到耿飚沒有任何動靜和異常情況后,便掉頭返航。甩掉尾巴后,當天夜里,耿飚日夜兼程向南趕了百多里路,折回東陽渡。在東陽渡兵工廠門前,耿飚化裝成叫化子,機智地與接頭人接上了頭。第二天晚上,耿飚采用“調虎離山”計,自己背著個破背簍,在兵工廠土地廟走動,故意發出聲響,引起敵人哨兵注意。哨兵掉轉槍頭,問是誰。耿飚不回答,直接向湘江邊飛跑過去。在附近巡邏的幾個敵人哨兵紛紛向湘江邊跑來。兵工廠“哨兵”調開后,隨同接送武器的其他同志快速把十六支“老套筒”和子彈運出兵工廠。耿飚隨后甩掉哨兵,折回旅社與同志們匯合,圓滿地完成了武器接送任務,這些槍支彈藥就這樣到了工人赤衛隊手里。工人赤衛隊用這些武器,打擊反動礦警,奪取了更多槍支。1928年春,這些武器連同水口山工人赤衛隊一起,上了井岡山根據地。耿飚等人冒著生命危險接送槍支的事跡得到了黨團組織的高度肯定,評價耿飚“渾身是膽,智勇雙全”。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