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var id="l9jp5"></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menuitem id="l9jp5"></menuitem></video></cite><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listing id="l9jp5"></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cite id="l9jp5"><video id="l9jp5"><thead id="l9jp5"></thead></video></cite>
<var id="l9jp5"><strike id="l9jp5"></strike></var>
<cite id="l9jp5"></cite> <ins id="l9jp5"><noframes id="l9jp5">
<ins id="l9jp5"></ins>
<ins id="l9jp5"><span id="l9jp5"></span></ins>
<menuitem id="l9jp5"></menuitem>

當前位置: 首頁 >> 革命詩人馮雪峰 >> 正文

為《保衛延安》做的那些事

2017-05-25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作者:楊建民

  1954年,一部正面描寫解放戰爭的長篇小說問世。在這部作品中,作者以飽滿的激情、挺拔的筆力,再現了解放戰爭中延安保衛戰中的幾次著名戰役,刻畫了周大勇、王老虎、孫全厚等一批解放軍優秀指戰員的突出形象。這部長篇小說還第一次在我國當代文學作品中,成功描繪了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司令、西北野戰軍總司令兼政委、延安保衛戰重要指揮者彭德懷的藝術形象……這部小說就是由親身參加過延安保衛戰、當時在新華社新疆分社任職的杜鵬程創作的——《保衛延安》。

  這部長篇小說的出版,引起了強烈的反響,在很短的時間里就發行了近百萬冊。1954年第14、15兩期的《文藝報》上,刊登出一篇2萬字的評論文章《〈保衛延安〉的地位和重要性》。這篇文章對《保衛延安》給予了這樣的評價:“這部書的很大的成就,我覺得是無疑的。它描寫出了一幅真正動人的人民革命戰爭的圖畫,成功地寫出了人民如何戰勝敵人的生動的歷史中的一頁。對于這樣的作品,它的鼓舞力量就完全可以說明作品的實質、精神和成就!

  評論文章甚至將這部作品提到了這樣的高度:“這部作品,大家將都會承認,是夠得上稱為它所描寫的這一次具有偉大歷史意義的有名的英雄戰爭的一部史詩的;蛘,從更高的要求說,從這部作品還可以加工的意義上說,也總可以說是這樣的英雄史詩的一部初稿。它的英雄史詩的基礎是已經確定了的!

  這篇評論文章的作者,是時任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人民文學出版社社長兼總編輯、《文藝報》主編、著名文藝評論家馮雪峰。說起《保衛延安》這部作品,它與馮雪峰還有一段更深切的聯系。

  一

  《保衛延安》的寫作,是在杜鵬程隨部隊繼續追剿殘敵,抵達祖國邊陲新疆之時。

  這部作品是杜鵬程懷著巨大的創作熱情動筆的。當時,他有感于這場戰爭的偉大壯烈,想將它完整地記述出來,所以連體裁都沒有去管。他將一捆捆材料堆在住處的地上,白天忙完工作后,晚上便開始全力記述這場西北解放戰爭的整個過程。

  這部作品初稿的寫作,用去了9個多月的時間,字數達近百萬。初稿寫的全是真人真事,作者只是將事件按時間順序鋪敘下去,把自己在戰爭中所見所聞所感記錄下來。按這樣的方式寫成的初稿,冗長而枯燥,顯然不能達到真正藝術作品的要求。但是,作者費去的心血,卻叫人感嘆——這些文字,全是寫在從國民黨軍隊那里繳獲來的粗劣報紙、宣傳品的背面,摞堆起來足足有幾十斤重。

  接下來是數年的修改,把百萬字的報告文學,改為60多萬字的長篇小說,又將這60多萬字刪削成17萬字,后又將17萬字增寫成40萬字,再把40萬字變成30多萬字定稿……在4年多的歲月里,杜鵬程9易其稿,反復增添刪削不止數百次,直到1953年底,才最終完成了這部作品。僅用去的稿紙,不夸張地說可以拉一馬車。

  稿子寫成后,解放軍總政治部文化部將杜鵬程從新華社新疆分社借調到北京。在北京的一年里,杜鵬程又對全書做了反復推敲修改,由政治部最終審定后,將書稿交給了當時最權威的人民文學出版社。

  杜鵬程對這部書稿視若子女,希望它能夠得到重視。所以,他又將一份打印稿寄給了時任人民文學出版社社長兼總編輯的馮雪峰,并寫了一封信,希望馮雪峰能閱讀這部稿子。之后,他又在不太長的時間里,幾次登門拜訪馮雪峰。但由于當時馮雪峰身兼數職,事務繁忙,杜鵬程幾次都沒有見到他,頗為失望。

  1953年12月初的一天,杜鵬程突然接到了馮雪峰的信:

  “你的信及《保衛延安》打字稿,我都收到了。心里很感激。你幾次找我都沒遇見,我都不知道,這是很慚愧的。你的作品,我一定擠出時間在最近一星期看完。本月15號左右你來找我如何?”

  過不了兩天,馮雪峰又寫來第二封信:

  “你的小說,我興奮地讀著,已經讀了一半以上,估計很快可以讀完,我因事多,否則,我一定一口氣讀完,不愿意中斷的。如果你有時間,11日5時半到我家吃便飯,趁吃飯,我們談一談!

  馮雪峰當時在文壇地位頗高。他不僅是一位參加過二萬五千里長征的老革命,還是一位在詩歌、散文、文藝評論方面卓有成就的作家。他的約見,使杜鵬程“心里掀起巨大的感情的波濤”。

  當時,馮雪峰住在北京崇文門內蘇州胡同16號,這是一個很小的院落。杜鵬程到那里時,天已傍晚。按響門鈴,馮雪峰親自開門,沒有多寒暄,只是很親切地點點頭。

  進了門,借著燈光,杜鵬程這才看清了這位令人尊敬的前輩,“瘦而高,身板硬朗,面孔微黑頭發蒼白,一雙不大的眼睛里閃著誠摯的光芒”。杜鵬程判斷:這是一位鐵骨錚錚、具有獻身精神的人。

  接下來的談話頗可顯出馮雪峰的直率性格。他沒有任何客套,指著茶幾上放著的《保衛延安》打印稿,第一句話就問杜鵬程:“你覺得你寫的作品怎么樣?”

  聽到這句話,杜鵬程真不知該怎樣作答。4年多來的日日夜夜,到北京后一年多的埋頭苦干,常常寢食俱廢的生活,真叫他身心交瘁,疲憊不堪。作品如子女,你如何說它好或不好呢?

  當馮雪峰再次問杜鵬程時,杜鵬程才說:“我心里很矛盾,甚至可以說很痛苦,我簡直說不清……”

  這時候,馮雪峰才對杜鵬程的情緒有所覺察。他用手按著那一大摞書稿,有所感觸地說:“這是可以理解的。一個運動員以全部精力向前跑的時候,終點和周圍的事物,他都是顧不上看的!瘪T雪峰本人就是一位作家,并且也寫過長篇小說,此中甘苦,他頗有體嘗,所以能談得出其中的特別感受。

  在得知杜鵬程只有32歲時,馮雪峰有些感嘆:“那還是青年。不過,像這樣年紀就能寫出這樣的作品,尤其是能寫出描繪彭德懷形象這樣的文章,真是很不容易。要我寫我也不一定能寫出來!

  馮雪峰從總體上對這部作品做了一些肯定。他甚至這樣對杜鵬程說:“這是一部史詩,雖然在藝術上還比不上《鐵流》、《水滸》以及《戰爭與和平》那樣輝煌?梢哉f這是一部史詩的初稿,將來你還可以不斷修改。我之所以說修改要在將來,而不是現在,是因為這個作品不足之處反映了我們現有的文學水平。等將來我們水平提高了,你的經驗也多了,你自然有能力把它搞成和古典杰作爭輝的作品!

  接下來,馮雪峰和杜鵬程還談了許多,從生活到藝術技巧,作品缺陷及藝術并存的聯系等。同時,他也不客氣地指出作品存在的問題,指出了在人物敘述描寫、語言以及抒發感情的方式等方面的一些毛病。譬如,他指著第六章第一節的開頭說:“你寫‘無定河嗚嗚地向東流去’,你去看看中外的那些好作品,人家絕對不會這樣去寫一條歷史上有名的河流的!”

  說到小說的特點時,馮雪峰也不客氣地指出:“你寫東西是創作,讀者讀作品也是在進行創作。要相信和尊重讀者。要含蓄,要讓人有回味余地,不要一有機會你就跳出來講一大套道理,而且不管人物處境如何,都要說到黨的培養呀等等,這是不必的!

  馮雪峰還舉例聯系:“像我說話,沒有說到黨的培養,難道這能說明我們忘記自己是共產黨員,忘記了黨的培養嗎?不會的。生活的實際情況是怎樣就怎樣寫;尊重生活,對一個作家來說,沒有比這更重要的!

  兩人談話時,馮雪峰幾乎是滔滔不絕,一點沒有杜鵬程插話的機會。在談到作品毛病時,一針見血,毫無遮掩,讓杜鵬程渾身冒汗,滿臉通紅。他的窘狀,被坐在一旁的馮雪峰夫人何愛玉看了出來。她親切地對杜鵬程說:“這幾天,他(馮雪峰)不斷地向家里人談到這作品,仿佛是他自己寫了一部好作品似的。他這個人性子急,又容易興奮,看了這作品,他夜里睡不著!

  這時,馮雪峰認真地看了看杜鵬程。大概意識到第一次見面,自己的語言太直率了些,于是,他緩和語氣,推心置腹地說:“雖然指出了作品一些缺點,但這些意見你可以聽,也可以不聽;最重要的是,這部作品為我們的新文學事業帶來了一些新東西,這使我非常高興!

  聽了馮雪峰的暢談后,杜鵬程許久以來郁結的焦慮、苦悶和不安一掃而光。在回家的路上,他激動得一會兒大步疾走,一會兒放聲高歌……天氣雖然異常寒冷,但他的內心卻充滿了不盡的熱情。

  這是一個終身難忘的夜晚!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_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_日本亲与子乱av_张丽与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_4438