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憶雙清樓主何香凝 >> 正文

猛虎精神寒梅性格 憶雙清樓主何香凝

2017-04-17 來源:人民網

  1922年8月18日,陳炯明在廣州白云山主持軍事會議。何香凝一身泥污,突然闖入會場,使到會的軍官面面相覷,鴉雀無聲。陳炯明趕緊讓座,為何香凝斟上一杯白蘭地。她毫不客氣,當眾一飲而盡。陳炯明又叫勤務兵領著何香凝去別的房間更換干凈衣服。何香凝冷眼看罷陳的表演,厲聲表態:“衣濕有什么要緊?我今天來,還做好了血濕的準備!”這話就像一根尖利的魚骨,直噎得陳炯明回不過氣兒。

  

  廖仲愷、何香凝一家(資料圖)

  何香凝以其剛正不阿、疾惡如仇的性格,以其同盟會首位女會員和國民黨元老的資歷與人望,連蔣介石都屢次避其鋒芒,不敢正面接招。

  1925年3月11日,孫中山自料不起,在彌留之際,將宋慶齡托付給一位最值得信賴的朋友照顧。孫中山叮嚀再三:值此萬方多難之時,他身后蕭條,沒有留下多少財產,請她一定要“善視孫夫人”,“弗以其夫人無產而輕視”。受托者坐在病榻前,聽完孫中山吐詞艱難的臨終遺囑,心中不勝悲惻,深感這位好友和偉人的信任之深、托付之重,當即表態:“我親近先生二十余年,同受甘苦,萬一先生病不能愈,我和全體同仁當盡力保護夫人及先生遺族……”能讓孫中山放心托付身后大事的人是誰?她就是一代女杰何香凝。

  何香凝具有多重身份,她既是孫中山和宋慶齡夫婦的友人、國民黨左派領袖廖仲愷的妻子,也是中共高干廖承志的母親,還是女界領袖、丹青圣手和詩壇“一枝梅”。既為良母,也是賢妻。她是一個能將身家性命徹底豁出去的女人,以其剛正不阿、疾惡如仇的性格,以其同盟會首位女會員和國民黨元老的資歷,以其才華與才智,以其人脈和人望,連蔣介石都屢次避其鋒芒,不敢正面接招。

  黎巴嫩詩人紀伯倫在《先知》中說:“靈魂如同一千瓣蓮花,自己開放著!彼煌氖,一般人只能忍看花謝花落,掉入污泥濁水,失去固有的芬芳,唯有極少數人能夠自主神明,終生不改其高潔,縱然升坐蓮臺,靈魂亦可無愧。

  【桀驁不馴的“大腳仙”】

  何香凝的父親何炳桓是一位經營有方的茶商,在香港的富戶當中有名有數。按理說,香港開埠較早,受歐風美雨影響較大,類似裹足這樣的傳統陋俗理應先行摒棄和淘汰,然而大戶人家仍舊堅守故國的“體面”和“體統”。在他們看來,別的事情盡可以向洋人看齊,唯獨“三寸金蓮”是中華國粹,必須予以保留;女子無才便是德,大家閨秀應當目不識丁,足不出戶。何香凝是個桀驁不馴的犟妹,白天被迫裹足,晚上她就擅自動剪刀,將那條束得緊緊繃繃、縫得密密麻麻的裹腳布剪成飛花蝴蝶。七擒七縱的游戲玩過之后,打也打夠了,罵也罵夠了,父母無可奈何,只好網開一面,由她去了。他們語氣幽幽地嘆息道:“眼下你吃不了苦,將來一雙大腳板走路,找不到像樣的婆家,后悔都來不及!焙蜗隳挪粫A支煩惱,她有一雙天足,“到處飛奔,上山爬樹,非?旎睢。第一仗大獲全勝,這非比尋常,何香凝一生爽朗樂觀,無論遇到怎樣的難題,在她看來都不過是一塊長長的裹腳布,拿起剪刀“咔嚓咔嚓”就能迎刃而解,這與她小時候的經歷大有關聯。由于受到家規制約,她不能與兄弟同上私塾念書,就吵鬧著進女館去識文斷字,不做睜眼瞎。

  何家父母當初的預言果然應驗,何香凝到了豆蔻年華,媒妁聞風而動,樂顛顛跑來何府提親,瞧見她是大腳姑娘,一個個大驚失色,訕著臉不聲不響地走了。當時,只有小戶人家出身的粗使丫頭才是“大腳仙”,何香凝可是富家千金!怎么野成這副模樣?何香凝的父母受到親友的質疑和鄰居的非議,為著這個嫁不出門的女兒整天愁眉苦臉。偏偏何香凝不急不愁,她就不信這個邪:大千世界、朗朗乾坤,難道就沒有一位識見非凡的男子肯迎娶她這樣的天足少女?

  真可謂緣分巧合,廖仲愷適時登場。他是美國舊金山華僑廖竹賓之子,受過高等教育,其父臨終時鄭重叮囑他要娶一位天足無損的華人姑娘為妻,以免日后因為她那雙顫顫巍巍的小腳遭洋人恥笑。父親去世后,廖仲愷決意回國發展,到了香港,他向外界宣稱非知書達理的天足少女不娶。在當時香港華人社會中,既念了書又未纏足的適婚少女十分稀罕,機不可失,時不再來,何炳桓順水推舟,請良媒說合了這樁婚事。

  舊式婚姻未可一概否定,像魯迅與朱安那樣圓鑿方枘的怨偶固然很多,但是碰巧也會有情投意合的絕配。廖仲愷與何香凝的婚姻就堪稱天作之合。男方比松奇,比竹勁,比石堅;女方比梅香,比蓮潔,比玉潤。廖仲愷有改造中國的雄才偉抱,何香凝有拯救苦人的俠氣豪情;廖仲愷的詩詞歌賦高于流俗,何香凝的詠絮之才不讓須眉;廖仲愷在日本時向畫家伍乙莊求教過丹青技巧,何香凝在東京本鄉女子美術學校高等科專修繪畫;廖仲愷行事求真務實,何香凝待人從不作偽蹈虛;廖仲愷自稱中山信徒,何香凝信仰三民主義。這么多的共同點決定了他們在感情、事業兩方面都能琴瑟和諧,同甘共苦度患難。即使居斗室,嚼菜根,亦能其樂融融。當年,何香凝筆下曾流露出“愿年年此夜,人月雙清”的心聲。若非身處鐵血交迸的亂世,偌大的爛攤子等著熱血志士去從頭收拾,他們相濡以沫,舉案齊眉,類似趙明誠與李清照的親密融洽亦不足多羨。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