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中共隱蔽戰線的杰出代表:潘漢年 >> 正文

潘氏三兄弟的傳奇人生路

2017-05-10 來源:共產黨新聞網 作者:張 敏

  20世紀七八十年代,對于潘氏兄弟來說應該是一個魔咒。1972年4月10日,大哥潘梓年最先離世,“文化大革命”的殘酷迫害竟讓他尸骨難尋;1977年4月14日,三弟潘漢年緊隨其后,22年的蒙冤受難,使他最終也沒能在墓碑上留下自己的真實姓名;1988年3月26日,二哥潘有年(即潘菽)也尋著兄弟們的足跡去了另外一個世界。好在歷史終于給予了潘氏兄弟客觀公正的評價。

  耕讀傳家

  說起來,江蘇省宜興縣陸平村潘氏一家雖不是鐘鳴鼎食之家,卻也是名門望族、書香門第。饑荒之時,潘家祖上曾傾其全部資產換取糧食,開倉賑糧,以解鄉親之難。潘氏兄弟就出生在這個傳統仁義的家庭里。潘梓年、潘有年為同胞兄弟,其父為潘仲六,潘梓年為長子,潘有年為次子。潘漢年與他們是堂兄弟,他的父親是潘莘臣。潘氏兄弟的曾祖父潘亭山是清嘉慶年間的舉人,祖父潘元夔(理卿)是清咸豐九年的舉人,但兩個人都辭官不就,只贏得個名聲便回鄉做塾師了。

  到了潘仲六和潘莘臣這一代,依然嚴格恪守著祖訓,以塾書為業并兼顧農桑。潘仲六本也是頗有才學之人,當年應考本應榜上有名,無奈腐敗的科舉制度下,錢可通神,他的名字被頂掉。沒有功名的潘仲六牢牢守著潘家氏族的真傳,在鄉間教授“四書五經”。潘莘臣是清代秀才,民國初年曾當選為宜興縣的議員。

  正是在這樣嚴謹的家學管教下,兄弟三人從小便熟讀詩文、造詣頗深,再加上較多地接觸社會、了解現實,三兄弟最后義無反顧地先后投身革命。

  哲人報人

  大哥潘梓年,1893年生,是中國著名的哲學家和杰出的新聞斗士。在1927年四一二政變后的血雨腥風的中,他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他認為“就該這個時候來,趕熱鬧時,也許就不來了”。潘梓年早年曾出版了我國新文學最早的一部《文學概論》,并翻譯有杜威的《明日之學!、《教育學》,烏德沃斯的《動的心理學》和瓊斯的《邏輯》等西方名著。

  入黨后,潘梓年在家鄉發動過宜興暴動,調回上海后,主要從事黨的左翼文化工作,負責主編《北新》、《洪荒》等進步刊物和江蘇省委的《真話報》。1933年,潘梓年不幸被捕,他無視酷刑,幾次昏死仍如“入定老僧”般閉口不言。在獄中,他筆耕不輟,一方面創辦了“黑屋詩社”,出《詩刊》,鼓勵獄友;另一方面,嘔心瀝血,完成了長篇哲學專著《邏輯和邏輯學》,翻譯了柏格森的《時間和意志自由》等書,著譯達上百萬言。特別是《邏輯和邏輯學》反響巨大,書中的“質量互變律”和“否定之否定”的見解相當獨到。毛澤東還親自去信加以贊賞,可惜,此信竟在“文化大革命”抄家中被毀。

  潘梓年一生最大的貢獻是創辦了《新華日報》,并被毛澤東欽點為第一任社長,憑此,他也被稱為“中共第一報人”。由于《新華日報》是抗戰時期中共在國民黨統治區公開發行的第一張機關報,也是中國共產黨的第一張全國性大型報紙,因此創辦之初困難重重、壓力巨大。潘梓年四處奔走,找房子、搞設備、覓人員、忙交涉,歷時一月,到1938年1月11日,在他46歲生日時,《新華日報》終于在武漢誕生。但隨后的10月,武漢淪陷日軍之手,報社不得不內遷重慶。轉移過程中,船行至燕窩江畔慘遭日軍轟炸,16位同志遇難,其中就包括時任報社編輯及文書的潘梓年胞弟潘美年。

  《新華日報》的發展可以說是與國民黨迂回斗爭的歷史進程相伴相生的,特別是到達重慶(當時國民黨政府所在地)后,受到的阻撓、限制就愈發嚴重了。在周恩來的直接領導下,潘梓年和報社同仁們堅持新聞言論自由,以爭取民主和平為口號,進行了一系列艱苦卓絕的斗爭。皖南事變發生的當晚,他一面派總編輯章漢夫巧妙應對國民黨的檢察官,將沒有“違檢”的樣刊送呈檢查,一面親自向《新蜀報》、《大公報》和《商務日報》等民主報館的負責人說明國民黨制造皖南事變的真相,贏得各界人士的同情和支持。第二天,《新華日報》突破國民黨反動派的層層封鎖,將皖南事變的真相公之于眾,特別是刊登的周恩來的親筆題詞“為江南死國難者志哀”和詩句“千古奇冤,江南一葉,同室操戈,相煎何急”的啼血之跡更是喚起了廣大民眾的悲憤和覺醒。

  由于《新華日報》的獨樹一幟和敢于為群眾說話,其影響日益擴大,一方面贏得了老百姓的贊譽,親切地稱它為“我們的報紙”,另一方面也招致了國民黨當局越來越多的刁難,損毀機器、砸搶報紙、拘捕報童的事情時有發生。在重重險惡環境下,潘梓年高舉民主和科學的大旗,不畏強權,在“有理、有利、有節”的原則指導下,將《新華日報》辦成了我黨飄揚在國民黨統治區內一面團結抗日的旗幟,團結和爭取了一大批民主人士和普通群眾,擴大了黨的群眾基礎和政治影響力。

  更難能可貴的是,他還最早創新了黨報管理的方法,提出“編得好、出得早、銷得多”的九字口號,鉆研技術,改進工藝,自辦紙廠,大大穩定了貨源和提高了質量。同樣的土紙報紙,《新華日報》的印字就比別家報紙清晰!捌呔印敝坏睦罟珮銓iT寫詩贊頌過《新華日報》的這一“奇跡”,很多群眾把這一“奇跡”與國民黨的腐敗無能對比,說共產黨辦什么都要比國民黨高明。此外,潘梓年還以哲學家特有的智慧和遠見,寫下了許多發人深省的文章,如《抗戰的現階段》、《投降主義及其各種表現》、《自力更生與爭取外援》、《戰時圖書雜志審查問題》、《民眾變動問題商榷》等,僅在《新華日報》刊載的署名文章就達80多篇,在《群眾》周刊和其他報刊發表的文章更難以計數。

  蘇聯《真理報》撰文稱:“自從《新華日報》出版的第一天,它便廣泛地揭起了中國人民反對日本侵略者,為中國獨立與自由的民族解放戰爭的光榮旗幟……成了中國人民所愛護的報紙。進步分子和一切愛國志士都敬重它,并很注意傾聽它的呼聲!编嚦趺駝t贊譽社長潘梓年“大布是其衣”,“一生只服務”?删褪沁@么一位憨厚長者,在“文化大革命”中仍沒能逃過劫難,1972年4月10日,潘梓年在秦城監獄內悄然離世?v然周恩來曾下令要保他,但仍無濟于事。10年后的2月17日,他當年的摯友、《新華日報》經理于剛,在他的追悼會上含淚寫下了這樣一首五律:

  痛失斯文久,長懷蜀道難。

  立言嫌晝短,創業耐宵寒。

  邏輯書猶在,新華墨未干。

  沉冤從此雪,留得存心丹。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